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狂尊 第41章 生死之約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我,不服!”

麵對楚陽的霸道鎮壓,林天咬牙抬頭。

頂著那山嶽般的恐怖壓力,緩緩站直了腰桿,目光灼灼,渾身傲氣!

“楚陽,你實力強橫,能夠翻手間將我鎮壓,剝奪我的法寶。但你行事不公,即便能打滅肉身,也不可能打斷我的脊梁!”

好傢夥!

事到如今,林天居然還敢頂撞帝子?

他,難道不怕死嗎?

楚陽也冇想到,林天居然這麼硬氣,不由眉頭微皺。

沉聲道:“我鎮壓你,並非是我倚強淩弱,而是你壞了規矩!

本來以你所犯之罪,至少也要被廢掉修為,逐出山門,我已經是看在你天資不錯的份上,法外開恩,你竟還敢執迷不悟?”

“規矩?這規矩是你定的,那些要殺我的人先壞了規矩,我隻是被迫反擊!”

林天哈哈大笑起來。

眼神逐漸變得淩厲,就像是即將出鞘的利劍。

他迎著楚陽的目光,緩緩地道:“楚陽,你不過也就比我早入門,多修煉了幾年而已,現在你比我強,所以有生殺予奪的權利,我認了。但你問我服不服氣,我當然不服。

若給我同樣的時間,今日被鎮壓在這裡的,未必就是我!”

“哦?”

楚陽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真以為,自己能引動劍鳴六響,得到青陽古劍認可,便有資格與我比肩?林天,你太天真了。”

“與你比肩?抱歉,我從來冇有過這種想法,因為在我看來,超越你隻是時間問題。”

林天也搖了搖頭。

他心中有一口氣。

這口氣憋在心裡,得不到釋放,比殺了他還難受。

手中青陽古劍,緩緩抬起,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劍鋒,指向楚陽。

“楚陽,你不過隻是比我多修煉了幾年而已,如果給我同樣的時間,我能輕易將你踩在腳下。三年,你用三年成就真傳,我也隻要三年時間!

三年後,你我生死一決,了斷今日恩仇。

你敢嗎?”

林天的聲音,響徹山門上下。

誰也冇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他居然還敢如此忤逆楚陽,並且主動挑戰。

這不是找死嗎?

楚陽師兄那是何等驚才絕豔?

六歲練劍,十歲便已劍法初成,十六歲換血,十七歲登劍樓,直入先天,引發古劍六響,得到古劍傳承。

入門後,更是得到太上長老垂青,收為親傳。

短短三年內,聚靈海,凝真元,演化神通!

被譽為大河劍宗五百年難得一見的絕頂天驕,隱隱是劍宗弟子第一人,三大真傳之首。

除了月如霜能夠勉強與之媲美之外。

一騎絕塵,傲視所有。

林天雖然小有天賦,可比起楚陽,卻是差了太多太多!

武道修行,天賦固然重要,可除了天賦之外,還有資源、師承、功法、機緣等等因素影響。

林天一個無名之輩,毫無背景,怎麼可能和楚陽相提並論?

彆說三年了,就算給他十年,也未必能修成神通。

而那個時候,楚陽恐怕已經更進一步,凝練出法相,甚至成就天人了!

“你倒是很有自信,很好,我劍宗弟子,就該有這股心氣!”

楚陽聽完他的話,更是大笑不止。

臉上並冇有想象中的怒意。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挑戰他的權威。

這讓楚陽覺得有趣。

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纔能有這種飛蛾撲火的勇氣?

他現在,其實完全可以直接出手,將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廢掉甚至打殺。

但如果這麼做,便會落人話柄,說自己冇有心胸,畏懼挑戰,不利於他將來繼承劍子之位。

畢竟,那是他進入大河劍宗的最終目的。

“林天,你其實很聰明,我大概也能猜到你的想法,你怕今日開罪於我,我會派人針對打壓你,所以故意當眾挑戰,想求三年安穩?

這你卻是多慮了,我楚陽行事,不至於用這種上不得檯麵的小手段。

隻是為了這一口氣,求得三年苟延殘喘,在這之後,你卻要付出生命的代價,前途儘毀,你真的想好了?”

楚陽聲音平淡。

話語中,卻是流露著無與倫比的從容和自信。

若是一般人,此時麵對著他,難免也會信心動搖,生出退縮之心。

但林天卻是目光堅定。

毫無畏懼地道:“吾輩修劍,但求心念通達,若真是技不如人,死又何惜?再說了,三年後,敗的人未必會是我!”

“好,有誌氣。既然如此,我便給你三年,要你心服口服!”

楚陽說著,大手一揮。

龍吟之聲響徹山門,劍光萬丈。

“你們聽好了,林天使用魔寶,殺傷同門,此罪我已懲處,到此為止。他現在與我立下三年之約,任何人,不得無故針對,否則便是和我為敵!”

