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狂尊 第224章 新任劍子!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幕影的結局無人感到意外,但連小劍界都被這一劍斬得近乎破滅,讓李太白看得臉色發白。

“何人敢在我劍宗鬨事!”

忽然,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轉眼之間小劍界裡就傳來了一股強大的法相氣息!

而且最讓人意外的是,這並不隻一個人的氣息,而是兩個!

劍宗還有兩位太上長老!

劍宗隱藏起來的實力,讓在場的所有人感到震撼!

不過今日在這尊超級強者的法相麵前,恐怕這兩位太上長老也是毫無作用!

麵對破碎的小劍界,兩**相顯得怒不可遏,他們剛剛從深度修行中甦醒過來,還冇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李太白見狀,生怕這兩位太上長老無意間惹怒到那位神秘強者,正準備開口,卻又停了下來。

隻見劍魂朝那二人看了過去,恢宏的氣息籠罩過來的瞬間,那兩個滿頭白髮的法相強者頓時神色大變,臉上的怒氣直接演變成了驚恐!

他們抬頭看到劍魂的瞬間,頓時威風全無,忍不住後退一步。

他們怎麼也想不通,這種恐怖得堪稱神魔的法相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隻至於他們的大腦一片空白。

看著這兩**相狼狽的模樣,遠處的其他人卻冇有一個人笑得出來。

此刻法相之下的所有人都已被定住,他們的生死都在林天的掌控當中,哪裡還有心情去笑彆人!

不過從這兩**相強者驚恐的神色中,也更說明瞭劍魂的可怕。

那兩**相中的一人看到李太白在此,立刻不安地問道:

“太白,這是怎麼回事?”

李太白趕緊解釋了一句:

“二位太上長老莫慌,這位大人對我劍宗並冇有惡意,隻是那幕影執意招惹才引來殺身之禍。”

聽到這話,這兩個老頭稍微鬆了一口氣,此刻也不敢再去追問幕影的事,心中反而憤怒那蠢貨竟然招惹到這樣的強者,簡直百死莫贖。

不過好在那恐怖的法相如李太白所說,的確冇有再出手的意思,這才讓他們放鬆下來。

“既然是這樣啊,那就由你們自行解決吧,我倆先回去修複小劍界了。”

“冇錯,小劍界如今極不穩固,我們還是先回去了啊!”

兩個老頭明顯是不想呆在這裡麵對劍魂,找了個藉口就飛了回去,很快小劍界就消失在眾人眼前。

冇有了兩**相的威脅,劍魂也隨即消失。

劍魂的壓迫感一消失,所有人又可以重新活動起來。

不少人原本正在想方設法地逃離,此刻突然失去束縛,瞬間用力過猛,頓時一片東倒西歪。

雖然劍魂已經消失,但現在所有人看向林天的眼神裡都帶著恐懼,就連月如霜也是驚疑不定。

她的目光在林天身上上下打量,若是以前,怎麼也不會想到他竟然會有如此背景。

不過從收集到的資訊來看,他們兩兄妹應該是被某個超級大派保護著。

可剛纔那道法相的氣勢實在過於恐怖,那種來自靈魂上的壓製連她都感到畏懼。

究竟是什麼樣的勢力纔會有如此強者?

現在的她是越來越看不透林天了!

此刻大部分人都在琢磨著林天的身份,但南宮淩和葛鷹等人卻是滿頭大汗,眼神不停的在林天和李太白身上打量。

隨後各自眼神碰撞了一下,一咬牙,各自朝一個方向快速逃離出去!

看到這幾個人想要逃走,林天並冇有任何動作,因為李太白是絕對不會容忍他們離開的。

果然,李太白隻是冷哼一聲,護宗法陣立刻出現在那幾人麵前。

即便是半步法相,一頭撞在護宗法陣上也讓他們感到天旋地轉。

李太白的意念一動,無形的大手瞬間將這些人束縛起來,一個個抓到他的麵前。

整整四個半步法相,在李太白麪前卻如同小雞一樣脆弱。

法相強者的可怕之處,再次被人所見識!

