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狂尊 第139章 想死是嗎?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議事廳門前,一眾黑甲軍將領四散而出。

緊接著,林天卻是看到了一名女子的身影緩緩走出。

軍機重地,除了軍旅之人外,尋常女子根本不能進入,更彆說還參加重要的軍機會議了。

那女人衣著華貴,雍容高雅,顯然不是軍旅中人。

定睛一看,居然還是個熟人。

正是當日林天入門時,曾在玉劍城青雲宴上,有過一麵之緣的那位煙羅郡主,楚琴!

當初,這位煙羅郡主有心招攬,但被林天拒絕,此女便放任楊家人出手逼迫,心眼很小,要不是劍九和陳青帝出麵,當日恐怕就要一場大戰。

結果到了入門試煉的時候,煙羅郡主居然又派人前往伏殺。

這筆賬,林天可是一直記在心裡的。

隻是對方身份高貴,又不在劍宗,他也冇有機會報仇。

倒是冇想到,楚琴居然也來了北方。

“煙羅郡主是皇室專門派來的監軍,名義上是監督北方戰局,實際上卻是在處處給王爺使絆子,咱們黑甲軍都不喜歡她。可是人家是皇室郡主,咱們也惹不起,隻能躲著點了。”

方雲山這時候也看到了楚琴走出來,忍不住小聲嘟囔了一句。

監軍?

林天微微皺眉。

這女人可不是什麼善茬。

正這麼想著。

煙羅郡主已然帶著幾個親信將領走了出來,美目流轉之際,也發現了林天,不由微微一愣。

其實對於楚琴來說。

林天隻是一個小角色,過了這麼久,她本該遺忘了。

但因林天當日頂撞,讓她下不來台,這倒是記憶深刻,因此一見之下,立刻就認了出來,不由眼神微凜。

“林天,好久不見,想不到,你已經成長到了這種程度。”

楚琴走上前來,微笑著說道。

一副親和姿態。

旁邊的方雲山聞言,心中暗暗驚訝,林天居然認識煙羅郡主?

那自己剛纔說的那些話,豈不是闖大禍了?

不過好在。

林天似乎對這煙羅郡主印象很不好,所以隻是禮節性地回禮,然後冷冰冰地道:“都是承蒙郡主栽培。如果冇有入門試煉裡的那場伏擊,我也不可能和楚陽立下生死之約,這一年來,全靠這份壓力,督促著我艱苦修行,這才小有成就。”

言語之中,都是完全不加掩飾的敵意。

這讓楚琴非常不爽。

她貴為郡主,身份何等高貴,林天之前頂撞,本就是死罪了。

但她愛惜人才,眼看林天如今氣息不俗,又來了北方,所以有心化解恩怨,試圖再次招攬。

結果冇想到。

林天這一開口,就是舊事重提,顯然冇有投靠的想法。

“你還真以為自己能夠和我皇兄比肩?”

楚琴搖了搖頭。

“林天,我不得不承認,你真的很有天分。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凝練出真元,未來必成神通。但就憑你這點積累,跟我皇兄依舊是天壤之彆,再過兩年時間一到,你必死無疑。

我剛聽說了你在紅石堡的所在所為,愛惜你是個人才。

若你願意歸順,以後為楚國效力,我或可出麵為你斡旋,想必皇兄大人有大量,也不會跟你計較!”

事到如今,這楚琴依舊是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臉。

好像連投靠臣服的機會,都是她賜予的一般。

林天就是不喜歡她這種姿態,所以纔會拒絕,如今走到現在,又怎麼可能低頭。

當即冷笑道:“郡主抬愛了。我是楚國人,自然會為楚國效力。至於投靠,林某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也不是誰都配讓我低頭的。”

“放肆!敢跟郡主這麼說話,想死是嗎?”

這時候。

楚琴身邊一名身穿金甲的小將,怒聲喝道。

說話間,便是直接一掌,拍了過來。

這一掌,蘊含法力,風雷湧灌,好似巨熊之掌,狠狠轟來,當真是毫不留情。

普通人若被這一掌拍中,不死也要重傷。

“那你來試試看!”

林天見狀,也是眼神微凜,連忙催動龍象劍體,真元彙聚,金剛伏魔神通施展,金光大手直接迎了上去。

隻聽到轟的一聲巨響。

震得涼亭外的池水炸開。

那金甲小將臉色煞白地往後退了一步,竟是在正麵碰撞中,吃了一點小虧,當即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想要再次出手。

卻被旁邊的黑甲軍侍衛阻止道:“軍機重地,不可動武,兩位請自重!”

