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狂尊 第248章 大風起兮雲飛揚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林天的聲音冇有絲毫掩飾,不僅落在了月行歌的耳朵裡,整個鑄劍城的高手也都聽得清清楚楚。

不過這樣的話,整個鑄劍城內也無人敢說,此刻他說出來,也不知打了多少人的臉!

“哼,真是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不過是用了點陰謀手段傷了那位大人,還真以為自己有能耐了!”

曼陀羅第一個開口嘲諷,此刻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林天力量耗儘。

到此刻還在這裡講大話,的確像個不自量力!

“所以說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啊,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就離死不遠了!”

白常感歎了一句,剛纔他可是第一個向月行歌求饒,現在這麼說更像是在為自己找理由。

不過不管怎樣,他現在至少活得好好的,而林天卻快死了,這就是區彆!

“真是可惜了這一身天賦啊,不得不說,這小子有膽色。

隻是可惜少了幾分眼力,可惜可惜啊!”

趙無痕也忍不住唏噓,這句話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認可。

林天的表現所有人都看在眼裡,不過這也改變不了什麼。

曼陀羅有些不滿地看了過去,不過趙無痕並不在意。

“快看,他們又要動手了!”

王龍提醒了一句,此刻恐怖的地震已經停了下來,而月行歌身後竟然再現法相!

此刻雖已入夜,但卻是烏雲密佈,黑雲壓城。

不過在月行歌現出法相之後,似乎是有一道無形的力量顯威。

頭頂的滾滾烏雲竟然散去,露出一輪明月!

無儘月華猶如流浪的船舶有了歸宿,全都彙聚在月行歌的法相之上。

這一刻,他就是照亮世界的真神,是一切光輝的來源!

心之所向,月為之明!

原本就神聖而巍峨的法相,此刻威勢更盛,持續變得龐大。

即便是整個鑄劍城,在它麵前也變得渺小了起來!

“小子,今日我就要讓你死得心安!”

月行歌抬起融入到法相之中,龐大的月之古神法相抬起光輝熠熠的法掌,對著林天便鎮壓下去。

此刻梵音繚繞,神掌覆蓋天地,好似古佛鎮壓頑猴。

那股橫掃八荒的氣勢,讓無數人臉色慘白!

“好恐怖的神威,這位大人的法相和我們的完全不在一個層次,莫非是傳承法相?”

“我看有可能,這種法相應該是傳承萬年的大家族纔能有的底蘊,也難怪不把咱們放在眼裡!”

“他這是在給我們示威啊!還好冇有真的抓了月小姐,不然整個鑄劍城都得被抹滅!”

白常等人心驚膽戰,幸好那法相不是衝著鑄劍城來的,否則隻怕他們現在就都得跪下了!

不過對於此刻的林天來說,將麵臨的是月行歌的全盛一擊。

想要抵擋幾乎不可能,不過還是有人懷著一絲期待。

越是不可能的事,就越有人期望著能夠發生,如此方可帶來巨大的興奮感!

“你們看那林天,竟然一動不動,該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我看有可能,這種程度的攻擊,整個東土都冇有太多人能夠抵擋。

那小子能夠接下這招,我把鑄劍城給生吃了!”

“嘿嘿,那小子實在是太淡定了,我看真有可能上演奇蹟。”

無數人紛紛議論,光是看到今夜發生的一切,就足夠他們吹噓兩年的了,不過前提是能夠活下去!

看著那威力越來越強大的法相神印,林天也變得無比嚴肅起來,徹底放開了心神。

“老師,接下來就靠你了!”

“嗯,這小子太狂了,讓我來教訓教訓他!”

劍魂瞬間掌控林天的身體,不過刹那之間,整個天地的氣息為之一變!

林天身上猛然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劍意,剛猛的力量好似天河傾瀉,一發不可收拾!

林天的雙眼閃爍著無極白光,似能看穿一切!

右手緩緩握住青陽古劍的瞬間,這柄古劍猶如仙劍附體一般。

發出的劍吟之聲直穿九霄,將整個鑄劍城震得劇烈顫抖!

所有人神色大變,看著林天那單薄的身影,卻如同見了鬼魅。

凡是佩劍著,此刻手中法劍無一不發出震動,像是在迎接歸來的王者!

“這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恐慌起來,一時間竟然不知是不是林天搞出來的動靜。

月行歌的心裡也是猛然受驚,完全難以想象發生了什麼,地上那螻蟻般的小子竟然帶給他極端的危險。

這就像是在麵對一把天底下最鋒利的劍!

不過此刻他已無退路,自己如此渾厚的力量,那小子怎麼可能翻了天?

想到此處,法相之掌降臨林天頭頂!

光是那股封天鎖地的力量,就已將不知多少大地撕裂!

“你的力量,太弱了!”

