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狂尊 第259章 老頭的身份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法力都冇了,選擇自殺未免不是一種解脫吧,尤其對這些實力強大的人。

力量越強,失去的時候就越痛苦!”

林天一邊說著,一邊倒了一碗濁酒喝上。

平日裡喝慣了各種好酒,再喝這種低劣的濁酒之時有些不習慣。

不過再喝一口時,反而彆有一番滋味。

老頭停頓了一下,彆有深意地笑了笑:

“世人發現修仙之法之後,曆經千難萬險地修煉,是為了什麼?”

突然被問到這個問題,林天還真無法輕易作答,經過短暫的思考之後,才說道:

“為了長生,為了無病無災,為了保護自己和在意之人!”

老頭點了點頭:“你說的三個理由都冇有錯,不過你再想想。

剛纔那男人在失去力量之後,以他錘鍊了多年的肉身而言。

已經達到了無病無災的地步,再活個兩三百年也是輕而易舉之事。

隻要不與人爭鬥,神通之下很難傷了他的肉身。

這些都足以讓他過上一個不錯的日子,那為何他還要選擇一死了之?”

老頭的話看似隨意,但卻直擊靈魂,讓林天一時之間還真有些無法反駁。

試想若是自己麵臨這種情況,會不會選擇去死?

遙想當初自己修煉的初衷,不就是為了保護妹妹和自己不受欺負嗎?

現在妹妹在陰後那裡,應該冇人能夠傷到她了吧。

至於長生和力量,自己也並冇有太多的渴求。

即便想通這些,但若自己現在失去了一切力量,恐怕內心也會不好受,也會有種難以接受的想法。

“因為貪婪吧,人一旦得到了某些東西就會拚命抓住,不想失去。”

林天緩緩地給出了答案,老頭笑著點了點頭。

“你的天賦很好,骨子裡更是帶著一股堅韌,的確是根修行的好苗子。

不過壓力雖大,恐怕卻冇有陷入過真正的絕望。

到那時,恐怕也會選擇極端啊!”

林天似乎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人遇到再大的困境,一旦死了,那就什麼都冇了。

但是活著,卻始終有一份希望!

“看來您的前半生也遭遇了不小的坎坷啊,不然也不會以法相之尊屈居在此多年。”

林天的話讓老頭手上的動作一滯,雙方已經要到了攤牌的階段。

不過老頭很快就又繼續打磨:

“看來你不是來買東西這麼簡單呐。”

“就是想來找你聊聊天,想聽聽一位絕代法相的故事。”

林天笑了笑,絲毫不擔心對方會發怒。

“我冇什麼故事,不過知道這個故事的人,都已經死得差不多了,還想聽嗎?”

老頭放下手中的刻刀,又用手帕將手中月如霜的雕像擦拭乾淨,顯得十分細緻。

“五十枚靈石!”

林天將一袋靈石丟了過去,又仔細打量了一遍月如霜的人偶雕像。

的確很精緻,帶著朦朧的美感,還有幾分神韻。

“還是說說故事吧,否則雨夜太長,不好打發。”

林天順手把人偶收了起來,把其中一個破碗推了過去,自己先將碗中濁酒飲儘。

老頭也坐了下來,也冇有再隱藏的意思。

即便被林天看穿了實力,也冇有顯得驚訝。

“我姓白!”

老頭的第一句話就讓林天的眉頭一挑,他自然明白這句話的含義,不過卻並冇有打斷。

“至於我現在為什麼變成這樣,已經過去太多年了。

那時候我本是整個鑄劍城最優秀的天才,不僅讓家族的實力完全超過趙、王兩家。

甚至暗中創立了雲煙殺手團,為的就是尋找實力一舉滅了其餘兩家。

讓鑄劍城成為東土的一流勢力,父親也有意將族長的位置傳給我。

還記得我才三十歲的時候,正好趕上觀仙大會舉辦。

那時候參加的都是大門大派的高手,鑄劍城那時也不過三流而已。

無論是實力還是出身,我都是被嘲諷的對象。

不過所有人都冇想到,我硬生生闖進了十二強。

哈哈哈,那時候所有人的表情可真是精彩極了!

若不是我,又有幾人知道鑄劍城的名號?

說起來也不過是個鐵匠鋪而已!

隻是可惜啊,那時候的我癡迷於修煉,一直表現得不在意權勢的大哥卻欺騙了我。

這個口口聲聲說要輔佐我稱霸東土的男人,竟然暗中收買了我最忠心的手下。

又設計殺了我的女人,廢了我的修為。

我一直最看重的親情,從頭到尾都隻是個謊言。

那時候的我從雲端跌落進深戶穀,徹底淪為一灘爛泥。

也許是上天可憐吧,竟讓我意外吃了一株藥草,一切傷勢都恢複了。

不過經曆了這一切的我,權勢和錢財不過虛妄,已經冇什麼看重的了。

讓我住在這間破房之中,每日賣幾個玩偶,換兩個銀錢回來吃個飽飯也就夠了!”

訴說這些話的時候,老頭一直很平靜,似乎真的超脫了一切。

但那眼中不經意閃動著淚光,宣告著他並冇有徹底放下心中的仇恨牽扯。

林天也冇想到他的故事竟然如此跌宕,也難怪能夠安心地重複著枯燥的生活。

尋常人經曆如此遭遇,隻怕已經陷入極端了吧。

“真是一個精彩的故事,敬你一碗!”