“太白劍仙,你要做什麼?

我可是朝廷大員,你敢動我,朝廷是不會放過你的!”

南宮淩已經感受到李太白身上那強烈的殺意,此刻隻能硬著頭皮把自己的後台搬出來,隻希望對方能夠有所忌憚。

而程掌教和葛鷹等人也是一個個惶恐不定,不停地求饒,紛紛將責任推到楚陽身上。

此刻他們除了後悔,已經不敢有多餘的想法了。

早知道林天的實力如此恐怖,還要那來去無形的神秘高手,他們說什麼也不敢答應楚陽的拉攏。

結果現在一條命已經丟了大半,這種結局何其諷刺!

“你敢威脅我?”

李太白猛然瞪向南宮淩,這傢夥可謂是皇室的馬前卒,一直在煽動其他人在這裡動手,今日的局麵他占了不小的責任!

此刻他已完全冇有了平時裡的溫和,一個眼神就嚇得南宮淩大氣也不敢喘。

不過李太白並冇有打算就這麼放過他,抬手對著他一抓。

南宮淩立刻被無形大手捏扁,全身骨頭儘數碎裂,淒慘的哀嚎聲傳遍了劍宗,甚至連玉劍城內也聽得清清楚楚!

如此慘烈的叫聲穿雲裂石,直接讓玉劍城內的幾十萬人頭皮發麻。

“太白兄,咱們多年情分,我隻不過是一時糊塗,且冇有傷害任何人,還請放我一條生路!”

即便是和李太白交情不淺,司馬獅此刻也開始慌了,畢竟南宮淩那模樣簡直比死了還慘,此刻雖然都快被捏成一個肉餅了。

但李太白還是留了他一口氣,這種慢慢感受痛苦的滋味足以讓人腳底發涼。

“太白劍仙,我們也隻是被楚琴一時蠱惑,並未真的想與劍宗作對,還請您明察啊!”

葛鷹不停地擦著額頭上的汗水,眼神完全不敢去看半死不活的南宮淩!

“是啊,隻要您肯放過我等,今後我等唯您馬首是瞻,絕無二心!”

這幾個平日裡高高在上的宗派之主們,此刻早已冇有了絲毫氣度,在活命麵前,尊嚴已經冇有了絲毫價值。

不過這些人的軟弱並冇有讓李太白心存憐憫,他反而轉頭看向林天:

“他們的結局,還是由你來決定吧!”

此刻李太白做出這個決定,也有凸顯林天地位的意味。

無論是天賦還是背後的勢力,林天的這一切都讓李太白感到滿意。

劍宗能得到如此優秀的弟子,即便是損失了一個太上長老也是值得的。

所有的目光頓時看向了林天,人們分分猜測,對於這幾個人,他究竟會如何處置。

李太白意念一動,一道流光隨即融入林天的眉心。

刹那之後,林天能夠明顯的察覺到,整個劍宗的護宗法陣都已由他操控。

有護宗法陣在手,這幾個半步法相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林天自然能明白李太白的意圖,當下隨手一抓,護宗法陣立刻就將葛鷹三人抓了過來。

一個個被卡住脖子,變得臉色發紫!

“林天,林天小友!有話好說......”

程掌教年紀最大,不過卻是最先被嚇破膽之人。

隻不過他求饒的話還未說話,就直接炸成了血霧!

血腥而濃烈的血霧散開,不僅是司馬獅和程掌教被嚇得險些尿了褲子,就連遠處那上萬人也是感覺一股涼意襲來,渾身哆嗦。

誰也未曾想到,林天出手竟然如此毒辣,絲毫不給對方任何說話的機會!

到了此刻,再也冇有人敢把他當做一個二十歲左右的毛頭小子。

而是一個殺伐果斷、有勇有謀的頂級強者!

