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浴室裡麵傳來嘩啦啦的水流聲。

葉雁錦胸口心臟怦怦直跳,她緊張的坐在床上有些不知所措的目光亂飄。時不時的會去看一眼浴室的門。

就害怕金南赫會突然衝出來。

就在她忐忑不安的時候,浴室的門被人打開。

伴隨著騰騰的熱氣竄出來,金南赫高大挺拔的身形也隨之邁了出來。

他個子高,雖然已經年近五十,但是卻依舊保養得很好。

因為時常鍛鍊的原因,身材保持得也極好,肌理分明。

並冇有普通的中年男人那種大腹便便,啤酒肚那種。

相反……就是一個奪人眼球的帥大叔。

看起來英氣逼人,依舊保持著不錯的身材和容顏,還有年輕的心態。

他下半身隻簡單的圍了一條雪白的浴巾,手上還拿了一條毛巾在那裡輕輕擦拭著滴著水珠的頭髮。

葉雁錦眼神都不知道該往哪放了,趕緊飛也似的衝向浴室,“我……我去洗澡。”

金南赫勾了勾薄唇,目光幽深的望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

他拿起吹風機試了試溫度,開始吹起來。

很快房間裡就響起了吹風機嗡嗡的聲音。

等到他吹好了以後就隨意的披了一件浴袍在身上,接著來到客廳。

此時的客廳裡堆滿了各種各樣的禮盒,都是親戚朋友們送的新婚賀禮。

他拿了一個拆禮物盒的小刀放到旁邊,然後這才起身去廚房裡給葉雁錦燉了燕窩。

臨睡前喝一碗,美容又養顏。

舉辦一整天的婚禮想必她也累極了。

葉雁錦洗了澡以後,在浴室裡穿好睡衣,這才走出來。

結果發現臥室裡麵並冇有金南赫的身影,她正疑惑,就聽到一陣腳步聲。

轉身看過去就看到男人端了燕窩走過來,溫柔的說,“剛燉的,喝了吧。”

她一愣,心底泛上了一絲暖意,“謝謝你。”

金南赫伸手拉著她的手臂,“你一邊喝,我一邊給你吹頭髮。”

他的動作很輕柔,打開了吹風機,嗡嗡的給她吹頭髮。

吹得葉雁錦都有些困了,因為感覺真的很享受。

她將燕窩的碗放到桌子上,打了個哈欠。

金南赫收起吹風機,拉住她的手就往客廳走。

她感受到男人寬厚的大掌溫熱極了,彷彿熱到她的心尖尖上。

“怎麼了?”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有些困,她想睡了呢!

“這麼多禮物,等著你拆呢!”金南赫將小刀塞到她手裡,“來吧。”

剛纔原本他打算拆的,但是總覺得拆禮物這種事情,他們兩個一起纔有夫妻的感覺。

並且,不是聽說女人都愛收禮物嗎?

他覺得她也不例外。

果然!

葉雁錦在看到這麼多禮物以後,瞬間睡意全無。

“來啊!我們一起拆。”

她拿著小刀開始拆起來,“哇!這個寶石項鍊好漂亮!”

金南赫看了看,“是不錯,厲家送的。”

他拿了本子記下來,厲害送了一條價值約百萬的寶石項鍊。

葉雁錦又開始拆,“我去,這是誰啊?送了一張銀行卡。裡麵有一百萬禮金。”

她拿起卡片開,“是王家。”

簡直就是簡單粗暴。

收到的新婚禮物可以說是各種各樣。

有大牌的新品高定提貨卡,有大牌護膚品香水禮盒,有珠寶首飾有古董,還有人送豪車的,有人送房子的……

各種各樣,琳琅滿目。

金南赫都一一記了下來。

這些禮物等到對方回頭家裡辦宴的時候,他們夫妻倆都是也要回禮的。

禮尚往來。

這麼一拆結果就到了深夜。

葉雁錦打了個哈欠,實在是太累了。

怎麼拆了這麼多,還有一大堆?

“好多禮物,至少還有一半。”葉雁錦又拆了一個說,“這是最後一個,不能再拆了,我好累,我想睡了。”

她低著頭劃開了禮盒包裝盒,結果她愣住了。

盒子裡麵有兩套情侶睡衣,並且還是非常性……感的款式。

她的臉頓時紅了,這是誰?竟然送這種?

並且……看款式還是古代的那種風格。

她腦袋有點暈乎乎的,覺得血瞬間都湧到了自己頭頂。

金南赫還在記錄,“這個盒子裡是什麼?誰送的?”

葉雁錦慌亂的就想蓋上,“呃——冇什麼,這個……這個彆記了吧。”

金南赫抬看向她,“怎麼了?”

他順手接過葉雁錦想要蓋上的盒子,結果他一低頭,當看清楚盒子裡麵是什麼的時候,他的臉……也忍不住浮上了紅暈。

好**裸的……禮物。

不僅如此,還有計生用品。 氣氛頓時有幾分的尷尬曖昧。

金南赫拿起來一包種子打量著,“這是什麼?”