林天的聲音依舊是那個聲音,不過帶給人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彷彿是一位古神在宣佈神諭!

光華一閃,青陽古劍竟然釋放出前所未有的力量,林天甚至看不清劍影!

太快了!

這一劍實在是太快了!

劍光隻是和那法相手掌接觸了瞬間就消失,彷彿隻是拍了一隻蒼蠅一樣!

但接下來卻是死一般的寂靜,懸浮在頭頂的法相神掌卻遲遲落不下來!

鑄劍城內的法相強者皆是眼皮一跳,彼此之間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駭!

王龍忍不住嚥了咽口水,看向一旁的趙無痕問道:

“不可能吧?是不是我看錯了?”

趙無痕一陣苦笑:

“我也希望是這樣,但那似乎是真的!”

白常額頭上也是多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怎麼也冇想到林天會使出剛纔那一劍!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

他感覺自己有點懷疑人生!

而他旁邊的曼陀羅同樣渾身一顫,這一刻他無比後悔自己的舉動。

誰能想到自己捉拿的兩個年輕人,一個比一個恐怖!

自己能活到現在,真的是要感謝上蒼垂憐!

不過除了這些法相之外,其他人卻是一頭霧水,完全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但下一刻,他們就知道出了什麼事。

在林天收劍的瞬間,那宏偉的法相巨掌竟然轟然碎裂!

整個手掌碎成漫天星光,向四周散去。

不僅如此,那股碎裂的趨勢還在不斷蔓延,從手腕處不斷向上延伸,崩裂的速度越來越快!

“這......不可能!”

月行歌倒吸一口涼氣,此刻他的大腦也是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不過現在已經顧不得那麼多,必須得阻止這種崩潰的趨勢!

月行歌也是個果決之人,一咬牙,直接左手化作掌刀,對著右臂根部就是一刀!

整條法相右手掉了下來,還未落地就已完全破碎!

不過好在其他部位依舊完好,這讓月行歌鬆了口氣!

“還不滾嗎?”

林天淡漠地抬頭,隻是對視了一眼,月行歌就忍不住後退了一步,險些站立不穩。

“你究竟是誰?”

“這不是你該問的!”

劍魂的一言一行都充滿了神秘感,哪怕不再有曾經的輝煌,但那種骨子裡的氣度卻是無人可及的!

月行歌驚疑不定,冇想到在這種蠻夷之地,還能碰上這種硬點子!

不過他卻笑了笑:

“裝神弄鬼,光憑三言兩語就想要嚇退我,當我是傻子嗎?”

月行歌也變得凶狠起來,他本就是個瘋子,也是最標準的賭徒。

此刻他斷定林天是在詐唬他,自己還有底牌未出,不見得就能輸!

月行歌仰天對月怒吼,天地間再次響起一股梵音。

他猛然張嘴一吸,竟然瞬間就奪走了所有月華!

原本明亮的殘月也黯淡了一刹那,而那斷了一臂的月之古神法相,卻是猛然膨脹!

斷臂之處,竟然開始瘋長,不僅出現一條嶄新的手臂,還多了一柄碎天斧!

那古神法相的身上,同樣浮現出一層堅固的鎧甲,將所有重要的部位一一包裹!

到了最後,那法相背後竟然還浮現出一對羽翼。

遮天蔽日,威勢非凡!

如此徹底的變化,讓月行歌的氣息再度暴漲,足足翻了一倍!

“小子,這次我看你還如何能破!”

月行歌陷入到徹底的瘋狂之中,這一刻他無論如何也要殺了林天!

不僅如此,連整個鑄劍城的人都得死!

作為一個完美的戰神,他不允許自己今日的表現被宣揚出去。

若是傳進族裡,他必定再無靠近月如霜的資格!

古神法相揮舞著手中的斧頭,鋒利的斧光在暗夜中縱橫。

堅固的空間在這些斧光麵前就如脆弱的豆腐,一切就碎!

無數罡風從破碎的空間內湧出,不過卻全都被月行歌纏繞在那戰斧之上!

源源不斷的力量湧入,讓那龐大的戰斧光芒萬丈,方圓數十裡之內都亮如白晝!

但那斧頭之上的罡風彙聚,卻又有形成黑洞之勢,將所有光線吸收。

一陰一陽,一放一收,兩道力量的碰撞可謂是洶湧到了極點!

看著那猶如魔神一樣的法相,鑄劍城裡的不少人已經開始朝相反方向逃走!

這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太恐怖,若是無人能將其抵擋下來,恐怕鑄劍城也得倒黴。

“現在怎麼辦?”

王龍等人也察覺到了危險,十餘裡地對於這種程度的力量來說,就跟在眼前冇有什麼區彆!

“我看還是逃吧,林天那小子不可能擋得住,到時候鑄劍城也要完了!”

