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狂尊 第77章 全城恭迎

小說:傲劍狂尊 作者:林天林雨 更新時間:2023-01-18 22:59:55 源網站:SiLuKe

-

“骨靈劫身術!”

漫天月光中,神劍裁決,鎮壓天地。

血衣侯的身影卻是逆天而上,硬生生撕開月光,遁上了半空!

那是血魂宗的鎮宗秘術,真正的保命神通。

以犧牲腐化全身血肉精氣為代價,化作骨靈死物,獲得無與倫比的遁法速度,是傳說中用於渡劫失敗時儲存性命的一種神通。

即便是雷劫之下,也有機率存活。

隻是這種存活方式,很慘。

肉身腐化以後永遠無法複原,失去血肉,幾乎再無精進的機會!

麵對月如霜這必殺一劍,血衣侯被迫隻能用此法遁走保命。

“月如霜!林天!你們給我記住,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怨毒聲音遠遠傳來。

緊接著,血光遠遁而去,眨眼間已是飛出了昆吾山的範圍。

月如霜也冇有去追的意思。

這一招月神裁決,雖然威力恐怖,可施展起來也是很費力,不但需要長時間蓄力,而且損耗法力也極大。

再加上血衣侯的骨靈劫身術著實高明。

即便是追,估計也追不上了。

“肉身腐化,墮落成鬼靈,他這一生修為也隻能定格在神通境了,不足為慮。”

月如霜搖搖頭。

隨即轉頭望向林天,目光柔和,顯然親近了許多。

畢竟他們方纔也算是並肩作戰。

更是將自身安危,交托給林天庇護,事實證明,林天也冇有辜負她的信任。

經此一戰,兩人的關係,已不再是普通接引人和弟子的關係了。

算是真正的朋友。

“林天,謝謝你。”

月如霜淡淡說道。

她自幼性格清冷,不善言辭,一句謝謝,已經代表了很多。

林天聞言,笑了笑:“師姐客氣了。雖說那血衣侯逃脫,但也算是將血魂宗餘孽儘數剿滅,功德圓滿,此戰全靠師姐神威,我隻是出了微末之力而已,不敢居功。”

“你不用妄自菲薄。

若非你潛入血池,斷絕大陣力量源泉,劍宗這次損失會很大,單憑此事,你就居功至偉,更何況方纔若無你護持,我也不敢施展月神裁決。

劍宗曆來賞罰分明,這些事,等回到劍宗後,我會為你請功,宗門必有重賞。”

月如霜說著。

目光望向不遠處那蠻族巫師的屍體。

眉頭微微皺起。

“比起血魂宗,我更擔心的是蠻族。

他們已經很多年冇有跨過北方天塹了,這次在楚國出現,背後操控血魂宗,我擔心會有其他更大的陰謀。

此事,我必須儘快返回宗門,和掌教商議。”

“師姐,蠻族當真有這麼大的危害?”

“蠻族,生於大荒,當年被稱為魔族,以人為食,破壞一切,是完全熱衷於毀滅的一個種族。傳說萬年前,蠻族曾大舉入侵,造成了一場浩劫,後被我人族鎮壓蟄伏,退入北方草原和大荒。

你知道大荒為什麼變成恐怖絕地?

就是因為那裡是蠻族的領地,號稱人類禁區。

具體的事情,等你修為足夠以後,自然會知道。

你隻需明白,蠻族出現,必然有所圖謀,此事關係楚國,甚至整箇中土的安危,絕不可大意。”

聽完月如霜這麼說。

林天才知道,這個蠻族的危害有多大。

不過。

這種事情,也不是他一個小弟子如今該操心的。

就算是蠻族大舉入侵了,也有大佬們去抵擋,天塌下來還有高個子。

暫時不是他能承擔得起的。

再說,如今隻是發現一個蠻族巫師而已,即便蠻族要大舉入侵,也還有很長時間來籌備。

他之所以問這些,主要還是對大荒有興趣。

當初父親為了替他尋藥,冒死進入大荒。

如今也還生死下落不明。

如果有機會的話,林天也想去大荒走一遭,尋找父親。

當然。

以他現在的實力,進入大荒,那跟找死冇區彆。

至少也要等到神通境界之後,治好妹妹的病再說。

就在林天暗自思索之際。

月如霜已然起身,抬手輕輕一揮,那漫天月華落下,好似天上銀河,洗練四方,將那幾位被禁錮的長老救了下來。

“多謝月師姐!”

“賊子狡詐,蠻族詭異,今日若非真傳出手,我等恐怕要葬身於此了。”

“林天,也要謝謝你。今日之事,我們回去會如實稟告。”

幾個長老脫困後,連忙拱手朝著月如霜道謝。

他們年紀都不小,是上一代的神通內門,如今成為宗門長老,但在月如霜麵前,依舊要以師姐相稱。

劍宗實力為尊,除非親傳師徒,否則不以年齡輩分為尊。

月如霜實力強橫,又是真傳,地位自然更在這些普通長老之上。

林天也是此時才清晰明白,劍宗真傳,到底代表著什麼,地位居然如此之高,那所謂的劍子,又是何等權勢?

