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狂尊 第141章 不打自招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在清楚自己暫時還無法突破之後,林天也冇有太過失望。

修煉之道,一張一弛。

現在,他需要花時間穩固一下境界,同時更重要的是將那鄭先河引出來,確定他是不是“九號”!

不過好在,漢武王已經將此事全權授予自己處理,而他也已經想好了計策,若是冇有意外的話,這一次鄭先河必定會落到自己手裡,到時候楚琴也難脫乾係。

想到這裡,林天直接將方雲山召了過來,現在自己認識的人不多,而他也算是自己信得過的人了。

“林公子,您找我有什麼事需要吩咐?”

很快,方雲山就到了林天麵前,態度很恭敬,林天對他有大恩,而且又得到漢武王的青睞,所以他很樂於為林天辦事。

林天看了一眼這個沉穩的漢子,隨即認真地說道:“現在我需要你去散佈一個訊息,就說偷襲紅石堡的蠻巫狼領已經被我們抓了,在漢武王的特殊手段之下他已經快要鬆口,估計這一兩日就能供出我們想要的答案了。”

方雲山是個聰明人,一聽就知道林天想要做什麼,當即答應下來:“末將領命,一定把這件事辦得妥妥的,請林公子放心!”

“嗯,去吧。此事若是成了,你也是大功一件。”

林天看著方雲山離去的背影,心裡放心不少,隨即又開始進行自己的下一步計劃。

等到傍晚時分林天回來之時,這個訊息已經在軍營裡流傳開了,那些聽說了這件事的將士們一個個都顯得很興奮,這可是個振奮人心的好訊息。

這也是林天的一石二鳥計劃,既逼迫內奸現身,又激勵了這些為國守邊關的將士。

在大戰即將來臨之際,能夠破了敵人的陰謀又即將得到重要情報,對於一場戰爭來說極為重要。

不過林天並冇有管這些,現在他隻需要靜靜地等待魚兒上鉤即可。

今日的夕陽下沉得格外的快,一輪緋紅之月悄然掛在夜空。

邊關的風在夜晚總是更加刺骨冰涼,讓軍營多了幾分肅穆,所有人都提高了警惕,同時增強了守衛和巡邏。

上半夜靜靜地過去,什麼事也冇有發生。

等到下半夜過半之後,守衛們已經開始顯露疲態。

“老師,天已經快亮了,那個內奸不會不來了吧?”

林天也有些擔憂起來。

萬一鄭先河不上鉤,那自己的謀劃也就失敗了。

劍魂的聲音這時候響了起來。

“放心吧,他不敢賭,狼領是知道一些東西的,他現在做賊心虛,怕的就是彆人懷疑他,所以一定會來。你就看他一會兒怎麼表演吧!”

聽到劍魂的肯定,林天心裡放心了不少,當即又隱藏了起來,神念釋放,靜靜地感應著周圍的風聲,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脫他的注意。

很快,一道黑影從東邊快速朝地牢的方向靠近。

對方藏形匿影的本事相當高明,再加上此刻大多數守衛精神疲憊,都冇有注意到這個高手。

林天注視著這個黑影,體內力量加速運轉,已經準備出手了。

“有刺客!”

“快來人,抓刺客!”

就在那黑影要進入地牢的前一刻,軍營裡突然傳來了兩聲呼喊,隨即一大群人從四麵八方圍了過來追捕這個黑衣人。

“這麼快就被髮現了?”

這有點超出林天的預料,在這之前,他已經讓漢武王下令讓軍營裡的神通高手先不要有所動作,以鄭先河的實力不應該就這麼輕易被髮現了纔對。

不過現在木已成舟,大量高手都朝這個黑影追了過去。

林天也準備出手,不過最後一刻他卻停了下來,反而笑了笑。

“看來,你已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劍魂的聲音裡帶著一些讚許,對他的行為很滿意。

林天迴應道:“聲東擊西,這一招的確不錯,不過他的替身暴露得太明顯了,這也證明他的確是慌了,已經來不及周到地佈置行動。”

就在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在那道逃跑的黑影身上之時,又一個黑衣人已經悄無聲息地進入了地牢。

此人對地牢的情形頗為熟悉,而且心狠手辣,凡是擋在他麵前的守衛冇有一個活口。

黑衣人很快就來到了關押狼領的牢房,而那裡麵正是已經被打得血肉模糊的狼領。

看到目標還在,黑衣人稍微鬆了一口氣,看樣子他還冇有開口,自己還有機會。

黑衣人手裡的短刀,翻轉之間就將牢房切成碎塊,從容地走到了狼領的麵前,眼中翻湧著濃濃的殺機。

“真是個廢物,一點小事都辦不好!”

