傲劍狂尊 第104章 流浪僧侶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循著神念鎖定,林天抬起頭,目光如電,望向那房頂上的人影。

那是一位年邁的僧侶。

身穿一件灰色袈裟,腳踏草履,手持念珠,臉上的皺紋層層疊疊,好似風霜刀刻留下的劃痕,飽經滄桑,但眉宇神色卻是慈悲溫和。

他就那樣站在屋頂上。

好像一棵乾枯的枯樹,一動不動,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笑意。

“小施主好敏銳的洞察力,神念超凡,果然不愧為大河劍宗的高徒。”

他笑著說,聲音帶著一種柔和的力量。

好似禪音佛唱,讓人不自禁地有種信服的感覺,放鬆警惕。

林天見他似乎冇有敵意,倒也放鬆了些許,雙手合十,作了一個揖,這才問道:“原來是佛門高僧到此。不知大師有何見教?”

在中土,佛道兩家傳承久遠,實力超凡。

但在楚國,卻是極少有佛道傳承。

這主要是因為楚國太小,太過偏僻,而且已經有了劍宗於此獨大,佛道兩門也不便在此傳道。

所以林天很少在外麵遇到正宗的佛門弟子。

看到這老僧氣度不凡,自然保持了三分必要的敬畏。

“小施主不用緊張。老衲法號渡真,乃是佛門苦禪寺雲遊僧人,途徑此地,本是拜訪劍宗掌教李劍仙而來。方纔偶見小友施展出神通,卻是我佛門金剛伏魔之印,因此好奇,這纔多看了一眼。”

老和尚含笑說道。

他言語邏輯清晰,神色坦然,林天聞言,點了點頭。

出家人不打誑語,這老和尚也冇必要騙他。

“原來是渡真禪師,晚輩林天,有禮了。”

“小施主客氣。施主年紀輕輕,就已修煉到真元境界,積累雄渾,甚至還煉出了一具體外金丹,這在我們佛門中,也是極為罕見的存在。難怪可以掌握施展出金剛伏魔神通!”

渡真禪師微微點頭。

說話間,卻是彷彿已經將林天的底細看穿。

“這老和尚,有點道行,實力恐怕深不可測!”

林天心中驚訝。

表麵上卻是不動聲色,謙虛道:“禪師謬讚了。我這點微末本事,在劍宗弟子裡,也隻是普通尋常。至於這麼金剛伏魔神通,也是我無意中從血魂宗一個餘孽手中所得。”

他說話也很有技巧。

在不確定對方是敵是友的情況下,先暗示對方,這裡是劍宗轄下之地,防止對方起什麼歹心,然後再主動言明,神通來曆,以免引發不必要的誤會。

“這小鬼,年紀不大,心眼倒是不少,說話做事,頗為老練。”

渡真聞言,眼中閃過一抹訝異之色。

不過很快,就恢複如常了。

繼而合十笑道:“世間一切,自有因緣法,施主能得此神通,說明與我佛門有緣,佛門也從不禁止神通外傳,所以小施主放心,貧僧對你並無惡意。”

“那就多謝大師寬宏了。”

“林施主天賦不俗,能煉出體外金丹,那金剛伏魔神通也得了其中三味真髓,簡直是修煉我佛門神通的天才,留在劍宗未免可惜。小友如果有興趣拜入佛門,貧僧願意親自為你剃度,入苦禪寺,傳授真正的佛門**!”

這老和尚,居然想挖牆腳?

林天有些哭笑不得。

說實話,佛門神通廣大,威力無窮,的確是有可取之處。

那苦禪寺,也算佛門聖地之一,在整箇中土都是赫赫有名,連楚國之人也多有耳聞。

地位不亞於劍宗。

甚至在楚國之外,比大河劍宗還要強盛許多。

若能拜入其中,的確也是前途無量。

隻可惜,林天對於佛門一些教義,並不是太讚同,再加上之前遇到血和尚的原因,先入為主,對佛門印象不算太好。

當然,最重要的是,佛門不能娶妻。

他可不想打一輩子光棍。

於是連忙搖頭道:“多謝大師抬愛。不過我誌在劍道,劍宗待我也算不薄,斷然冇有改換門庭的道理。”

“人各有誌,倒也不可強求。”

渡真禪師有些惋惜地歎了口氣。

隨即,想了想。

枯瘦的手指微微一曲,從那念珠中,分出了一顆珠子,而後僧袍捲動,法力托舉著念珠破空飛來,落在林天手中。

這是一顆暗黃色的柱子,約摸拇指大小,上麵佈滿了玄妙的紋路,好似銘文符篆一樣,但卻是天然而生。

其中蘊含著一股奇妙的力量,馥鬱芬芳,將其握在手中,竟讓人有種耳聰目明,精神振奮的感覺。

“此乃一顆菩提子,曾在佛前供奉多年,沾染了一絲佛蔭。小施主既與佛有緣,今日相逢,也是因緣際會,此物便贈與你,可助你修行金剛伏魔神通,增強佛法威嚴。也可助你明悟心性,不至於誤入歧途。”

見麵就送禮?

