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狂尊 第476章 煉化內丹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也不知昏睡了多久,隱約傳來幾聲刺耳的嘈雜,林天這才緩緩地甦醒過來。

眼前是一堆燃燒的篝火,正劈裡啪啦地爆出一些火星。

在他的對麵則是靜靜打坐的血蒙,而兩人卻身處以前黑暗之中,頭頂幾十米高處密集的樹枝遮擋住月光。

偶爾幾處稀疏的枝葉之間,機率月光灑落下來,遠處幽藍色的世界寧靜而美好。

林天從倚靠的樹乾上坐了起來,同時將蓋在自己身上的野獸毛皮拿開,感覺精神好多了。

感受到林天甦醒,血蒙也睜開了雙眼:

“看來你做了個好夢,是夢到心上人了吧!”

血蒙的語氣變得柔和下來,和之前那爆烈的狀態完全無法對此。

林天笑了笑,剛纔的確是夢到了一個女人,尤其是睜眼看到林間月光的一刹,更是以為她就出現在麵前。

“這還得多謝你蓋得被子,還挺暖和的,這是什麼妖獸的皮毛?”

雖然以林天的境界已不懼寒熱,不過在虛弱之時烤著火堆蓋著一條暖和的被子還是不錯的。

“星鹿,那些傢夥的法力強大不過性情卻很溫和,等你見了它們的模樣一定會很喜歡的。”

“是嗎?不過我更想試試用它們做的烤肉如何!”

“這個簡單,現在做也不晚!”

血蒙說乾就乾,很快就去將之前獵殺的星鹿的搬了回來,直接烤了兩條鹿腿。

兩人也開始閒聊起來,彼此之間也都纔剛剛從虛弱狀態緩過來,如同老友一樣在篝火旁回味著生活。

這倒並非是兩人變得有多熟悉,隻不過是彼此都想在短暫地停留在這一處寧靜之中。

對於血蒙驚訝於自己的詭異實力,林天也將自己的一些經曆粗略講了講。

隻不過很多重點都是一筆帶過,對方也不會深入過問。

即便如此,血蒙也是吃驚不已。

想不到他竟然是東州的小地方一步步走過來,還以為他是某箇中州頂級大族的天才。

林天二人這一談便是許久,連烤肉都已經差不多了。

看到血蒙就要開始分食,林天卻阻止了他,拿出自己很久冇用上的一些調料添了上去,同時將一套罈美酒遞了過去。

“現在再吃,再嚐嚐我這美酒如何。”

血蒙自然不會客氣,猛然一口吃掉幾斤烤肉,又一口氣乾掉半罈美酒,這才滿意地出了一口氣。

“果然是人間美味,比我們獸族講究多了。

現在我也相信了你的經曆,那些貴公子可不會這一手!”

林天也笑了笑,現在他也不必要擔心身份暴露,在殺了柳方之後這件事恐怕就瞞不住了。

“我也隻不過是稍微學了一點手藝而已,比起那些大廚可差遠了,日後若是有機會你可以去見識見識。”

“嗯,有道理。不過我對你的另一件事倒是更感興趣,不知可否解答一二。”

“問吧!”

林天冇有拒絕,既然對方問了,那就有把握他會回答。

“你是如何得罪柳家的,竟然讓他們不惜花費力氣滿世界抓你!”

聽到這個問題,林天心中咯噔一下。

他記得那柳方纔到柳驛傳達這個訊息,怎麼連血蒙都知道了?

這種詭異的傳播速度著實恐怖,讓人脊背發寒。

“你是怎麼知道這個訊息的?”

麵對林天銳利地眼神,血蒙卻並不在意:

“柳家的人都已將你的訊息散佈出來,整個北疆南域應該都知道了這件事,算不上什麼秘密吧?”

林天陷入沉思,不過血蒙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他放鬆下來:

“不過你也不必擔心,柳家的勢力再大,在北疆也是一文不值。

何況我族與他們更是死敵,你不必擔心我會把你供出去!”

麵對血蒙的坦誠,林天也不會將紅章的事說出去。

雖然他還不太清楚這東西的具體作用,不過從先前自己的經曆就足以證明這東西的不凡。

“和那柳家大公子看上的女人沾上了關係,懂了嗎?”

林天用半開玩笑的方式說著,那柳家要乾掉他也的確有這方麵的些許原因吧。

這下血蒙的眼神有了些變化,他冇想到林天竟然是如此離奇的原因遭到追殺,忍不住暗暗豎起了大拇指。

“想不到你還是個情種,果然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呐!”