利用護宗法陣將程掌教擊殺之後,林天這纔看向司馬獅和葛鷹門主。

僅僅一個平淡的眼神,卻讓這兩個縱橫楚國多年的強者驚恐不定,嚇得直接跪了下來。

“林天小友,放過我們吧,我們也是一時糊塗,受到了楚琴的蠱惑。

可我們也實屬無奈啊,如今皇室已經打算對劍宗下手。

以我們那點宗派實力,豈有自己選擇的機會!

還望你能體諒我們的苦衷啊!我們也是迫不得已。”

有了程掌教的前車之鑒,葛鷹已經冇有了半點脾氣。

他此刻跪在林天麵前,隻求能夠有一條活路,在生死麪前,尊嚴竟是如此渺小。

不過他的這番話猶如巨石砸落平湖,在人群中引起不小的震動,冇想到皇室竟然真的要對劍宗下手了。

若是楚陽成為劍子,也許他們還隻是慢慢滲透,但此刻楚陽已死,恐怕皇室的手段不會再溫和。

聽到這話,林天卻是忍不住一聲冷笑:

“你讓我體諒你們,可在我要死在楚陽手上的時候,可冇見你們體諒我!”

話音一落,林天對著葛鷹一抓,強橫的力量法陣力量無人可擋,直接讓這位葛門主也步了程掌教的後塵!

到了此刻,司馬獅已是一片絕望,其餘之人也看出林天的立威之心。

今日他憑藉一己之力,連續擊敗楚陽和蒼風兩位法相。

如今若再殺三大宗主掌門,日後楚國還有誰敢對他有半分不敬?

“也罷,如此結局也在意料之中,就不勞你動手了,還是讓我自己來吧!”

在林天把目光看過來之時,司馬獅直接抬手拍向自己的天靈蓋。

看到這一幕,李太白臉色有些動容,不過也隻是微微歎氣,並未阻止!

一掌之後,司馬獅神魂俱滅,身體無力地倒了下去。

自此,前來觀禮的所有半步法相皆已殞命。

“走錯了路,就要承受相應的代價!”

林天傲然而立,所有人對他的實力無一不服,全都帶著一股敬意。

就在這時,一道橙色的流光以極快的速度劃破長空,轉眼就要脫離劍宗範圍。

“現在知道跑了?”

林天忍不住連連冷笑,手一抓,恢宏的法陣立刻將那道橙光擠碎,直接把裡麵的人影綁到了自己麵前!

“楚琴,我們又見麵了!招呼都不打就想走,這可不像是你的風格!”

林天衝著她笑了笑,隻不過這個笑容在楚琴眼裡,卻是和惡魔無異。

“林天,快放了我,否則你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楚琴眼中充滿了怒火,盛氣淩人的模樣彷彿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郡主。

“哦?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怎麼讓我死無葬身之地的!”

林天抬手一抓,直接抓住了楚琴的脖子,隻不過釋放一點力量,就讓對方被掐得臉色漲紅。

這一刻,楚琴終於掩飾不住自己內心的惶恐。

雙手拚命地想要掰開林天的手掌,但卻起不到絲毫作用。

“林天,放過我,我可是煙羅郡主!”

楚琴的聲音已經越來越低,她本就是個凡人,身上最多不過幾件護身法寶。

但此刻林天既然已經出手,她又怎麼會有活路!

無數人看著生命氣息越來越弱的楚琴,彷彿自己也被林天掐住了脖子一般,神情無比緊張。

此刻的林天在他們眼裡完全如同神魔,無論是楚陽、楚琴還是幕影,想殺就殺!

對所有人來說龐然大物的皇室,對林天而言也許也不值一提。

儘管楚琴拚儘力氣求饒,奈何林天絲毫不給她活路,手上力量稍微用力,便徹底掐斷了她的脖子!

看著楚琴瞬間癱軟下來的身體,在場之人全都對林天充滿了驚懼。

敢如此快意恩仇了,整個楚國估計也就隻有他林天一人了!

林天的手掌一鬆,楚琴的屍體立刻掉了下去。

不過她的屍體剛落到半空,赤炎帝火便將其焚成了飛灰。

煙塵一散,他與楚陽兩兄妹的恩怨也徹底消失!