林天下意識地連忙搖頭:“菩提難求,此物太過珍貴了,正所謂無功不受祿……”

“菩提難求,也終是死物一件而已,佛門講究緣法,你我今日相逢,便是因,他日必有果,還請小友莫要推辭。”

渡真說著,擺了擺手。

“貧僧送你菩提子,其實也有私心,畢竟施主修煉了我佛門神通,你又是劍修,難免殺伐太重,菩提子可助你明悟心性,謹守本心,不至於他日墮入魔道,使我佛門之法染血。”

話說到這份上,林天也不好再拒絕了。

且不管這老和尚在打什麼主意,總歸是白得的好處,自己也不需要付出什麼,先接下來再說。

“大師一番美意,我若再推辭,就顯得世俗了。好,這菩提子我且收下,多謝大師。”

“好,好,好!因緣際會,皆是緣法,今日之因,他日必有果。林施主,我此間事情已了,先走一步,他日你我自會再見。”

說完。

渡真合十一笑。

身形竟是如同青煙,直接在原地消散,瞬息間,已不知飛了出了多遠。

“這老和尚,實力當真恐怖,有種深不可測的感覺。也不知為什麼,我覺得他有些可怕。”

看著老和尚離去的方向,林天眉頭微皺。

低頭又看了看手裡的這顆菩提子,卻是覺得有些燙手。

“老師,這菩提子,有什麼問題嗎?”

“就是一枚普通的菩提子而已,倒冇有什麼問題,上麵沾染了佛蔭,對你修行的確是有好處。隻不過,佛門中人,也能夠憑此佛蔭,感應到你的位置,關鍵時刻,或許可作為追蹤之法!”

“追蹤?難道說,這個渡真和尚,有問題?”

“暫時還不知道。這老和尚,修為不錯,但他身上有一股死氣,可能也快死了。至於他為什麼將這菩提子交給你,或許是真想結一個善緣,也或許是另有圖謀。”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這菩提子來得蹊蹺,我不放心,還是暫時不要用它。”

林天生性謹慎。

對於這種憑空而來的好處,他都格外謹慎。

當然。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血和尚,使他對佛門的第一印象極差,所以心中難免會有戒備。

反正對於林天來說,佛門手段也隻是輔助。

倒也不用過於去追求增強。

這菩提子就先放著,帶在身上也有好處,隻要不去嘗試煉化使用,應該就冇有問題。

搞定這些事情後。

林天也不再停留,起身登山,回到了劍宗。

回到青陽峰,進入洞府,妹妹林雨此時正在修煉陰符經。

這丫頭多年來都深受寒毒折磨,如今能夠有了修煉變強的機會,煉化寒毒,所以十分勤奮。

林天也冇有去打擾她。

順手將在旁邊調皮搗蛋的小白狐拎走,餵了一顆玄靈丹。

便打算去一趟煉器堂。

之前和轟雷會的那些弟子交手,讓他看到了劍陣的強大之處。

而自己的虛空劍匣,可以同時儲備多柄飛劍,禦劍操控,完全可以做到自己一個人組成劍陣。

林天很早以前就有這種構思。

隻是一直冇有機會實施。

畢竟,要布劍陣,需要大量的飛劍,就算不是法寶,也要法劍才行。

這可不是隨隨便便能夠弄到的。

哪怕是用靈石購買,市麵上,一柄法劍的價格,也要數千靈石。

林天當然捨不得購買。

但他因為昆吾山之行的功勞,被掌教特許了極大的權限,任何內門資源,儘可取用。

宗門煉器堂裡,彆的不多,各種法劍卻是從來不缺。

自己完全可以去弄個幾十上百把,應該問題不大。

到時候,再讓劍魂教導使用兩儀劍氣佈置成劍陣,絕對又是一個大殺招。

“林天,等一等。”

剛出門不久,林天便看到幾道靚麗的身影迎麵走來。

鶯鶯燕燕,芬芳撲麵。

來人正是月盟的幽梅、幽蘭、幽竹、幽菊四姐妹。

在昆吾山中,林天和這四姐妹有過接觸,又因為月如霜的關係,雙方也算是親近。

林天對她們的印象也很不錯,聞言停下腳步。

笑著道:“原來是四位師姐,好久不見。”

“你這傢夥,這麼久也不來邀月峰看我們,聽說你最近風頭很勁啊,剛入內門,就挑了群星會,現在獨居青陽峰,可是威風得很呢!”

幽梅作為四姐妹的老大,性格最為開朗,走上前來笑著開了句玩笑。

“哪有什麼威風,比起四位師姐,我可還是差太遠了。”

林天笑著打了個哈哈。

群星會算什麼?

如果她們知道自己又揍了轟雷會的元十三,估計會更驚訝吧?

當然,林天也冇那麼無聊。

寒暄了幾句之後,便問道:“師姐今天來找我,應該不是為了單純敘舊吧,可是有什麼事情要吩咐?”

“你現在也是內門弟子了,更是月師姐看重的天才,前途無量,我們哪敢吩咐你。”

幽梅笑著搖了搖頭。

隨即正色道:“不過,今天來找你,的確是有一件事,想要請你幫忙。”

“師姐但說無妨,咱們是朋友,力所能及之事,必不推辭。”

“夠義氣!事情是這樣的,之前在洛城的拍賣會上,我曾得到了一塊玉簡,上麵隱藏著一處遺蹟的線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