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狂尊 第11章 血魂珠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鳳陽城外,林家墓地。

林天抱著一束鮮花,正跪坐在其中一塊墓碑前。

和其他所有墓碑不同,這塊碑上,冇有名字,隻有“吾妻秦氏”四個字。

這裡葬著的,是他的母親。

對於母親,林天隻有一個模糊的印象,甚至連麵目長相,都不記得了。

在他三歲那年,母親便因病去世。

“娘,我現在已經能夠修煉了,不久之後就要離開鳳陽城,去大河劍宗。您放心,妹妹的病,我會想辦法治好,等我有足夠的實力後,我也會前往大荒,尋找父親。他老人家福大命大,一定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林天跪在墓前,向母親道彆。

“這座墓,不對勁。”

這時候,劍魂忽然開口說道。

林天聞言,臉色微變:“老師,有什麼問題嗎?這是我孃的墳墓……”

“你確定你娘已經死了?”

“這……我三歲的時候,孃親就因病去世了,那時候我還太小,是父親告訴我的……”

“恐怕另有隱情。這墓被人動過手腳,對方實力很高明,絕不是你們這個小地方的人能擁有的手段,而且,墓中並冇有屍體!”

“什麼?”

林天臉色大變。

難道說,有人盜走了孃親的屍體?

這還得了!

劍魂聞言,則是安慰道:“也可能是你母親並冇有死,這座墓,更像是一個衣冠塚。”

“這……如果孃親還在世,為什麼這麼多年都不回來看我,爹為什麼又要騙我說娘死了?”

林天有些難以接受。

劍魂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回答,便道:“有些事情,現在冇有答案。或許等你變強之後,自然會找到真相。”

“也許吧……”

林天神色恍惚。

他早已接受了母親去世的事實,結果現在知道,母親可能還在世。

這種感覺,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雖然欣喜,卻也擔憂,怕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

與此同時。

鳳陽城外,一片荒蕪密林中。

月如霜持劍淩空,身上劍氣奔流,長髮在風中舞動。

劍光似遊龍,盤旋周身,散發出淩厲殺意。

在她身前不遠處,樹梢上。

一名身形消瘦的黑袍男子,正麵色凝重地望向這邊。

“月師姐,你追了我這麼多天,也差不多了,難道真要趕儘殺絕嗎?”

“羅影,你擅離職守,盜取魔寶,殘害同門,每一樁都是死罪,束手就擒吧,念在同門一場的份上,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束手就擒?嗬嗬,月如霜,還真以為我怕你不成?”

黑袍男子忽然爆喝一聲。

身上炸出一片黑霧血光,衣袍張開,似蝙蝠展翅,血光如刀,怒斬而下。

但月如霜隻是冷冷搖頭。

雪白皓腕微抬,劍光似月華傾瀉。

嘶啦一聲。

黑袍粉碎。

那人悶哼一聲,露出白骨嶙峋的身軀,說是人,更像鬼。

全身血光滿溢流淌,好似惡魔,雙眼猩紅。

“血海無邊!”

黑袍人咆哮怒吼,周遭四方,儘化血海,浪潮如刀,連忙而至。

“你竟修煉這等魔功,汙穢不堪!”

月如霜眼神冷厲,手指淩空一點,飛劍如虹,橫貫血海。

隻聽到噗嗤一聲。

那是劍光入體的聲音。

鮮血飛濺,隱約有慘叫聲傳來。

然而當她定睛望去時,卻隻看到血霧潰散,場中則是留下了一條帶血的手臂。

“金蟬脫殼,斷臂求生?哼,你逃不掉!”

月如霜冷冷一笑。

也不多說什麼,蓮步輕移,正好踩踏在空中飛劍上,身形如電,已然循著血氣追蹤出去。

……

“該死!月如霜這臭娘們,居然將邀月劍法修煉到了這等境界,單憑我的力量,絕不是她的對手,必須趕緊和血魂宗的人會合!”

山林之中。

羅影拖著殘破的身軀,正以燃燒自身精血和生命為代價,飛速逃離。

他雖然是真元境的強者。

可比起月如霜,實力卻是天差地彆。

隻是一劍,他便被重創。

而今肉身殘破,體內真元破碎,一身實力急速跌落,很快便隻剩下了靈海境的實力。

如果不是身上帶著那件寶物,不斷給他提供氣血之力。

他剛纔就已經被一劍斬殺了。

“不行,我的傷勢太重,再跑下去,實力跌落會更加厲害,很快就會被追上!”

羅影心中焦急。

就在這時候。

忽然,他看到一名少年,正從遠處的墓地中走出來。

看上去,似乎是來這裡祭拜先祖的。

“真是天助我也,這小子看上去不錯,是一副絕佳皮囊,殺了他,藏身其中,或可避開月如霜那個煞星!”

想到這裡。

羅影獰笑一聲,當即撲飛出去。

“血腥味,有殺氣!”

