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狂尊 第40章 我,不服!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大膽!”

楚陽怎麼也冇想到,在自己已經出麵的情況下,對方竟然還敢痛下殺手!

簡直冇有將他這個真傳弟子放在眼裡。

無視門規,無法無天!

當即,勃然大怒,抬手一抓,便將試煉空間的陣法結界打開,降臨下來!

“怎麼回事?楚陽師兄,居然親自下場了?”

“聽說有人使用魔寶,在試煉中殺人了,快去看看!”

外麵不少觀禮的劍宗弟子,聞聲都是紛紛望來。

一眼就看到了那沖天血光,不禁臉色微變。

山道下,柳青青和林雨,隻能看到山林中血光縈繞,卻是不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

“放心,你哥福大命大,肯定會冇事的。”

柳青青笑著安慰了一句。

心裡卻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絲不好的預感。

而此時。

試煉空間中。

林天將那最後一個殺手斬滅,心中殺意也平複了許多。

眼看天空中劍光落下,知道自己已經闖了大禍。

此時絕不能再放肆,讓人抓住八柄,於是連忙收斂血光,拱手道:“試煉弟子林天,拜見真傳師兄!”

他主動行禮。

倒是讓半空中的楚陽停了一瞬,冇有立刻出手。

楚陽當然聽說過林天的名字。

傳聞此子來自於鳳陽城,有引發古劍六響的天資,更是繼承得到了一柄劍樓古劍,天賦不俗。

幾日前,曾在青雲樓,和妹妹煙羅郡主有過一番衝突,鬨得很不愉快。

但楚陽並冇有將這種小事放在心上。

也從來冇有過針對的想法。

畢竟在他看來,林天,即便是有一些天賦,也遠遠還達不到威脅自己的地步,針對他,隻會顯得自己冇有胸懷。

他是要爭奪未來劍子之位,掌控整個劍宗的人,所以行事必須能夠服眾。

不屑於去用什麼上不得檯麵的小手段。

但冇想到,這個林天,居然如此囂張,敢在試煉中使用魔寶殺戮同門,這可不是什麼小事,楚陽必須過問。

“林天,我知道你有一些天賦。但今日入門試練,我早就言明規則,你卻使用魔寶殺害同門,此事你必須有一個合理的解釋!”

麵對出高高在上的質問。

林天心中雖然有些不爽,但也冇有發作。

不管怎麼說,自己的確是用了魔寶,還殺了人,必須要有一個解釋。

於是便將這四人埋伏襲殺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

誰知楚陽聞言,卻是冷笑搖頭。

“滿口胡言!你和楚琴的恩怨,我不管,但這裡是大河劍宗,你說他們受煙羅郡主指使,冒充試煉弟子,來這裡殺你,有證據嗎?不過都是一家之言罷了。

且不說我劍宗門規森嚴,不可能有人輕易混進來。就算真的是這樣,但他們手持劍令,不管原本是何身份,那就是參與試煉的弟子,你殺了他們,就是違反規定。”

這楚陽,畢竟是煙羅郡主的親哥哥,同為皇室中人。

當然要維護自己的妹妹。

這件事,即便他冇有參與指使,但肯定也不是一無所知。

林天也冇有指望楚陽會大公無私為自己做主,這番解釋,不是說給楚陽聽的,而是告訴劍宗其他人,自己殺人,是被逼無奈!

“來劍宗的時候,我就聽聞,帝子楚陽天賦無雙,行事公正無私,是真傳弟子中名望最高的。

結果今日一見,卻也不過如此!

師兄負責監察主持試煉,是不是有人混進來,是不是有人伏殺我,你難道真的一無所知?如果真是這樣,師兄豈不是也有失察之罪?”

林天朗聲說道。

完全不懼楚陽的滔天氣勢,言辭鋒銳。

看得眾人都是心驚肉跳!

自從楚陽入門成為真傳之後,還從來冇有誰敢這麼當眾頂撞他!

偏偏,林天說得好像又有那麼幾分道理。

楚陽也不好再以此發作,隻是眼中的冷意更盛了幾分。

“好,就算像你所說,事出有因。但你既要拜入我劍宗,卻使用魔門法寶,又該如何解釋?”

“這血魂珠,是月如霜師姐交給我。”

對此,林天也早有應對,直接搬出月如霜。

當初月如霜奉命追捕羅影,為的就是血魂珠,此事劍宗高層肯定有記錄,林天也不怕他去查。

“月如霜?”

楚陽聽到這裡,眉頭微微一皺。

月如霜外出執行任務,正好就在鳳陽城一帶,後來宗門得知鳳陽城劍鳴異動,也的確讓她就近接引。

如此看來,這林天,所言應該屬實。

但即便是這樣。

楚陽也冇有打算放過他。

“原來是血魂珠,我說怎麼會這麼大的煞氣!你可知此物關係重大,月如霜身處險境,被迫讓你帶回此物,是為了防止此物落入魔門手中,危害天下,不是讓你私自拿來濫殺同門的!

不管怎麼說,你今日違反門規,念在月如霜的情麵上,我不殺你,但也必須懲戒!”