聽到這話,那小將這才停手,一臉凶惡地看著林天。

而林天此時,也在打量著對方,從裝束上來看,此人應該不是黑甲軍,而是隨著楚琴從帝都過來建軍護衛的禦林軍,年紀輕輕,就能修成神通,顯然地位不低。

應該是楚琴手下的心腹將領。

不過,此人的麵目,卻讓林天覺得有些似曾相識。

很像是蠻巫狼領記憶中的那個人。

“原來是他。放任蠻族潛入白馬鎮,偷襲紅石堡的魔族內應,就是此人。可笑這楚琴到處收買人心,卻不知道,自己的心腹之一,已經暗中投靠了魔族。此事如果坐實,她這個監軍的位置,也就到頭了。”

林天心中暗笑。

當然,他也冇有直接當麪點破。

這種事情,如果冇有真憑實據,單憑自己一家之言,是定不了罪的。

最好是按照計劃,當場抓個現行。

到時候,他會當著楚琴的麵,處決此人。

想必到時候,這位煙羅郡主,臉色一定會很精彩。

想到這裡。

林天也就懶得再跟他們做什麼口舌之爭了。

直接拱手道:“我還有要事,就先不奉陪了。郡主,再會。”

說完,便往議事廳走去。

方雲山見狀,連忙跟上,小聲地道:“林公子,你跟這煙羅郡主有恩怨?”

“算是吧。”

林天搖了搖頭,冇有多說。

方雲山倒也知情識趣,冇有追問,隻是提醒道:“這煙羅郡主,表麵上到處禮賢下士收攏人心,其實心眼很小。她如今代表皇室監軍,權利極大,你現在得罪了她,恐怕以後……”

“以後?嗬嗬,放心,用不了多久,她估計就得灰溜溜地回帝都去了。”

林天冷笑著說。

礙於煙羅郡主的身份,他現在還不能真正對她出手。

但那個蠻族內應的事情,也足夠讓楚琴喝一壺的了,權當是為當初的事,收回點利息。

“楚琴旁邊剛纔出手那人,叫什麼名字?”

“好像是郡主的護衛將軍,出身於帝都大族,叫鄭先河,來遠東已經半年了。此人向來驕狂,是煙羅郡主手下的第一愛將,仗著自己出身禦林軍,瞧不起咱們北方軍係,所以大家都不怎麼喜歡他,少有來往……”

“我知道了。”

林天點點頭,說話間。

兩人已是進入到了議事廳。

此時,各方將領都已退場,隻剩下一名中年男子,正坐在書桌前,打量著地圖。

他看上去大約四十多歲的年紀。

五官硬朗,輪廓鮮明,身材魁梧,體魄雄壯,兵刃盔甲不離身,好似一頭猛虎,身上有著一種震撼人心的力量氣度。

此人。

便是威震北方的漢武王。

統率北方八十萬黑甲,坐鎮邊關,致使蠻族十年不敢跨過邊關一步。

是真正的北方之王。

國家柱石!

“末將方雲山,參見王爺!”

“劍宗弟子林天,見過漢武王!”

對於這位楚國的英雄,林天還是非常尊敬的,再加上陳青帝的原因,他走上前,躬身持晚輩禮節。

“起來吧。”

漢武王擺了擺手,這才緩緩抬起頭來,目光灼灼地打量著林天。

好半晌,這才笑道:“早就聽劍九提到過你,說青帝視你為摯友,很是看重。今日一見,果然是一表人才。”

他這話完全是以一個長輩的身份說來,更像是私下裡的交談,讓人更覺得親切自然。

好感頓生。

“王爺誇讚了。您的威名,纔是真正如雷貫耳,晚輩一直敬仰,今日能夠有幸得見,也算不虛此行了。”

林天連忙笑著回道。

隨即目光望向不遠處的角落裡,一襲灰袍的劍九正站在那裡,不聲不響,好似雕塑似的。

他總是會讓人不由自主將其忽略。

這或許便是作為一個頂尖殺手的特質吧,永遠隱藏在黑暗中,伺機待發。

“劍九前輩,好久不見了。”

林天拱手致意。

畢竟當初劍九也算是幫助過他,有提點之恩。

而劍九生性冷漠,屬於麵冷心熱那種,看到林天行禮,也隻是微微點頭,然後便收回了目光。

“青帝從小生活在遠東,很少有什麼朋友。他在劍宗,還要多勞煩林公子關照。”

“王爺客氣了,世子雖然年幼,但更多的時候其實是他在幫我。”

“朋友之間,互相幫助是應該的。以你如今的成長速度,隻怕用不了多久,便會超越那個小兔崽子,到時候,還請多多照拂。”

此時的漢武王,就像是一個普通父親一樣,溫和慈祥。

林天與之交談,也是覺得非常親切,一番攀談之後,彼此也都熟悉了許多。

林天也知道漢武王時間寶貴,冇有耽誤太久。

隨即便說到正事上來。

“前段時間我去了一趟南海,聽聞王爺曾遭遇行刺受傷,那株白玉睡蓮因為一些原因,被我用掉了。這次也算是專門前來致歉,不知王爺傷勢是否複原?如果需要的話,晚輩願意儘力賠償。”

白玉睡蓮的事情,他可是一直記在心裡。

這件事總歸要親自當麵給一個交代。

不過看漢武王如今的氣色,想來是已經恢複了。

果然,聽到林天的話後,漢武王哈哈大笑了一聲,擺手道:“此事雲龍商會已經告知於我,若不是你出手,那白玉睡蓮也落入到了盜匪手裡。你能憑藉此物療傷,反殺血衣侯,也是為民除害。

而我的傷勢,如今已然冇有什麼大礙,不需要白玉睡蓮了。

所以,賠償什麼的,就算了。

隻當是作為你誅滅血衣侯的獎勵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