曼陀羅忍不住開口,聲音裡明顯帶著驚恐。

他的老巢不在這裡,整個鑄劍城毀了也影響不到他。

但白常等人不行,龐大的家業和人丁全都在此。

一旦跑了,積累了多年的東西可就都冇了!

“不能逃,一會兒咱們全力抵擋,不一定冇有機會!”

趙無痕勸了一句,同時看向林天,小聲自語道:

“也許真能抵擋下來也說不定!”

不僅是他,不少無法走脫的人都已將渺茫的希望寄托在林天身上。

現實就是如此諷刺,白天所有人還在全力抓捕林天,但現在卻最不希望他死!

當月行歌的力量達到頂峰之時,他心底的自信再次翻湧上來,手中的碎天斧隨時可以劈下。

在這裡,他將無人能擋!

“老師,這招看起來不一般呐,能擋得住嗎?”

如此近距離地站著,林天最能感受到月行歌此刻的恐怖。

就算是鑄劍城內的所有法相加在一起,都不夠他一斧頭砍的!

就在此刻,劍魂忽然從林天體內消失。

但下一刻,卻化作萬丈法相擋在林天身前!

風雲激盪,手中魂劍竟將所有風勢吸收,傲然看向月行歌的法相。

明明是平視,但月行歌卻有種被俯視的錯覺!

不僅如此,被劍魂注視得越久,他心中的底氣竟然就消散得越多!

魂劍一震,原本吸收的風勢已化作漫天劍意,轉瞬之間就已籠罩八荒!

呼嘯而過的劍氣拍打過來,鑄劍城上的防禦法陣瞬間就被切碎!

看到這一幕,眾高手臉色刷白,也顧不得顏麵,紛紛落到地麵。

好在那些劍氣隻是從上空掠過,否則整個鑄劍城都得變成廢土!

“這是什麼法相,為何會有如此恐怖的劍意?”

“這不可能啊,就算是曾經的那些劍宗掌教,恐怕也達不到這個程度,莫非他是劍神不成?”

今日鑄劍城之人算是大開眼界了,不過若是有機會,他們必定冇這個興趣。

畢竟在這兩尊超級法相麵前,整個鑄劍城都已搖搖欲墜!

“大風起兮雲飛揚!”

劍魂竟然率先出手,魂劍淩天一指。

一道閃電竟然刺破黑夜,精準的落在了劍尖!

不僅如此,無儘劍意再度彙聚,對著月行歌便是風華一劍!

這一劍,神光湧動,虛空儘碎!

這一劍,天威難測,神魔俯首!

在劍魂出手的刹那,月行歌好似麵臨著神祇的懲罰!

死亡的威脅已充斥著他的內心,這一刻,他似乎已從瘋狂之中清醒!

不過眼前的驚天一劍,卻讓他陷入更大的瘋狂之中。

“不可能,我絕不會輸!”

月行歌終於出手,同樣恐怖的碎天斧狠狠落下!

兩道絕世神通碰撞在一起,無數人嚇得抱頭倒地,隻求能夠死得晚一點!

到了這一刻,他們終於理解了何為末日!

兩道力量碰撞的瞬間,強烈的光芒讓林天不得不抬手遮擋眼睛。

極致的光芒瘋狂湧入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林天躲在劍魂身後,並冇有感受到那股毀滅性的力量。

不過他也不清楚這一幕經曆了多久,刺眼的白光彷彿將他拖入到了一個未知的世界。

在這裡,冇有時間的概念!

也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個世紀,也許是一瞬間,他又回到了現實!

當他睜開眼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經消失了。

隻有月行歌倒在地上,口中不斷吐出金色的血液!

那兩尊恐怖的法相都已消散!

林天下意識摸了下自己的身體,意識感知到劍魂的瞬間,這才鬆了一口氣!

“老師,多謝了!”

林天發自真心的感謝,而劍魂隻是輕微地迴應了一聲,甚至聽不出他的情況。

見到對方不願多言,林天也收回了意識,轉而朝月行歌走了過去。

看到林天的這一刻,月行歌的眼中終於出現了恐懼。

他敗了,敗得是那麼的徹底,又是那麼的不甘!

“多行不義必自斃,上路吧!”

林天抬起青陽古劍,隻需要一揮手,月行歌的大好頭顱就得和身體搬家!

月行歌瞪大了眼睛,這一刻,林天從他的眼裡看到了害怕,還有對生命的留戀!

他想要開口求饒,但一開口,血液就流了出來,根本就說不出話。

“有什麼話,留著到下麵去說吧!”

對於要自己命的人,林天不會手軟。

對敵人寬容,就是對自己殘忍!

青陽古劍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在月行歌絕望的眼神中落下。

“林天,手下留情!”

眼看著青陽古劍已劃破月行歌的脖頸肌膚,卻硬生生地停了下來,因為求情之人是月如霜!

月行歌整個人癱軟在地,猶如一條死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