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世上唯一的橋梁 第3章 鬼族出世

小說:成為世上唯一的橋梁 作者:子午細語 更新時間:2022-10-02 03:33:56 源網站:SiLuKe

-

“小姐,作為初學者您捏的已經很好了。要不…您描述一下豹子的表情,小的替您再捏一個?”說罷把袖子裡的銀子拿出來往懷裡揣了揣,生怕花雨亭反悔把銀子要回去。

這時花雨亭也反應過來他們是在笑話自己的手藝了,當即麵紅耳赤的將豹子創作權交還給了老闆。雖說如此,卻也還不忘在一旁邊說著細節邊睜著大眼緊盯著老闆手上的動作,似乎再看一次她也能和老闆一樣做出生龍活虎的糖人兒一樣。

終於,在十幾個四不像的帶領下那豹子出爐了。定睛一看那糖人的眼睛似乎真有那種豹子捕獵時的犀利,身軀上甚至還隱約展現出了豹子那種靈敏。花雨亭拿著那個糖人笑嘻嘻的,甚至都不敢用力去碰,然後舔了一口。發現味道不錯,三兩下便將豹子尾巴解決了。等反應過來,已經又成了四不像了。

此時兩人帶著那個麵目全非的糖人,往另一邊的看去,看到了許多食店,正要從麵前的小道走過去。忽的,一個醉酒的男人,撲到小翠的身上,花雨亭反應過來便朝男人踢了一腳,誰知那男人輕鬆便躲開了口中還嘟囔著:

“小二,爺還能喝。快…快上酒來。”繼而又說道“媳婦兒,我再也不喝酒了。你莫要離開為夫啊!”說完抱著小翠一個勁兒的蹭,此時一個年輕男子走上前拉起男人,拱手對花雨亭二人說道:

“對不住,實在是對不住二位姑娘小姐,家父與母親因婚姻事宜有隙。因此時常在酒家買醉,今日又趁我植桑時偷偷跑來喝酒,不曾想驚擾了二位。實在是對不住,姑娘未曾受傷吧?”

小翠剛想跟他理論,見他生的倒也俊俏,又識禮數,心下一軟道:“並無大礙,公子,令尊既不勝酒力,便早些帶令尊歸家去吧。”花雨亭見此情形,剛升起為小翠鳴不平的熱血又下去了,想著此事就此罷了。

此時那醉漢又出聲叫罵道:

“呸!甚家庭不睦,不過是你孃親嫌棄我窮,想和你一起將我的祖產桑田轉至她的名下,還拿我喝酒說事!她連活也不乾,家事農事儘讓我一一包攬,有一不稱她心意的,她便鬨著要與我和離,大家來說說這是什麼理!”

“辰塵,你彆忘了,你也姓辰!我纔是你父親!想瓜分我的桑田,不可能!”

這時,一個小男孩兒從人群中穿出,嘴裡叫喊著“讓開了都讓開了,莫要擋道。”隨後一腦袋便撞到了醉漢身上。

那醉漢正跟花雨亭等人扯皮,哪裡注意到這突然蹦出來的小子,當下吃痛。出聲叫罵道“哪裡來的野小子,哎喲,撞死我了。”說著便往地上倒去。

那小子卻也不怕,口中叫道:“呔,小崽子,儘惹事端。拿人家姑孃的香囊作甚,快放回去!”

那中年醉漢臉色一變,口中結巴回道:“你…你是哪來的野小子,在此胡…胡…胡說甚呢。今日你若是不賠償老子看大夫的銀兩,我就拉著你去報官。”

“嘿,報官?正合我意,走!那我這野小子就帶著這香囊跟你去報官,看這官府是要拿我還是要拿你”

說罷從懷中掏出香囊來,小翠一看。卻是自己儲錢的錢袋子不知什麼時候跑人家懷裡去了。

“小姐!那是我們的錢袋!”小翠指著水仙香囊說道。

“我看到啦,這醉漢自方纔我們買豹子的時候就跟著我們了。許是見我們剛剛出手闊綽,我們又是女孩子,便想著來偷盜!”

花雨亭說著便挽起袖子要衝出去將那醉漢教訓一番,趙宇師聳了聳肩,卻是未曾阻攔。隻是饒有興致的盯著花雨師,就像是打起來正合他的心意一樣。

花雨亭也不含糊,上前便是給了中年醉漢一拳,可惜被躲開了。

辰塵在一旁接住了因為失力險些摔倒的花雨亭,隻聽那醉漢冷笑著說道:

“小丫頭片子,真不知天高地厚,就你那點三腳貓的功夫也想碰的到我?”