不過林天卻並不想在這些話題上繼續下去,他主動挑出自己和柳家的矛盾,也隻不過是想要讓對方清楚彼此之間有著共同的敵人。

“既然我已回答了你的問題,可否告訴我那柳君玄為何要殺你們的聖主?

神話之下皆螻蟻,那樣的強者不該輕易就隕落吧?”

林天在聽到柳君玄一招滅殺神話之時,心中也是無比震驚,而且殺的還是一位擁有帝器的聖主!

神話境高手有多恐怖他可是領教過的,即便是他有帝器在手依舊冇有絲毫轉圜餘地。

“不過是用了卑劣手段罷了,一群狡詐之徒生出的兒子更為甚之。”

說起這件事,血矇眼中依舊帶著強烈的不甘,不過在喝完一罈酒之後情緒明顯控製下來。

“那柳君玄雖然卑劣了一些,但的確是個天才。

足足留下三百道天痕算得上前無古人,不過靠這一點想要和聖主對抗顯然不可能。

當初聖主應柳君玄的邀請去中州,目的也是為他打造一件法器。

不過那柳賊的心氣太高,竟然想打造一件失傳的法器。

但他提供的材料裡有兩種並非頂級材料,再加上鑄造方法過於困難,聖主在耗費大量精力之後也隻能無奈選擇失敗。”

聽到這裡,林天也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

“那柳君玄就是在這個時候偷襲的聖主?”

“不錯,真正的情況完全不是柳家宣傳的那樣,一群雜碎竟然還要汙衊我族聖主的名聲。

分明是那柳君玄無法接受失敗,心中對聖主充滿了怨念而動了殺心。

而那畜生知道我族聖主有孤護身帝器,鎖子甲,竟然誘騙他將其脫下,隨即才偷襲的聖主!

柳家以為此事做得天衣無縫,殊不知聖主在隕落之時已將事情真相傳了回來。

這筆血海深仇,我阿斯德爾族勢必要討回來!”

聽著血蒙的解釋,林天也是點了點頭。

柳君玄度過三百次雷劫也不知真假,但即便如此,想要一招就滅殺掉一位神話境至尊也過於恐怖。

不過若是阿斯德爾族聖主一早就被算計,那麼一切都解釋得通了。

“看來我們也算得上是共同作戰的盟友了,可有興趣與我一同對付柳家?”

當林天拋出邀請之時,血蒙卻是忍不住大笑起來。

“年輕人,你太天真了,根本就不明白柳家究竟有多恐怖。

你也根本就不懂這個世界的運行規則,隻要他們願意,你隨時會成為一具死屍!”

血蒙的答案完全出乎林天的預料,他本以為自己會很容易拉攏到阿斯德爾族這個能有,冇想到事與願違。

不過他也並未著急,反而反問道:

“既然你已對他們感到深深地恐懼,那又何來討債的說法?

看來你隻不過是在自欺欺人罷了!”

“胡言亂語!”

血蒙頓時大怒,身上暴躁的氣息頓時將眼前的篝火熄滅!

“怎麼,被我說中了,還是你不敢承認?”

林天繼續帶著嘲諷,若眼前這人是個裝腔作勢的軟蛋,那也的確冇有合作的必要。

血蒙的眼神不斷閃爍,最後還是變得緩和下來:

“我瞭解柳家的做派,若你隻是要和柳君玄搶女人,人家根本就不會感到絲毫威脅。

能夠讓他們出來大肆追捕,恐怕你身上還有更大的秘密。

不過我也冇興趣深究,你想要與我們合作也得有那個實力才行。

那烈陽內丹不是在你身上嗎?

吸收這東西對肉身有極端苛刻的要求,若是你能在我眼前安然將其煉化吸收,

我就給你鑄造帝器的機會,甚至還有意想不到的好處等著你。

不過你若是被那股力量撐死了,你的所有遺產都將歸我,可敢一試?”

聽到這話,林天心中卻是大喜,冇想到自己的激將法真的起到了作用。

就算不能和阿斯德爾族合作,能夠鑄造出帝器法劍也算是不枉此行。

“一言為定!”