難怪當初鐘離輕飄飄一句話,就能讓最難纏的執法堂長老嚇得退走,不敢招惹。

這還是一個已經卸任十年的劍子呢。

說起鐘離,也不知這傢夥,如今去了哪裡,是否已找到修複星羅的材料?

思索間。

月如霜又再次出手,以無上法力神通,將大殿前方籠罩的石蠱之霧驅散煉化。

一眾弟子,這才能夠通過,紛紛趕到大殿前。

看著那些怪蟲和血魂宗強者的屍體,不禁都是臉色微變。

特彆是看到月如霜身邊的林天後,更是神色複雜。

他們之中,很多人不乏有法寶傍身。

未必就不能用特殊辦法穿過石蠱之霧。

但他們並冇有這麼做。

主要是擔心會有危險。

所以在林天施展遁地術的時候,不少人還冷嘲熱諷,覺得他這點實力加入戰場,隻是自尋死路。

結果呢?

人家不但活得好好的,似乎還立下了大功,得到了月如霜和幾位長老的賞識,出儘了風頭。

這次回去後,肯定要一飛沖天了。

這讓不少弟子都眼紅羨慕無比。

而那些月盟弟子,看到月如霜安然無恙,也都是鬆了口氣,趕緊上前拜見,對林天的態度也變得更加親近,甚至還帶上了三分尊敬。

“今日林天對我幫我很大,以後就是自己人,他此次迴歸,必入內門,以後月盟要對他多加照顧。”

月如霜淡淡地吩咐了一句。

一眾月盟弟子聞言,都是紛紛點頭,記在了心上。

以後在內門,誰若與林天為敵,那就是和整個月盟為敵,要考慮清楚後果了。

隨後。

月如霜又轉頭,看了一眼其他弟子。

也冇有追究他們怠戰之責。

神色平靜地道:“此次圍剿血魂宗餘孽,雖有遺憾,但也算是大功告成,劍宗損失了不少弟子和長老,諸位也都辛苦了,等迴歸之後,宗門不會虧待你們。

收拾打掃一下戰場,先到洛城就近補給休整,等天河劍樓補充好靈石燃料,我們便直接返回劍宗。”

“是,謹遵真傳令諭!”

眾人領命,便各自散開,清掃戰場,處理完山中相應事宜之後,這才陸續登陸劍樓飛艇,朝著洛城而去。

昆吾山距離洛城最近。

乘坐飛艇,隻需半個時辰,便可抵達。

月如霜趁著這個時間,簡單地調息恢複了一下,林天則是來到甲板上,目光穿過雲霧,望向下方越來越近的洛城,不禁有些感慨。

幾個月前,他從鳳陽城出來,就是從這裡,乘坐飛艇前往玉劍城大河劍宗。

那時候,他還隻是個小小的先天武者。

被楊宇帶著一群高手圍堵追殺,全靠袁正道保護著,才能登船。

而今再次歸來。

他卻已經是劍宗外門首席,更是圍剿血魂宗的功臣,實力地位,都已今非昔比了。

隻不過。

那個楊家在洛城,似乎很有權勢。

隻希望這次楊家的人,不要再來招惹麻煩,否則,林天一定想辦法將他們連根拔起!

“也不知道袁老最近怎麼樣了,當初他幫我登船,我算是欠了他一個人情,等到了洛城,得抽個時間去拜會一下。”

思索間。

劍樓飛艇已然乘風破雲,來到了洛城上空。

龐大的戰爭級钜艦橫貫長空,驚動了整個洛城,守衛城樓的士兵看到這樣的龐然大物,都是臉色煞白,驚駭無比,還以為是有什麼強敵來襲。

直到看到劍宗的徽記標誌,這才鬆了口氣。

“原來是劍宗的劍樓飛艇!”

“好氣派啊,這可比咱們軍隊裡的戰爭钜艦還要大,大河劍宗,不愧為楚國第一宗門,鎮國神宗,當然北方小規模蠻族越過天塹,劍樓飛艇可是大顯神威!”

“噓,你不要命了?這種話,以後還是少說,犯忌諱。”

眾守衛議論紛紛。

而此時。

洛城城主和各大家族的高層強者,也都已被驚動,紛紛飛了出來,聚集在城門口。

大河劍宗在楚國地位非凡。

此次出動戰爭級飛艇,肯定是有大行動,他們當然要來迎接,若能趁此機會,交好幾位劍宗高層,這對他們來說,都是天大的機遇。

一時間,全城轟動,諸多強者彙聚而至。

都在城門口,恭候迎接。

這聲勢規模,估計皇家出巡也不過如此了。

“好大的陣仗啊,咱們大河劍宗,居然威望如此之高?”

“那當然,第一宗門,絕對不是說說而已。

當然最重要的是,這些年來,劍宗為了楚國,多次出力,鎮壓周邊國家入侵,幫助抵擋蠻族,可以說為楚國撐起了半邊天。

就比如這次剿滅血魂宗,若非我們,血魂宗死灰複燃,楚國必然大亂,會死很多人的。

我們為楚國流血,劍宗弟子,自然也該受到所有人的崇敬尊敬。”

月如霜這時候走了出來,淡淡地說道。

似乎在她看來,劍宗弟子受到如此禮遇,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走吧,先下去找個地方休整一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劍狂尊,傲劍狂尊最新章節,傲劍狂尊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