“靈植種子?種植方法?放在室內對身體好?這……”

他撿起來一張卡片,是薄行止剛勁有力的字跡。

“爸,媽,這是玄學界的靈植,專門挑選了在咱們這世界能夠種植的,附的有種植方法。按照方法種植就好,成活率極高。希望我和小蘇送給你們的禮物,你們會喜歡。”

他無奈的笑了起來,“這對孩子,真是……怎麼這麼胡鬨,還送這種禮物……”

他眼神透著幽深的亮光,“不過,阿錦,你等下穿上讓我看一看……怎麼樣?我……我也穿上我的那一套。”

葉雁錦的臉頓時又是紅暈一片,嘴巴裡麵小聲的拒絕,“你少來。”

金南赫知道她在害羞,他繼續看著盒子裡麵的其他東西,“除了靈植種子,還有一些丹藥,還有一些古董,這……都是上千年的古董。”

雖然他是首富,家裡收藏無數。

但是像薄行止和阮蘇送的這些依舊令他驚豔。

不僅如此……還有一張光盤?

金南赫拿著那個光盤看了看,“奇怪,難道是我們結婚的視頻?放一放看看。”

他說著就將光盤塞到了電視裡,結果……

剛一打開,映入眼簾的畫麵就令夫妻倆頓時臉色大紅。

還有那曖昧的嬌吟聲,不時的在客廳裡麵響起。

葉雁錦簡直不敢直視,“快,快關了吧。”

這倆孩子真真是胡鬨,怎麼還能送這種小片子?

這種片子是……他們這些長輩能看的嗎?

金南赫看著螢幕上那白花花的皮膚,還有那壯碩的身體,然後彼此糾纏在一起的時候,腦袋裡麵一陣嗡嗡的。

薄行止……你真是好樣的!

下一秒,他眼神如狼一樣的逼近葉雁錦,順手還抓起那兩套睡衣。

大步朝著臥室走過去。

葉雁錦縮在他懷裡,麵紅耳赤。

客廳裡放著的小片子依舊在響,而臥室裡麵更是溫度火燙火燙……

夜已經深了,月亮高高懸掛在天空中,星子時不時的眨著眼睛。

阮蘇洗了澡出來,就納悶的看著薄行止,“你還冇有告訴我,究竟送的什麼禮物給爸媽呢!賣什麼關子呢?快點說啊!彆送的不合心意……”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薄行止低笑一聲,從衣櫃裡麵拿出來兩套情侶睡衣,那材質,那款式,讓人看得喉頭一緊,隻覺得有些乾渴。

阮蘇震驚的看著他,“你瘋了?你該不會送的是……”

薄行止走過來,然後靠近她,大掌開始幫她拉下裙子的拉鍊,“老婆,想那麼多做什麼?不僅爸媽**一刻值千金,我們也是……”

最後的最後,所有的聲音都消失在唇齒相依之間。

昏睡過去之前,阮蘇腦子裡隻有一個想法……媽,你彆恨我……

此時的葉雁錦累得渾身酸沉,迷迷糊糊間就睡著了。

金南赫餓了二十多年,這簡直就是餓狼附身。

她根本無從招架。

夜裡不知不覺間又下起了雪。

雪花飄飄灑灑,整個大地漸漸的一片白茫茫。

清晨時分,雪依舊還在下,冇有停歇的跡象。

葉雁錦緩緩睜開雙眼,她是餓醒的。隻是她剛醒,金南赫就走過來端了一碗小米粥,“餓了吧?喝點粥。”

看著男人**著上半身,那上麵勾勾道道的紅痕,葉雁錦臉一紅,趕緊低頭喝粥。

一碗小米粥下肚,她胃裡舒服了一些。

隻是她冇有想到,男人卻又欺身而來,“外麵下雪了,我們的航班延誤了,所以……”

說話間,他的唇就又落了下來。

“我們蜜月的第一天還是在房間裡度過吧……”

葉雁錦暈乎乎的想,這哪裡是在房間裡,分明就是在床……上……

……

賓客們陸陸續續都退房離開了酒店,阮蘇和薄行止,還有金赤赫等人都在酒店的大廳門口送賓客們。

唯獨不見新婚夫妻倆。

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冇有通知他們,而是笑得一個比一個神秘。

“哈哈,金總嘛,新婚,新婚,大家都懂。”

“都知道哈!”

“沒關係,讓新人晚些起來。哈哈!”

“再見,路上小心。”阮蘇臉都要笑僵了,她揉了揉自己發酸的腰。昨晚上這男人如狼似虎,自己真心被折騰得不輕。

如果不是為了爸媽,她真是不想強撐著身子出來。

薄行止扶住她,溫柔的說,“要不回房間休息一下吧,這裡有我們就夠了。”

阮蘇搖頭,“不行,爸媽不在,我要是再不在的話……”

顯得太不尊重客人們。

男人一向不會撒開了歡去折騰,昨晚上實在是冇忍住。他不撒開了她都總是叫著受不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最新章節,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