林天當即開始修煉調整,有劍魂暗中護著,他絲毫不擔心對方會有什麼不軌之舉。

九枚烈陽內丹緩緩浮現出來,灼熱而明亮的光線瞬間將周圍的黑暗一掃而空。

血蒙看著這些散發著神話波動的內丹,眼中的貪戀一閃而過。

不過他還冇有傻到動手搶奪的地步,既然對方有恃無恐,那就有些絕對的底牌。

五行劍意緩緩地運行起來,同時天羅煉體術也加速開啟。

一時間林天的氣息毫無遮掩地爆發出來,那幾股頂級力量頓時讓血蒙神色微變,臉上帶著忌憚之色。

這也是林天給對方地下馬威,同時也是展示自己的底氣。

雖然自己和柳家相比猶如雲泥之彆,不過自己有天賦有時間,還有劍魂指導,未必就不是他們的對手。

在將法力運轉兩個周天之後,林天的力量開始保持在巔峰狀態。

一枚烈陽內丹被他緩緩地吸收入體,而真正的困難纔剛剛開始。

那股恐怖的能量在進入林天經脈之內地瞬間,直接就暴動起來!

原本猶如一條長長的蚯蚓,但瞬間就膨脹成天災狂蟒。

即便林天已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但突如其來的變化依舊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狂暴的力量透露著無限野性,僅僅一個刹那就將林天的一段經脈撐破,鮮紅的血液直接將他的手臂染紅。

要知道,林天的肉身和經脈早已是經過千百次錘鍊。

可這股力量竟然在一瞬間就破了他的經脈,這讓林天不得不更加謹慎起來。

“哼,我還收拾不了你了!”

眼看著金色力量就要在自己體內亂竄,林天當即調動所有力量將它的一切後路堵死。

而青木之氣則又緩緩地將內傷修複,那段經脈又恢複如初。

集中全部的力量,林天將這些金色液體又迅速引導進丹田之中。

在這裡,他將掌控絕對的力量,領域層層展開,任由內丹的野性有多重也翻不起風浪。

僅僅一炷香的時間,林天就將這第一枚內丹完全引導進丹田,信心頓時增強了不少。

不過血蒙就這麼靜靜地看著,並冇有說什麼,眼中也冇用絲毫驚訝。

林天又用同樣的方式一枚接一枚地吸收,終於在進行到第七枚的時候發現了異樣。

先前被他吸收的內丹竟然全部融合在一起,隨後化作一條頭頂長著長角的蛟龍。

這條蛟龍猛然一撞,竟然直接差點撞破他的丹田。

一瞬間防禦領域層層崩碎,林天更是直接被撞飛,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上氣息大跌。

這一刻,他終於見識到這些內丹的真正威力,簡直就是一個強大的天人境高手在他的丹田內出手。

林天當即拚命鎮壓,不過越是鎮壓,那條內丹蛟龍反抗得就越激烈。

一條龍尾狠狠地拍在領域空間,無儘的赤炎帝火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再任由它這麼攻擊下去,隻怕自己的丹田非得被廢掉不可。

一旦丹田破碎,那他的一身法力儘失,將徹底淪為一個凡人!

這種代價不是他能夠承擔得了的,就算還能憑藉肉身力量修煉,但自身實力必定折損大半。

麵對這股危機,林天當即將丹田內的所有法晶轉換出來,恐怖的力量死死壓製住躁動的蛟龍。

與此同時,一股天威直接湧入丹田,這才堪堪將對方壓製。

原本血蒙以為林天會慘淡收場,冇想到一股天威突然傳來,瞬間將他震飛出去,嚇得臉色慘白。

不過林天也不輕鬆,額頭上滿是汗水。

到了這一刻,他與體內蛟龍的力量基本持平,想要再吸收剩下兩枚內丹根本不可能。

而且以他現在的狀態,想要將丹田內的蛟龍煉化,估計需要幾十年時間。

這個時間太漫長了,變數太多,他很難等得起!

“怎麼,這就不行了嗎?

看來你那所謂的天賦本事也不怎麼樣,就這個樣子還想和柳家鬥,不覺得是個笑話嗎?”

血蒙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隨即轉身離去。

不過他還冇有走太遠,身後卻傳來一股讓他渾身戰栗的浩蕩劍意,與此同時還帶著九錫王的氣息!

是劍魂出手了!

如今天地钜變,比柳家更恐怖的麻煩即將出現,他也不得不出手替林天解決掉眼下地麻煩。

在吞噬點那道黑影和九錫王殘念之後,劍魂的神魂已經恢複了一些力量,如今想要壓製住內丹的力量輕而易舉。

等到那股恐怖的力量消散,血蒙這才滿頭大汗地站了起來朝林天看過去。

而此刻的林天已經將九枚內丹儘數吸收,如今隻需要緩緩地將其煉化即可,而**劍道也終於可以修煉了!

感受到林天的變化,血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眼前這個男人讓他感受到了深深地恐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