黑衣人小聲罵了一句,正是鄭先河的聲音。

他一把抓住狼領的脖子看了一眼,隻不過這一檢查卻讓他神色大變,因為眼前的狼領已經變成白癡了!

“搜魂**?不好!”

鄭先河已經驚出了一身冷汗,隻是瞬間他就聯想到了一切,原來這一切都是個圈套,都是為他準備的!

“殺!”

“內奸就在裡麵,千萬不能讓他跑了!”

就在這時候,一大群黑甲軍已經浩浩蕩蕩地朝地牢裡湧了進來,要將鄭先河甕中捉鱉!

“哼,就憑你們這些廢物也想抓我?找死!”

陰謀敗露的鄭先河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在這裡隱藏下去了,忍不住惱羞成怒,當下直接展開神通對著這些兵士們痛下殺手。

麵對鄭先河這樣的高手,普通的黑甲軍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來多少都是送死,一時間竟然反而被他殺出一條血路快要逃出地牢了。

“鄭先河,就這麼急著走嗎?不如就留在這裡小住兩日如何?”

林天不知道何時已經來了,目光之中帶著譏諷之色看著鄭先河,有他在,鄭先河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逃脫的。

鄭先河在看到林天的這一刻也是瞳孔一縮,顯然冇想到來的竟然會是他。

這個林天雖然年輕,但實力卻很可怕,之前自己和他交手竟然落入下風。

不過自己同樣還有底牌,現在隻有林天一個人在這裡,殺了他也不是不可能。

“哼,原來這一切都是你的陰謀,當真是不簡單呐。不過,就憑你一個人,是想急著投胎嗎?趕緊滾開,我還能留你一條活路!”

鄭先河現在不敢拖延,多耽誤一分鐘,自己被抓的風險就越大。

“速速投降伏法,我倒是可以讓你再多活兩天,不然死路一條,自己選吧。”

林天也冇有急著動手,現在越是拖延,對方的心就越亂,他可不吃虧。

“找死!”

鄭先河眼神中爆發出強烈的殺意,看來不把林天殺了是出不去了。

一陣金光從鄭先河身上爆發。

恐怖的金甲巨人虛影,站在他的背後,猶如神靈一般,漠視著眼前的所有人。

強大殺意讓周圍的士兵們,一個個腿腳發軟,眼前的黑衣人太可怕了。

“死!”

鄭先河悍然出手,揮舞著手裡的短刀瞬間來到林天的麵前,僅僅是四散開來的刀意就將一個個黑甲軍爆成血霧。

“哼,雕蟲小技!”

林天當即催動四象劍靈,連武器都冇有動用,直接一拳朝鄭先河砸了過去。

雖然隻是一拳,但林天的力量也已經超過了一般的神通境強者,背後隱隱有著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道強大的虛影盤踞,在如此神威之下,鄭先河的金甲虛影頓時就被震懾下去。

“嘭!”

刀與拳相接,不過卻是黑衣人被直接震飛倒在地上。

掩麵的黑布已經被鮮血打濕,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看向林天的眼神變得敬畏起來,而鄭先河則像是見了鬼一樣,完全冇料到自己會被一招完敗。

“你輸了!”

林天帶著無敵之姿走到他的麵前,一把掀開他的麵巾,果然是鄭先河。

周圍的黑甲軍也炸開了鍋,冇想到叛徒內奸竟然會是監軍帶來的心腹!

“說吧,為什麼要投靠蠻族?這對你有什麼好處?”

林天一邊質問,一邊讓人把他抓起來,現在他已經跑不了了。

鄭先河的眼神急劇變化,隨即變得凶惡起來,一把推開抓他的甲士,毫不畏懼地衝著林天厲喝道:

“我是奉郡主的命令前來檢視而已,林天,你不去抓真正的刺客,跑過來抓我做什麼?我要稟報郡主,到時候看她怎麼治你的罪!”

林天也冇想到這個鄭先河竟然如此嘴硬,到了這個時候還在狡辯。

“你說你是奉郡主的命令來檢視,那你怎麼這身打扮?你不是刺客難道刺客是我嗎?是這些黑甲軍嗎?”

林天的一句話頓時讓鄭先河臉色一僵,他若是正常來檢視又怎麼需要這身打扮?

不過林天還是小瞧了他的無恥,哪怕已經鐵證如山,但這傢夥依舊在硬撐。

“你管我怎麼打扮?和你有關係嗎?趕緊給我讓開,我要讓郡主來主持公道!”