林天這時候剛從林家墓地走出來,腦子裡還在想著關於母親墳墓的事情。

忽然,隻覺得腥氣撲麵。

一股殺氣籠罩下來。

還不等他反應,便見一道黑影從天而降,撲殺過來,腥臭的血光湧動,好似一隻巨大的吸血蝙蝠,要將他吞噬。

“該死,什麼情況?”

林天心中大驚。

此人實力非凡,他自問冇有得罪過這樣的強者。

我特麼就是去墓地祭拜一下而已,也能遇到這種事?

林天心中無語。

不過手上的動作卻是冇有半分遲疑。

天元劍體催發到極致,銀白鐵衣覆住身體要害,與此同時,青陽古劍應聲而出。

純陽劍氣!

轟!

劍光如龍,熊熊燃燒。

登時將那血光破開,炙熱的浪潮焚燒起來,發出刺鼻的臭味。

那黑影驚呼一聲,彷彿被針紮了一樣,觸電似的往後飛退。

“青陽古劍!怎麼可能!”

“咿?比我想象中弱很多!他受了重傷,實力很弱,最多也就跟林飛龍差不多!”

林天猛然眼前一亮。

他並不知此人是何來曆,但對方所修的功法,顯然不是什麼善類,而且主動對自己出手,全是殺招,他當然也不會手下留情。

“趁你病,要你命!”

林天眼神微凜,身形猛然往前壓來,劍氣激盪,再次將血光壓縮。

青陽古劍接連斬下。

也冇有什麼花哨的招式,就是平平無奇的劍招。

卻因純陽劍氣的加持,每一劍,都有萬鈞之力,沛然難當。

再加上純陽之火,本就對一切汙穢邪惡物有著天然的剋製作用,羅影的血光每次剛衍生出來就被湮滅蒸發,以至於他根本無法抵擋。

竟是被壓著打。

“可惡!本以為是頭肥羊,誰知道這小子居然也是個劍修,還得到青陽古劍!”

羅影憋屈得想要吐血。

若是自己全盛之時,區區一個先天劍修,哪怕就算是有青陽古劍在手,他也可以瞬間滅殺。

但現在,他先被月如霜重傷,一身實力十不存一。

又遇到這麼個小怪物。

一時間竟是無法抵擋。

在這樣下去,恐怕要陰溝裡翻船了。

“小友住手,我也是劍宗的人,對你並無惡意,隻是見獵心喜,想要試試你的身手罷了。快停手,我有東西送你!”

羅影忽然大聲說道。

他認識青陽古劍,大概也猜到,眼前這小子可能是剛剛通過了鳳陽城的劍樓測試。

所以表明劍宗身份,想要麻痹對方。

不過。

林天可不是什麼溫室裡的花朵。

從小到大,他見過了太多爾虞我詐和人情冷暖,因此對於羅影的話,根本一個字也不信。

“劍宗的人會修煉這種魔功?而且你出手狠辣,擺明是要取我性命,若不是我及時反應,現在恐怕已經是個死人了!”

林天冷笑著。

猛然發力,又是更強的一道劍氣轟殺過去。

羅影終於抵擋不住,全身血光潰散,臉色發白地往後退去,眼看這小子不上當,也是把心一橫!

“小雜種,老老實實讓我殺了不就好了?本來還想保你肉身完好,讓我棲身,如今看來,隻能讓你屍骨無存了!”

羅影怒吼一聲。

說話間,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多出一顆血色珠子。

那珠子,大約拳頭大小,通體血紅,如同一片海洋,綻放出萬丈血光。

其中一道,猛然破空襲來,似天河墜落,化為血蟒!

“不好!”

林天臉色大變,連忙往後退去。

但已經來不及了。

隻聽到轟的一聲。

血光衝擊,直接打在了他的身上,林天當場口吐鮮血,跌落下來,胸口處已是衣衫儘毀,一片鮮血淋漓。

“這小子,肉身居然這麼強橫,被血魂珠擊中,也冇有粉身碎骨!”

羅影有些驚訝。

不過隨即,臉色一喜。

“這樣也好,保留下完整肉身,可以讓我再用借屍還魂之法,換一個完整身軀,暫時用來逃脫月如霜!”

想到這裡。

羅影拖著殘破的身軀,緩步走來。

正打算施展秘法。

卻在這時候,地上的林天猛然睜開了眼睛,一道純陽劍氣迎麵爆開!

轟!

恐怖灼熱的劍氣迎麵而來,根本避無可避!

羅影做夢也冇有想到,自己祭出了血魂珠,居然也冇有能夠殺死對方!

這小子的肉身,究竟有多恐怖?

可惜,他這輩子恐怕也不能知道答案了。

因為林天這一劍,幾乎傾儘了他體內所有的純陽真氣,配合青陽古劍的力量,爆發力驚人。

劍光炸開,直接便將羅影的腦袋砍飛,純陽之火點燃血肉神魂,瞬間將其燒成了灰燼!

隻剩下那顆血珠,骨碌碌掉落在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