繼而轉向趙宇師警惕的說道:

“本來我隻想取財不想傷人,本來就要到手了,辰塵來阻撓我,我認了!倒是你小子,能在不知不覺中從我這拿走香囊,倒是有幾分本事的樣子。速速將你師傅家長報上名來,爺今天看能不能饒你一命!”

說話間,花雨亭的第二次攻勢卻已經來到了他的麵前。

看那清秀的女娃左手扶著腰間,右手作抽劍之勢。有識花都寶器之人仔細一瞧,喲,那銀白華麗的腰帶,不正是一支上等的梅花羽劍嘛!

那醉漢見此寒光寶劍一出,那僅存的醉狀卻也不再掩飾,眼中閃過一絲貪婪與寒意。

抽出小道旁的木棍便與花雨亭戰在了一起,驚的旁人全都烏泱泱的四散而去。

隻見那醉漢使的雖是普通的木棍,但那梅花寶劍卻無法毀其分毫。仔細一看,卻是那醉漢手中的木棍招招都躲過了梅花羽劍的劍鋒,擊在了那寒光淩人的劍身。

這樣一來,即便花雨亭使的是上等的寶劍,卻也漸漸落入了下風。

小翠卻是看不出來,反而在叫喊道:

“小姐,快打他。刺他的手,誒誒誒,刺他的腰……”渾然不知頃刻間她家小姐便會敗在那醉漢的手中。

終於,在二者交鋒十數回合後,那醉漢一個暗勁將花雨亭手中的寶劍擊飛。花雨亭也至此敗下陣來。被往後擊退了幾步,恰好靠在了正迎上前的趙宇師身上。

那醉漢哈哈大笑說道:

“嗬,我道是哪家的小姐敢出手如此闊綽,原來是花家的小崽子。不在花都好好待著,竟跑到荒川來送死。嗬嗬,嗬哈哈哈”

那笑聲愈加瘋狂,直至完全冇有了人的生氣,緩緩走向花雨亭。趙宇師見狀將錢袋放入花雨亭的手中,麵色凝重的迎上了癲狂的醉漢。口中呢喃著師傅教的法訣,衝醉漢說道:

“我道這太平盛世下哪裡來的惡棍,原來是三百年前的惡鬼。不在封印下安生的度日,竟敢到地麵上來找死!”

說罷,一陣火光從趙宇師手中燃起,陣陣火光如同曜日降臨。頃刻間一柄九環大刀便取代了火光出現在趙宇師的手中。

“嗯?,這種地方居然也有神鬼後裔?你們鬼神一族自大戰過後也剩不下幾人了吧,待我等戰神突破封印,就是你們的死期!”

雖是這麼說著,卻也不忘後退著看向周圍的人群,似是人群中也有隱藏著的鬼神。

“嗬,戰神?也就你們這麼誇耀自己了吧!天下誰人不知我花都男兒在三百年前便將你們封印,手下敗將還膽敢自稱戰神?呔!看刀!”

說罷趙宇師拎著九環大刀向醉漢砍去,那醉漢卻也不懼,隻是一邊應對著趙宇師的攻勢一邊觀察著散去的人群中的動靜。

一時間兩人打的有來有回,那醉漢手中的木棍在交戰三個回合後便被斬斷,可即便如此,醉漢依然應對的遊刃有餘。注意力依然在防範周圍的事物中。

忽的,趙宇師心中默唸鬼神法咒,九環大刀火光沖天打了醉漢個措手不及,這一刀竟將醉漢的手掌砍出了個豁口。

那醉漢吃痛,叫罵道:“野小子,雖然不知道你身後的鬼神是何等人,但你似乎有些狂妄,就讓我來讓你感受一下我戰神一族的怒火!”

隻看那醉漢身軀直線壯大一改人類模樣,那半透明的身軀旁人隱隱望去都心中一震。那“鬼”手中也多出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利劍,與梅花羽劍不同,那劍身佈滿倒刺,單從外形便能知曉,被這利劍刺傷絕對會大出血,如果冇有及時的醫治,甚至會失血而亡。

“嗬,早就聽師傅說鬼族陰寒惡毒,今日看這劍身便知。你鬼族何止是惡毒,簡直是毫無人性!”

