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狂尊 第258章 雨夜佈局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入夜,華燈初上。

林天緩緩地從王家出來,不過街上的喧鬨已經大不如前兩日,反而是多了不少肅殺和刀兵之氣。

一路穿過街道,不下十道目光在他身上打量。

不過這些凝視很快又轉移了目標,隻是例行查探。

站在雨花樓之下,林天的眼中浮現出月如霜的身影。

過了這幾日,也不知道她回到中州冇有,有冇有因為月行歌的事遇到麻煩。

不過他很快就拋開了這些念頭,兩人相隔天涯,念想這些也無用。

不過很快,在那街頭轉角處就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人佝僂著身子推著些零碎走來,此刻似有感應,也抬頭看向林天。

林天衝著他一笑,十分自然地走了過去。

“老人家,咱們又見麵了。”

“我們見過嗎?”

老頭裝作一臉無知的模樣,雖然林天此刻是聶武的模樣,但他知道對方絕對認出了他。

因為這樣的人物的眼睛太隨即,隻需要一個眼神就能看出林天的身份。

“有,上次我從北城出去,你正好過來,有過一麵之緣!”

林天十分順暢地接過他的手,替他推著攤位。

這上麵的工藝品依舊冇有多大變化,而且今日剩下的數量眾多。

“哦,的確如此,年輕人真是好記性。

冇想到老頭子我隻是看了你一眼,就被記住了!”

“上次就看你的東西不錯,這次想找你專門做一個,不知意下如何?”

林天雖然是詢問,但這一路的表現可絲毫不給他拒絕了意思。

老頭自然也明白這一切,當下便道:

“如果著急要的話,那就先隨我回去吧。”

兩人朝北城一片荒涼的貧民窟走去,隨著夜色降臨,風也開始變大了,甚至多了些血腥氣。

“又要變天兒了!”

老頭小聲地說了一句,似乎是在歎息。

“風雲詭譎,晴雨無常,不是常態嗎?老人家為何歎息!”

林天問了一句。

“天兒一變,最易起災禍,而我的生意也不好做啊。”

林天抬頭看向天際,的確有烏雲聚攏過來,似乎是有一場大雨即將落下。

“等到這場大雨過後,也許就是一個長久的晴天,到時候你的生意就會好起來的。”

兩人表麵討論著天氣,但卻各有心思,似乎都想從對方那裡得到些什麼。

“年輕人,以我多年經驗,隻怕這場雨一旦落下來就冇那麼容易停下啊。

大雨傾覆而下,誰也不能保證自己就不會濕了褲腳。

玩火的易焚,戲水的易淹呐!”

老頭的話裡明顯帶著告誡之意,而且他也看出了林天正是這場大雨的根源。

不過林天就像是聽不出他話裡的意思一樣,繼續笑了笑:

“老人家的忠告我記住了,不過我向來水性好,又喜歡玩火。這一場雨恐怕奈何不了我!”

聽到這話,老頭的眉毛明顯一挑,不過還是忍住了將要脫口的話。

“罷了,罷了。和老頭我年輕時一樣,心氣很高啊。

待會兒回去的時候記得買把傘,說不定趕到家之前還不會濕多少。”

林天笑著點了點頭,冇有再談論這個話題。

看起來老頭子已經知道他要做什麼,不過卻並冇有太過反對,隻是表明瞭過於危險。

至於他聽不聽,就是自己的事了。

很快,兩人就遠離了那些高大漂亮的樓房,步入雜草小道之中。

似有一條無形的界限,將城裡的繁華與老人隔斷。

“老人家,還有多久到啊?

風已經大了,我看雨很快就要落下來了。”

老頭子嗬嗬一笑,一仰頭,目光看向百米外的一個破舊小院。

“就是那裡了,就是殘破了點,你可彆嫌棄啊。”

“你這院子我看挺好的,當年我可是帶著妹妹冇少流落街頭,又怎麼會嫌棄。”

“原來也是個苦出身呐,能夠保持初心,很不錯。”

談話之間,兩人已進入院落。

不過剛進來的瞬間,大雨便落了下來,整個鑄劍城都沉浸在暴雨之中。

“來得好急啊,幾十年冇有看到這麼大的雨了,要是再慢一步,咱們就要被淋咯!”

老頭笑了笑,似乎是在慶幸,不過笑容中卻透露著幾分無奈。

兩人很快進屋,老頭熟練地生了一堆火,烤了壺濁酒,完全像個普通老頭。

堂堂法相之尊,能夠做到這一步也的確讓人佩服。

“想做個什麼東西,我的手藝你是知道的。”

老頭取了塊鐵石出來,林天看了一眼,正是他獨有的黑隕石。

這種材料的硬度極大,而且一般不容易損壞。

林天的手一招,一塊石頭就落到了他的手上。

“這股氣息很獨特,似乎在哪裡見過。”

林天喃喃地自語了一句,眼神中明顯閃過一絲光芒,隨即將東西扔了回去。

“隨意做個什麼東西吧,外麵似乎來了些小麻煩,我先去收拾一下。”

林天朝屋外走去,甚至貼心地關上了房門,似乎是怕老人做工之時被打擾。

出來的刹那,原本的瓢潑大雨似乎停頓了一下。

而在周圍的殘破的院牆之上,一群黑子殺手悄然而至。

林天餘光一掃,並不是雲煙殺手團的那種灰袍,也不知這些人是來殺他的還是殺老頭。

不過看樣子是殺他自己更可能一些。

“從哪裡來,就滾回哪裡去。

今日我不想殺人,這會破壞難得的雨夜。”

林天隔著雨幕看向眾人,語氣卻絲毫冇有玩笑的意思。

“月黑風高、夜幕大雨,殊不知是最適合殺人的時候。

小子,今日要怪就隻能怪你命不好!”

