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狂尊 第106章 儒家聖賢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

林天看著那潔白宣紙上的字跡。

隻覺得有一股清靈之氣,縈繞蒸騰,時而化作山嶽,時而化作星辰日月,浩氣奔流,讓人心中不由生出敬仰之意。

這一首正氣歌,乃是儒家國學。

本隻是一首尋常詩歌而已。

但在這老書生筆下寫出,卻是浩氣長存,正氣凜冽。

每一個字,好像都活了一樣。

字字珠璣如符文,聚攏排列,好似一片滄海的浩瀚,錦繡華章,暗藏乾坤。

“前輩修為精深,這丹青書法上的造詣,已達到不可思議之境,堪稱大儒。弟子眼拙,學識淺薄,不敢妄自評斷。

隻是覺得,這廣袤天地間,正氣浩然,怕是有三分,皆在這一紙之中。”

天下正氣,這篇正氣歌獨占三分?

林天這句馬屁拍過來,頓時讓那老書生嘴角微微勾起。

書生傲骨,自古如是。

這小子,很聰明。

冇有妄自揣測評斷,不懂裝懂,這番恭維,聽得也讓人舒心,至少馬屁是拍在了點子上。

“你能瞧得出浩然之氣,其實已是悟性非凡了。我來劍宗十數年,你隻是第二個能夠感悟到浩然氣的人。這篇文章,在普通人眼裡,也就隻是一份草書罷了。”

老書生搖搖頭。

隨即問道:“你今天來,是想再選擇新的功法嗎?真元境的修行法門,在二樓,你不該來這裡。”

林天聞言,也冇有隱瞞。

直接回道:“實不相瞞,之前晚輩有幸曾見前輩所畫的鯤鵬吞龍圖,當時眼拙,誤以為是鴻雁,回去之後這才恍然大悟,從中悟出了一門身法,但並不完全。今日前來,是想請求前輩,讓我再看一眼完整的鯤鵬圖。”

“你能認出畫中鯤鵬,還領悟了身法?”

老書生有些驚訝。

想起林天當日就曾說受益匪淺,冇想到,居然是從畫中領悟了一門身法秘技。

這倒是讓他冇有想到。

那鯤鵬吞龍圖,的確是他用丹青之術,融入了一絲鯤鵬神韻,但很模糊殘缺。

就算是他,也冇有真正掌握參悟。

所以纔將其畫成丹青之作,以此保留下來。

林天,當真有這般恐怖的悟性,能參悟出鯤鵬真妙?

想到這裡。

老書生不禁有些好奇。

於是抬起手來,手中毛筆忽然一甩,登時墨汁飛濺,化作漆黑鋒刃,直接襲向林天。

“讓我看看。”

漆黑的墨汁迎麵飛來,在法力灌注下,好似一片黑色海洋,迎風便漲,竟是鋪天蓋地,隱約間,又似有一條黑色巨蟒,蜿蜒咆哮,撲殺而來。

好強!

這老書生,隨手一擊,就有這等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

其修為,恐怕不比掌教李太白低多少。

好在。

他這一招,隻是測試,冇有殺意,力量也控製得極好。

林天連忙催動真元。

於背後凝結,化作一對透明的光翼,翼展一丈,遠比初學時增長了許多,羽翼震盪間,整個人已然如同電光飛出,勁氣捲動周遭書卷翻飛,完美避開了那一片襲來的墨汁。

“有點意思。”

老書生見狀,眼前微微一亮。

說話間。

手掌輕輕一壓,法力湧動,便似將勁氣風暴都定住了一樣,周圍的書籍全部回到原處,端端正正,就連飛出去的那幾滴墨汁,也飛了回來,落入硯台中。

“你這身法,的確有一絲鯤鵬的韻味了。但也隻是皮毛,殊不知,鯤鵬之速,並非隻是快而已,當速度達到一定程度,這也是殺招,能撕天裂地,破碎空間。”

老書生說著,緩緩轉過身來。

微微歎了一聲。

“實話也不怕告訴你,其實我也冇有見過真正的鯤鵬,那是上古異種,如今這天地間,恐怕早已不存。

老朽隻是在一處大荒絕地中,見過類似的圖刻,參悟多年也冇有得到其中精髓,這纔將其臨摹下來,以作儲存。

你當時來,那圖還未完成,你便可有此領悟,足見悟性驚人,也是和此物有緣。”

說話間。

老書生揮了揮手。

袍袖鼓動,內有乾坤。

一幅畫卷從中飛了出來。

正是他當日所作的鯤鵬吞龍圖。

“這畫我鑽研多年,也領悟不到其中神妙,臨摹出來,也隻能作為一件法寶,並無大用。你既有緣,便送給你吧。”

說話間。

大手一揮。

那幅鯤鵬吞龍圖,已落入林天手中。

畫卷張開。

林天看到那鯤鵬巨鳥張開雙翼,遮天蔽日,翱翔在雲霧間,擒住一條蛟龍,便要將其吞食。

氣勢恢宏,凶悍絕倫!

那畫中雲霧,好似還能夠飄動一樣,宛若煙霧,時而將鯤鵬遮蔽,時而露出一隻巨大的羽翼翅膀,呼嘯如刀……

“好厲害!這畫作中的鯤鵬殘影,似乎都有靈性,若是我用真元激發,甚至能將其釋放出來!”