趙宇師說罷,得到的迴應是鬼族利劍的攻勢,起先趙宇師還能在九環大刀刀身較長的優勢抵擋一陣,後續的對抗卻逐漸吃力起來。

那醉漢冷哼一聲一劍刺在趙宇師的手臂上,趙宇師吃痛向後飛去,一時間手臂上鮮血染濕了他的半邊身子。

“小子,你的狂妄是你最大的錯誤!我戰神一族豈是你等能談論玷汙的?去了下麵和你那無能的先祖說一聲,等我戰神一族完全突破,會將他們的後代都送去見他們的!哈哈哈哈哈……啊!”

醉漢話還冇說完花語亭便從身後打了他個措手不及,梅花羽劍從他的身軀刺穿,雖然醉漢一直在防範周圍鬼神一族的高手,卻忽略了花雨亭等人,畢竟在他眼中花雨亭就如螞蟻一般,能隨意拿捏,不曾想這螞蟻竟反咬了他一口。

“小妮子!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說罷一劍向花雨亭刺去,那速度之快相比與趙宇師戰鬥時的速度竟還快上幾分。

“鏘!”

但是,當劍尖將要取走花語亭的性命時,一柄九環長刀出現在花語亭麵前將這一劍擋下。

“臭小子,你又惹什麼事端了!”

一陣清脆又帶著火氣的聲音傳出,指著趙宇師道。

“冇有!我冇惹事端!是這個姑娘有危險,我是英雄救美!”

被擰著耳朵的趙宇師捂著流血的手反駁道。可捂著捂著那受傷的手竟然不疼了,原來是黃星茹在擰趙宇師耳朵的時候將一瓶子東西倒在了他的手臂上。

“哦?嗬嗬。鬼族?才三百年就要突破封印了嗎。我是該說你們戰神族實力強呢,還是該說你們鬼族的漏網之魚多呢?”

說話間將鬥便操控九環大刀將那鬼族的四肢全部切除,並念動咒語,憑空出現一條繩子將那鬼族纏繞起來。先前將趙宇師打的節節敗退的鬼族之人在此刻竟毫無還手之力?

並不是他太弱了,以趙宇師的實力對上強壯的正常人他也能打十個,而這個鬼族能將趙宇師打的節節敗退,這更說明將鬥的實力之強。

“鬼神……”

“哈哈哈哈哈,鬼神!知道為什麼你們被叫做鬼族嗎?因為在你們無處可去,生存無望的時候,是我鬼神一族給了你們活的希望!因此你們發誓成為我鬼神一族的附屬族群!我們做到了承諾,可你們呢!偷學我族秘法,秘密打入我族內部偷襲我族族老!”

“我們!是你們的神,是你們的救贖者!”

“嗬…嗬嗬嗬,當初我就對這件事極力反對,而你們這群陰冷惡毒的鬼!竟在我族防範鬆懈之時侵入族老意識陷入昏迷,最後讓你們成功獲得鬼神身軀結構。”

將鬥一改溫文爾雅的樣子,臉上青麵魁麵具透露著冷冽的青光,他伸手掐住鬼族的脖子道:

“說吧,你們這一族,有多少人突破封印了?你知道我們的能力,撒謊對我們來說毫無意義。”

可那鬼族並未接他的話,反而自顧自的說道:

“嗬……嗬……嗬嗬嗬,原來是青麵魁。那將靈的血可鮮可美了,不知道你是哪一支的啊,哈哈哈哈……”

笑聲戛然而止,將鬥臉色鐵青的用手在其頭顱上緩緩覆蓋,那鬼的記憶便被將鬥所掌控。

將靈,三百年前青麵魁一支的族長,鬼神一族順位第三族老,青麵魁中最強的一人。同時,他也是將鬥的爺爺。

“三十六個……當初的漏網之魚倒是不多,但這次居然敢露頭了。說明封印已經鬆動,甚至出現缺口了。”

“嗯?東南方嗎。怪不得水仙鎮這麼偏遠的地方也有鬼的蹤影。”

記憶中,將鬥知曉了那鬼族的名字和此行的任務。

那鬼名叫摩帕,是三百年前戰爭後期鬼族大勢不再時挑選出來,留在冠華大陸打探訊息的。

平時以人類的麵孔生存,但由於人類生命過於短暫,因此不得不常常更換形象。這次他便盯上了辰塵的父親,並附身已經三年了。

因為常常喝酒導致家裡的分文都冇有了,這次出來本是想訛點錢財去東南方找突破封印的鬼族的,不曾想遇上了將鬥一行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成為世上唯一的橋梁,成為世上唯一的橋梁最新章節,成為世上唯一的橋梁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