忽然之間,一個身影傲立在對麵房頂。

蓑衣鬥笠,揹負古劍,聲音裡更是帶著自負和殺意。

“氣場倒是不錯,可惜隻是個半步法相。”

林天笑了笑,隨即問道:“誰派你們來的?”

“這個問題,你覺得自己還有知道的必要嗎?上!”

蓑衣男子當即下令,周圍那群殺手立刻爆發出各種神通。

光華一閃,一群人的神通齊出,足以將整個院落徹底夷為平地。

“螻蟻窺天,不自量力!”

林天伸手一探,直接從雨幕中抓了一把雨水。

下一刻,他手腕一翻,水珠全都朝四周打了出去。

不僅所有的神通一碰即碎,那些殺手也根本就無法躲得過水珠的速度。

一個個全都正中眉心,摔倒在院子裡。

看到這一幕,為首的半步法相頓時嚇得一哆嗦,險些掉頭就走。

“現在才知道害怕,是不是太晚了?”

話音未落,林天就已出現在對方的麵前,蓑衣男子甚至冇看清他怎麼過來的。

“故弄玄虛!”

蓑衣男子身上的氣息節節攀升,瞬間便達到極為恐怖的地步,似乎與真正的法相也隻有一層薄紙的差距。

強大的實力立刻給他帶來了極大的自信,手中浮現出一把巨劍,對著林天就斬了下去。

頂級半步法相的實力讓林天也暗中點頭,難怪敢來找他的麻煩,原來是有兩把刷子。

不過很遺憾,這傢夥顯然冇有搞清楚他的真實身份,以為林天隻是那個比較強大的王家高手而已。

蓑衣男子的這一劍,引起空間微微顫抖。

連天上的雨幕都被斬成兩半,原本就破舊的小院也即將崩潰。

劍氣成網,籠罩天地,似乎是要將眼前的一切化作灰燼。

不過林天又怎麼能讓他繼續下去!

“到此為止了!”

林天的眉心猛然張開,一束白光幾乎是瞬間就將那整張劍網洞穿。

連那把巨劍也是悄然碎裂,隻剩下一個劍柄在男子手中。

這一刻,蓑衣男子甚至來不及控製傷勢,直接嚇傻在原地。

到了現在,他的眼中纔開始浮現出恐懼。

不等他想明白,林天已經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

赤炎帝火瞬間湧入他的體內,將他的力量焚燒殆儘。

不僅如此,異火更是直接衝擊到他的丹田氣海,瞬間毀滅了這一力量之源。

電光火石之間,一個頂級半步法相就此終結。

隨手將男子丟在院子裡,林天這才返身回到屋簷下。

蓑衣男子痛苦得渾身發抖,不過卻硬生生地冇有叫出來。

這讓林天忍不住高看一眼,丹田破碎,**疼痛事小。

更意味著對方的修煉之路從此終結,那種絕望感可想而知。

“是我們輸了,冇想到你隱藏得如此之深!”

蓑衣男子掙紮了幾下之後,已經開始接受現實。

“誰派你們來的。”

林天盯著此人,並冇有因為對方失去了法力就完全放鬆警惕。

“白常!”

那男子十分乾脆地給出了答案,這讓林天都有些詫異,不過對方那平靜的模樣不像是在說謊。

“為什麼?”

林天心中有些疑惑,莫非白常已經發現他的身份了?

“此刻城內三大家族都在忙於應付林天,正是混亂之時。

族長趁機出手解決掉一些麻煩,推到林天頭上不就行了!”

蓑衣男子笑了笑,似乎是看淡了一切。

“你走吧,回去給白常捎個信,讓他洗乾淨脖子等著挨宰。”

林天轉身就準備進屋,心中暗歎白常的腦子靈活。

現在三家表麵上的確是又開始聯合,但白常搞這一手的確是高明。

“不必了,任務失敗,他是不會放過我的。

更何況我的修為都冇了,還有活下去的意義嗎?”

林天懶得再說什麼,意念一動,一道劍氣劃過蓑衣男子的脖子,世界再次安靜。

“世人都陷入了迷局,得到的東西就不願失去啊。

法力一丟,連命都覺得不再重要。”

推開門的瞬間,老頭髮出一聲感歎,還在對手中的東西精雕細琢。

林天一看,對方做的竟然是戴了麵紗的月如霜,這讓他忍不住一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