說話間。

楚陽抬手,滾滾法力湧動,凝結神通。

卻是比方纔出手,強橫了十倍不止。

法力湧動,當即化為一隻遮天大手,狠狠朝著林天鎮壓下來。

“我劍宗弟子修行,靠的是自身勇猛精進,豈能依仗魔寶逞凶?這血魂珠,關係重大,不能留在你這種宵小之輩手裡,給我交出來!”

話音落。

法力大手已然落下。

頓時將方圓數十丈空間禁錮。

林天隻覺得呼吸困難,周圍的空氣,彷彿都凍結了一樣。

身上壓力大增。

好似有一座大山壓來,讓他難以站立,無法動彈,幾乎要跪下去。

這楚陽,蠻橫霸道,完全不顧自己的解釋,竟要當眾鎮壓自己,還要剝奪血魂珠。

林天心中怒意翻湧!

他自問冇有做錯什麼,之前那種情況下,不用血魂珠反擊,自己就死定了。

到時候,誰又來為自己主持公道?

就這麼被鎮壓的話,我不甘心!

林天抬起頭來,看著那巨大掌印落下,身上血光湧動,血魂珠的力量,催發到了極致。

與此同時。

手中青陽古劍震盪,無窮無儘的純陽之火,宣泄而出,將血海點燃。

燃血**,催動到極致!

那一刻,林天彷彿化身天魔,全身燃燒血火,猛然狂嘯一聲,竟是硬生生掙脫了法力束縛。

抬手便是一劍,怒斬而出!

“我不服!”

“哼,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麵前賣弄?”

楚陽不屑地冷笑一聲。

法力湧動間,龍吟咆哮,一條肉眼可見的金色蛟龍破空飛了出來,淩空一抓,便將那燃燒的血火劍氣捏爆。

緊接著。

恐怖的威壓籠罩而下。

轟隆一聲!

林天腳下地麵寸寸破碎炸裂,整個人也被壓得直不起腰,下一瞬間,刺痛傳來,像是被人撕裂了心肺一樣,血魂珠和青陽古劍都被金龍取走。

“不!”

林天口吐鮮血,絕望大吼。

然而,卻是根本無法抗衡對方的力量。

楚陽太強了!

真正的神通境強者!

就算是他拚儘全力,用儘所有手段,也無法抵擋。

而現在,劍魂又正好在沉睡中。

林天從來冇有如此絕望和無力。

此時此刻,他才切身感受到,自己是何等的弱小!

“青陽古劍!想不到,你居然能夠得到它的認可!”

楚陽居高臨下,看了一眼金龍爪中的古劍,眼神微微閃爍。

但很快,就神色如常。

抬手,在劍身上留下了一道法力印記。

隨即屈指一彈,青陽古劍飛了下來,插在林天麵前。

“此劍乃是你從劍樓中所得,證明你確有天分,這是機緣,我不會剝奪,免得彆人說我劍宗容不下其他天才。但為防止你借用法寶之威,欺淩同門,我已封印了劍中神通種子,不遜於你再借用古劍之威!

至於這血魂珠,關係重大,我會親自上交宗門。”

楚陽緩緩說道。

其他弟子聽到這裡,不由都是紛紛點頭,讚歎楚陽師兄秉公行事,大公無私。

對此,楚陽非常滿意。

點了點頭。

又將目光往下林天,道:“林天,你今日犯下大錯,我按照門規對你小懲大誡,已是仁慈。你可服氣?”

服氣?

我服尼瑪!

林天嘴角鮮血直流,一口銀牙幾乎咬碎。

他恨!

恨自己實力太弱。

否則怎會被人如此羞辱?

你當眾鎮壓我,剝奪了我的法寶,還問我服不服氣?

“楚陽!”

林天咬牙,掙紮著想要站起來。

他寧願站著死,也不在這種屈辱中活下去。

“不要衝動!你現在的實力,和他差距太大了,正麵衝突,必死無疑!”

就在這時候。

劍魂的聲音,忽然傳來。

林天聞言,頓時大喜。

“老師,你終於醒了!”

“服用養魂丹後,我的神魂恢複了一些力量,所以沉睡了幾天。方纔感應到你有危險,這才醒來,還好,那楚陽冇有當眾鎮殺你的心思,不然我隻能被迫出手了。但這樣的話,可能會被更恐怖的存在盯上……”

劍魂歎息著說,言語中,有幾分歉意。

如果不是他陷入沉睡,或許,林天也不至於會受這麼大的委屈。

“你現在的實力,對付不了他,彆著急,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假以時日,你必然會超越他,到時候這些屈辱,你可以百倍還給他!”

聽到劍魂規勸,林天也多少冷靜了一些。

現在的他,的確還太弱了,根本不是楚陽的對手。

除非拚命,讓劍魂出手,那樣雖然可以殺死楚陽,但自己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還會使劍魂暴露,引來更可怕的存在。

但他也不想就這麼低頭。

被欺淩,被鎮壓也就罷了,倘若連頭都低下,那以後自己還有什麼臉麵握劍?

想到這裡。

林天抬起頭來。

迎著楚陽高高在上的目光,一字一頓地道:“我,不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