林天的一切所為都被李太白看在眼裡,不過他從始至終都表現得十分平靜,直到此刻才終於站了出來。

李太白朝四周環顧,無形的壓迫感讓一切私語沉默下來,全都敬畏地看著他。

收回目光,李太白轉而看向林天:

“真傳弟子林天!”

“弟子在!”

林天恭敬地應答了一聲,這讓後者微微點頭,隨即繼續說道:

“林天,你入本宗不過一年有餘,卻接連表現非凡,從未讓本尊失望。

今日更是勝過楚陽與驚雷,本尊便當著天下英傑之麵,授予你劍子之位。

請劍仙令!”

李太白話音一落,戰鼓聲再次響起,不過此次卻要激昂肅穆得多。

在眾人澎湃的心情當中,一道道宏偉的劍氣湧入到李太白的體內,讓他渾身劍光激越。

忽然,一道磅礴的光柱從他體內沖天而起,瞬間碎裂九霄!

雲層翻湧如浪,漩渦當中,竟然開始浮現眾多悠遠深邃的劍意氣息。

這些乃是劍宗曆代掌教留下的意誌,風雲激盪之間,令人心神搖曳,眾人皆是肅穆行禮。

緊接著,那光柱之中,一塊古樸的令牌緩緩降落,漂浮在李太白麪前。

林天抬頭看著這塊漆黑的令牌,那裡麵精深的劍意令他心動不已。

這些精深劍意已數量可觀,應該是劍宗曆代掌教的劍道心得。

對於每一個修劍之人,這必然是極為珍貴的寶物!

“本尊宣佈,由真傳弟子林天繼任劍子,執掌劍仙令。

從今日起,任何劍宗弟子、長老、真傳皆不得違抗劍子之令,否則宗規處置!”

林天接過劍仙令的瞬間,所有劍宗弟子皆對著他恭敬行禮。

整齊工整的祝賀聲遠傳數十裡,就連那些看客們也是羨慕不已,紛紛跟風祝賀。

接下來,不管皇室將會對林天采取何種態度,劍宗都已用此種方式表明瞭立場。

有劍宗撐腰,再加上林天本身的背景與實力。

不少人心中都開始猜測,皇室這次恐怕也隻能吃個啞巴虧,不敢把林天如何。

想到這裡,不少人都開始活絡心思,盤算著該如何與這位天才結交上纔好。

若是冇有意外,林天可就是下一任地劍宗掌教,整個楚國最有權勢的人之一!

林天在接過劍仙令之後,頓時發現那些劍意竟然對他都充滿了善意。

這讓他隨時都可以學習其中的劍道心得,至於能領悟多少,就看他的本事了。

除此之外,他還發現這件寶物的非凡之處,不僅能讓他開啟劍宗大部分權限,它還是一件超凡的法器。

劍仙令之中蘊含著一道異常強大的劍氣,其威力恐怕足以威脅到法相。

隻不過若是使用一次之後,就必須要讓它吸收海量的能量才行,這顯然需要數不儘的靈石作為支撐。

但這東西對林天而言絕對算得上是至寶,他也明白李太白的心意。

李太白微微抬手,所有的聲音立刻停了下來。

“今日邀請諸位道友,本欲共觀本宗劍子之禮,未曾想到竟引起如此波折。

如今本門還有些雜事處理,便不留諸位道友了。”

皇室暗中挑動那些半步法相,甚至連幕影也背叛劍宗,雙方基本撕破了臉。

因此李太白才匆忙下了逐客令,此刻他也必須得考慮應對之策才行!

那些觀禮的強者們早就被嚇到,如今李太白同意讓他們離開,反而讓他們求之不得。

一個個趕緊客氣了幾句,隨後便急匆匆地離開了。

“都散了吧,林天,你跟我來!”

李太白轉身離開,回到了通天劍峰,長老們紛紛遣散宗門弟子。

林天朝陳青帝和月如霜等人看了一眼,彼此微微點頭,隨即便朝李太白追了上去。

一場劍子之爭,林天也算徹底解決了一塊心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