鄭先河張口閉口都是郡主,周圍的黑甲軍還真不敢把他怎麼樣,畢竟郡主那監軍的身份可不是鬨著玩的。

就在這時候,一個軍士跑過來說道,“林公子,郡主來了!”

來得好快!

林天冇想到楚琴來的速度會這麼快!

說話間,楚琴已然帶著人走了進來,臉上怒氣騰騰,橫眉冷對。

“郡主救我,屬下替您辦事,這個林天卻想殺了我。他這是完全冇有把您放在眼裡啊!”

鄭先河倒打一釘耙,先給林天安上一個大不敬之罪!

果然,楚琴眼含殺意地走到了林天的麵前。

“好啊,林天,冇想到你連我的人都敢抓,都不用過問我的意思嗎?”

林天絲毫冇有畏懼之意,平靜地和楚琴對視著,“若是平時,我自然不會對他怎樣,但現在他跑來劫獄,證據確鑿,我又有何抓不得?”

“你!”

楚琴冇想到林天竟然這麼不給她麵子,當下也是惱怒異常。

“我今日偏要帶他走,我看誰敢阻攔!”

楚琴朝鄭先河看了一眼,隨後轉身就走,旁邊的黑甲軍們一個個全都看向林天,他們可不敢阻攔這個監軍。

而受傷的鄭先河也是一喜,趕緊跟了上去,還不忘得意地朝林天看了一眼,滿眼的挑釁。

“到了我的手裡,豈是你想帶走就能帶走的?此事關係到蠻族奸細,漢武王已經交給我全權處置。既然此人是郡主的心腹,那你也難逃乾係,一起留下來受審吧!攔住他們!”

一聽到林天的話,周圍的黑甲軍立刻將楚琴等人圍了起來。

“林天,你這是要造反嗎?連我都敢攔!”

楚琴的目光完全冰冷了下來,一旦讓她出去了,一定要想個辦法把這個不知好歹的螻蟻碾死。

“郡主要走,我們當然不敢阻攔。但這個蠻族奸細,事關整個北方安危,郡主若是強行要將他帶走,也罷,我隻能去請漢武王來親自過問。”

林天直接搬出漢武王。

楚琴即便是監軍,可比起漢武王的聲威,卻也不敢造次。

隻好咬牙道:“你一口一個蠻族奸細,有什麼證據?這般憑空汙衊我禦林軍將士,林天,你知道會是什麼後果嗎?”

楚琴帶著警告的眼神看向林天,她很清楚鄭先河對她的忠心,是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證據?好啊,我現在就郡主看看證據。”

林天冷冷一笑。

隨即上前一步,走到那鄭先河身前,淡淡地道:“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主動說出來,你或許還能死個痛快。不然,狼領就是你的前車之鑒!”

聽到這話,剛纔還囂張跋扈地鄭先河頓時臉色僵硬,身體竟然忍不住顫抖了一下,額頭上已經見汗了。

他自然是知道搜魂秘法的厲害,自己要是被用上了簡直生不如死!

一旁的楚琴,原本信心滿滿,畢竟鄭先河是她一手從禦林軍裡提拔起來的,是絕對心腹親信,值得信賴。

不過,現在鄭先河的神情突然變化,似乎是心虛了,這讓她頓時也有些慌亂,這個鄭先河該不會真的有問題吧?

若他真是內奸,那自己豈不是說不清了?

一切都得完蛋!

想到這裡,楚琴的心也變得緊張起來。

這該死的鄭先河,千萬彆出事,就算真是內奸,也彆在這個時候承認!

現在她已經忍不住想要直接殺了鄭先河,絕對不能讓自己有絲毫麻煩。

當然,她也恨透了林天,若不是他,自己也不會陷入這樣的境地!

“怎麼樣?可以說了嗎?”

林天笑眯眯地又問了一句,同時手掌在鄭先河身上拍了拍,這下鄭先河徹底被攻破了防線。

“好,我說,我老實交代!”

聽到這話,周圍一片嘩然。

而楚琴則是臉色鐵青。

林天緊緊的盯著鄭先河,等著他說出一些重要的資訊,而鄭先河則低著頭,似乎是在思考該怎麼說。

突然,就在鄭先河抬頭的瞬間,他的氣息竟然變得狂暴起來,實力比之前還要強,明顯是動用了秘法。

鄭先河冇有說一個字,但是眼神裡的凶惡已經說明瞭一切。

他的目標就是林天。

“小雜種,你壞我大事,就算是死,老子也要你墊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