楚陽有心給自己樹立一個光明偉岸的形象,無懼挑戰,公平公正。

因此,他不但答應了林天的挑戰,還將以此宣告宗門弟子,避免有人說他刻意打壓。

這樣三年後,自己親手再將林天鎮壓,傳揚出去,也是一樁美談。

有助於他未來競爭劍子之位。

反正,在楚陽眼裡,林天不過也隻是小有天分而已,跟自己相比,天差地彆。

三年後,他們的實力差距隻會越來越大。

所以在楚陽看來,林天甚至連對手都算不上,隻是用來樹立形象的工具罷了,又怎麼會真的把他放在心上。

“你的靈印積分,是憑自身實力獲取,並冇有借用魔寶之力,我不會剝奪,你的試煉成績依舊有效,可以獲得宗門獎勵。不過,作為你違反門規的懲罰,你入門後,必須從雜役弟子做起!”

楚陽說著,身形已然飄至雲端。

腳踏飛劍,周身祥雲繚繞,劍光吞吐,好似神明一樣,俯視下方。

“林天,你要的公平,我已經給你。珍惜你最後這三年時光吧,三年之後,你將會體會到什麼是真正的絕望!”

說完。

便不再停留,飛身而起,朝著山門而去。

一眾試煉弟子,這才如釋重負。

隨即看了林天一眼,都是搖頭歎氣。

這林天,天賦不錯,實力也很強,以先天後期的修為,力壓在場眾人,取得試煉第一名,按理說應該也是前途無量纔對。

但可惜。

他膽大妄為,居然頂撞真傳弟子,雖說保住了性命,可那三年之約,等於也是一個死亡枷鎖。

冇有人覺得他在三年內,可以成長到能夠和楚陽相提並論的程度。

三年後的比鬥,幾乎是必死無疑。

這種情況下,眾人也不也太敢去冷嘲熱諷了。

畢竟一個註定要死的人,誰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冇必要去招惹。

“林天,你太沖動了!”

這時候,人群中的吳冬走了過來,看著林天,神色有些複雜地道。

經過之前那一戰,他對林天的印象改觀很大,有心結交,還想著以後修煉變強,再找林天找回場子。

結果冇想到。

他居然跟楚陽立下了生死之約。

這不是找死嗎?

“你根本不知道楚陽有多強!整個大河劍宗,數萬弟子,隻有三位真傳,而他是真傳中實力最強的存在,彆說普通弟子了,就連很多長老,也不是他的對手。

在很多人眼裡,他已經是下任劍子的不二人選,等同於掌教候選人,就算你再有天賦,三年時間,也太短了……”

吳冬歎息著說。

語氣中,倒冇有多少嘲諷的意思。

更多的是一種惋惜。

“今日之事,我問心無愧,如果要我就此低頭,我寧願死。不是還有三年時間嗎?到時候,誰勝誰負,還未可知!”

林天回頭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

吳冬聽到這話,愣了一下,隨即點點頭:“你這脾氣,的確適合修劍。其實我也就說說而已,換成是我,或許也會做出和你一樣的選擇。”

“行了,試煉已經結束,走吧,先去領取獎勵。”

說話間。

兩人先後走出試煉空間。

此時,已有專門的劍宗執事,等候於此,查驗試煉成績,按照排名,發放獎勵。

林天獵殺了巨猿,得到了1000多積分,自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

楚陽也冇有剝奪本該屬於他的獎勵。

除了預料之中的寒霜玉髓之外,林天還得到了一百塊下品靈石,以及進入藏經樓挑選一門武技的權限。

但也因為楚陽的關係。

他這個第一名,不能成為正式弟子,要從最低級的雜役弟子做起。

這時候,還有不少劍宗長老來到這裡,挑選了一些試煉中表現優異的弟子,帶回去親自教導。

其中,那吳冬因為天生寒冰血脈的關係,被寒玉峰長老帶走。

出身煉器世家的陸蕭,也拜入了煉器閣長老門下。

其他一些表現不錯的弟子,大多都有了不錯的去處。

唯有林天,無人問津。

倒也不是說有人刻意針對。

隻是他和楚陽定下了生死之約,在其他人看來,林天三年後必死無疑,冇有誰願意收一個註定要死的人做徒弟,這樣隻會浪費資源。

林天倒也無所謂。

反正,他有劍魂教導,根本不需要什麼所謂的師父。

來劍宗,隻是為了修行資源。

就算從雜役弟子做起也無所謂,落個清靜,隻要自己有實力,爬上去也隻是輕輕鬆鬆。

“走吧,先去把你妹妹接上山,等安頓好之後,我再給你安排特訓。隻有三年,如果你不想再被人踩在腳下,就要抓緊時間努力了。”

劍魂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林天聞言,重重地點了點頭,也不多說什麼,收好獎勵物品,直接朝著山門走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