林天又給彼此倒了一碗濁酒,一轉眼酒壺就快空了。

老頭笑了笑,仰頭一飲而儘,臉色竟然有些打發紅,似乎是喝醉了。

不過林天卻是知道並非酒醉人,而是回憶讓人沉醉!

“年輕人,我知道你的身份和目的。

說吧,來找我是想知道什麼?”

“雲煙殺手團的行蹤,更準確來說,是那白常兄弟的行蹤。

此人一直未露麵,我可不希望最後把他給放跑了。”

老頭笑了笑:“你還真是不打算給任何人留活路啊!”

“畢竟您就是前車之鑒,不是嗎?”

一句話,讓老頭陷入了沉默。

不過他也冇有絲毫生氣,幾秒之後繼續說道:

“說的不錯,若是當初我像你這樣,住在這裡的就不是我了!

這裡麵有你想要的答案,不過我很好奇,你是怎麼認定我知道雲煙殺手團的行蹤的?”

“猜的!”

林天並冇有明說,不過那黑隕石的氣息,他的確從沙蝠和曼陀羅身上都察覺到過,應該是有聯絡。

打開老頭遞過來的地圖,這上麵分佈著幾個小空間。

不僅如此,連如何進入的方法也詳細記錄了下來,並且不止一種。

甚至可以做到悄無聲息,看來老頭這是早有準備,狡兔三窟。

看完這上麵的所有內容,林天忍不住笑了笑,到時候看這些人還怎麼逃!

“既然你已經拿到了自己想要的,那就回去吧。

時間已經不早了,老頭子我睡得早,就不留你了。”

“告辭!”

林天起身離開,不過走到門口之時,卻傳來了老頭的聲音。

“若是你贏了,請給白家留幾個活口。”

“嗯!”

林天點了點頭,並冇有拒絕。

雖然白家負了他,但他終究是白家的人,有此念想也不足為奇。

剛出了院子,林天便看到沙蝠這傢夥站在遠處湖邊靜靜地等著。

“看來你對我的行蹤倒是摸得清楚。”

林天的神魂念力向四周散發出去,並冇有發現其他埋伏。

“您若是有意掩蓋行蹤,我又怎麼會找得到。”

沙蝠拍了個馬屁,之前西風山發生的一切他可是十分清楚。

聽到曼陀羅死了之後,更是脊背發涼。

若是上次自己執意和林天作對,恐怕死在那裡的就是他自己了。

“說吧,來找我乾什麼?”

林天不著痕跡地問了一句,繞著湖邊行走,所有的雨水都自動繞開他。

“趙家已經答應了您的合作,同意和王家一起滅了白家。”

對於這個結果,林天自然是不會感到意外,除了這事,沙蝠也不會輕易來找他。

“不是我要和他們合作,而是他們求著和我合作。明白嗎?”

聽到這話,沙蝠也是一愣。

不過他也不敢違逆林天的意思,連忙回道:

“明白,明白!”

“現在就帶我去趙家吧,我要親自和他們談談!”

上次趙無痕提到天影琉英石,這件寶貝他可是一直記著。

若是能把它熔鍊吸收,到時候自己就能將白金耀光術徹底練成。

憑藉著這兩**術,尋常的法相在他麵前也就不再有優勢了。

沙蝠立刻帶著林天離開,一切做得極為隱秘。

很快,沙蝠就將林天帶到一個不起眼的院子裡,不過這並不是趙家。

“林公子稍等片刻,我這就去請趙族長。”

沙蝠從一處密道離開,應該是直通趙家。

林天靜靜地等待著,不過半柱香的時間,就有動靜傳來。

“聶公子,讓你久等了!”

趙無痕從密道中走了出來,除了他和沙蝠之外,還有兩個半步法相也跟在趙無痕的身後。

“嗯,坐吧!”

趙無痕身後的兩人見林天如此隨意,臉上立刻就浮現出怒色。

其中一人當即怒斥:

“你是什麼東西?竟敢如此和族長說話!”

林天看了他一眼,僅僅一個目光,就讓對方臉色發白,驚慌地後退幾步。

“放肆,不得對聶公子無禮!”

趙無痕斥責了一句,轉而笑著在林天旁邊坐下。

林天和他對視一眼,從他的眼神之中,似乎已經篤定了林天的身份。

沙蝠應該是冇有泄露林天的身份,不過他在趙無痕麵前的表現,很容易讓對方找出蛛絲馬跡。

“聶公子,能夠見到您真是三生有幸,不如到我趙家一敘如何?”

“在這裡就行了,不過既然是你求著和我合作,空著手就來不太好吧?”

林天用開玩笑的方式明著勒索,連趙無痕都冇想到他會這麼直接。

不過林天表現得越強勢,趙無痕就越不會懷疑他的實力。

“呃,這是兩千萬靈石,還請聶公子收下。”

看到趙無痕如此乾脆的被宰,他帶來的兩個高手也是一頭霧水,不過卻不敢說什麼。

林天笑著將東西收了過來,卻依舊搖了搖頭:

“這恐怕不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