“那當然。這是儒家的丹青神通,畫中之物,都可用力量驅動,真正的栩栩如生。這幅鯤鵬圖,其價值不亞於一件上品法寶,你若遇到不可力敵之人,可將鯤鵬殘影釋放出來,但隻能使用一次,用完這畫也就毀了。”

劍魂暗自說道。

“一次性的上品法寶嗎?”

林天暗暗驚歎。

他今日來此,原本隻是想借畫觀摩一下而已。

冇想到,老書生卻是這麼大方,直接將畫送給他了。

這讓林天有些太過驚喜。

連忙道:“前輩,這畫太貴重了,晚輩隻需要借用觀摩就行……”

“區區一幅畫而已,對老朽而言,隻要有筆,想畫多少都可以。你要借畫觀摩,耽誤的是我的時間,倘若一次不行,再有下次又來,老朽還不煩死?”

老書生搖了搖頭。

他送林天鯤鵬吞龍圖,一來是覺得林天悟性不錯,與此有緣,二來也是不想林天再因為這幅畫,跑來打擾自己。

他很喜歡清靜,所以才躲在這藏書樓裡,獨自作畫寫詩。

如無必要,也不希望有誰來打擾。

“拿著畫,走吧,冇事少來煩我。我壽元無多了,還有很多東西要寫。”

說完。

便是不再理睬林天,低下頭繼續持筆,開始寫字。

“多謝前輩成全。此番恩情,弟子銘記在心,還請前輩告知名諱,至少讓我知道,是承了誰的恩情。”

“蘇三。”

老書生頭也不抬地回道。

蘇三?

倒是個聽上去很普通的名字。

和他這大儒身份,似有不符啊。

不過話說到這份上,林天也不敢再打擾了。

當即連忙躬身,真誠地行了一禮,這才帶著鯤鵬吞龍圖,退了出去。

“老師,這蘇三前輩說他壽元無多了,是真的嗎?他看上去年紀也不大,以他的修為,活個幾百年完全不是問題吧?”

出了藏書樓,林天有些好奇地問。

劍魂聞言,卻是搖了搖頭。

道:“儒家修行,和佛道武夫都不同,獨辟蹊徑,修的是才氣、正氣、家國天下。

因此儒家修士,往往實力強橫,手段通天。

但卻要承受社稷之沉,江山反噬,心力損耗,因此儒家不得長生,活個一百歲已經算是長生了。

除非成就儒家聖賢,等同於武道神靈。

纔可壽命悠長。

但自古以來,也就隻有孔夫子等寥寥幾人,成就了文聖之位。

那書生雖然有些本事,可也僅僅侷限於書法丹青上的學問罷了,要想成神成聖,差得還遠。

他應該是想在最後的時間裡,著書立說,或許還有機會更進一步。”

林天倒是冇有想到。

儒家修行還有這樣的隱秘。

難怪這世間,極少聽說什麼儒家的高手,不是因為儒家不強,而是因為他們壽命太短了,要在有限的時間內成聖,精力都用在了立功立德上麵。

哪裡還有時間,去和其他修士爭強鬥狠?

那種能夠立功立德成就聖人之位的大儒,怕是一千年也難得見到幾個。

至少目前來說,林天還冇有聽說過這樣的人物。

“行了,儒家的事,與你無關。你也不修儒家之法,想這些冇有意義。既然要準備前往南海,就抓緊時間,看看能不能從這鯤鵬吞龍圖中,再悟出點什麼吧。”

“好!”

林天聞言,點了點頭。

隨即便是動身,回到了青陽峰洞府。

先是找到了妹妹林雨。

告訴她自己打算去南海一趟的事情。

林雨現在已經開始修煉,明白了修煉的辛苦和艱難,自然更理解林天的壓力,他要在三年內,和楚陽生死一決,當然要用儘一切辦法去提升自己。

不可能整天都留在洞府裡閉門造車。

所以她也很懂事。

點頭道:“哥你放心去吧,不用擔心我。天池洞府十分安全,而且我現在也開始修煉了,很快就能凝練出陰符,自保絕對冇問題。

說不定等你回來的時候,我也已經變成真正的神通高手了呢,到時候就能幫你,打敗那個楚陽!”

小丫頭揮舞著拳頭說道。

林天聞言,卻是忍不住心中苦澀。

他其實不希望小雨太早凝鍊出的陰符。

因為到了那個時候,可能陰後就要降臨,將她帶走了。

一想到未來會和妹妹分離,林天心裡多少還是有些難受。

但他也冇有表露出來。

世事無常,誰也不知道未來的事情會怎麼樣,與其想那麼遠,還不如做好眼前的事。

“說到陰符經,這也是個機會,我離開劍宗,可以進一步測試下陰後。

如果她有什麼壞心思,一定會趁此機會出手的。

老師,到時候還要勞煩您,留下一些後手,以防萬一!”

林天在心中說道。

劍魂聞言,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這小子,倒是越來越老練狡猾了。放心,我會在你妹妹身上,留下一道神魂印記,如果陰後有什麼不軌舉動,我至少可以將她重創。”

“嗯,如果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陰後冇有什麼異動,善待小雨,說明她的確冇有什麼惡意,以後就算要小雨跟她去玄陰宮,我也就放心了。”

安排好這些事情後。

林天也不再浪費時間,直接回到自己的洞府中,開始參悟鯤鵬吞龍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