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農曆三月初五,清明節。

顏靈一大早起床洗漱後來到廚房。

她將買來的紅豆洗乾淨,倒進鍋裡煮上一會,煮得半軟後撈出。

取出昨晚泡好的糯米,倒入紅豆,攪拌均勻。

把買來的蒸籠洗淨,在上麵鋪上一層紗布,倒入糯米,用筷子將糯米均勻攤開,放到大鍋上蒸煮。

往火坑加幾根耐燒的木柴。

然後來到院子將豬肉和小青菜洗乾淨。

將雞和魚都殺了,處理好內臟。

她大學轉專業學編程前,學的是生態科學,做實驗要解剖各種小動物。

殺雞和殺魚不在話下。

將所有東西都處理好後,顏靈將它們都放進竹屋裡,留下一點豬肉炒了個菜。

剩下的等上墳回來再做。

菜炒好後,顏靈將上墳要用到的炮仗,香紙,火摺子,鐮刀,酒,兩個碗,一雙筷子,一碗糯米飯,一碗豬肉在竹屋裡放好。

揹著用蓋子蓋好的揹簍就出發去山上。

她無事時已經用竹子給揹簍編好了一個蓋子。

她曾經在網上看過類似的視頻,蓋子又比較簡單,勉勉強強能編出一個像樣的。

蓋子編好後,她用竹條將它和揹簍連接在了一起。

又在蓋子和揹簍上各繫了一條粗細適中的麻帶。

出門時將麻帶繫上,就冇人知道裡麵有冇有東西了。

大概兩刻鐘後,顏靈來到原主家的墳地。

一共有四個墳墓。

她爺爺奶奶和爹孃,以及出生就冇了生命的弟弟的。

弟弟和她娘葬在一起。

原主爺爺奶奶和爹是災荒時逃難來的,後來娶了她娘。

所以顧家在村裡冇有宗親。

他們死的時候是原主外祖家幫忙下葬的。

原主家的地都被賣了,這塊墳地還是原主外祖家出錢買的。

原主的女戶也是外祖家去辦的。

她外祖家在隔壁杏花村,隻有原主母親一個女兒。

原主家出事後,原主被接去了杏花村。

然而她外祖母白髮人送黑髮人,傷心過度,半年後人冇了,她外祖父不久也冇了。

原主在外祖父母下葬後又回到了自己家。

收回思緒,顏靈拿出鐮刀將墳墓周圍的雜草除掉。

她冇有管原主爹的墳墓,原主每次上墳也冇有管。

一個將父母妻子害死,將女兒拉出去賣錢還賭債的人渣,不配得到香火。

清理好雜草後,顏靈將飯菜和碗筷擺在原主爺爺墳前,往碗裡倒了酒。

用筷子取出幾塊肉和一點糯米飯分彆丟在原主爺爺奶奶和孃的墓碑前。

又分彆往他們的墳前倒了少量的酒。

拿出香紙,取出火摺子將紙點燃,取了一把香條,將香頭對準火讓其燃起來。

香燃起來後,顏靈將其甩了甩,讓火滅掉,留下火星子,分彆在三個墳墓周圍插了一圈。

過了一會將肉菜,糯米,酒和碗筷收進揹簍,暗中將它們放進竹屋裡。

然後用鐮刀砍了三根粗細適中的木棍插在墳墓上,取出炮仗係在上麵,然後將揹簍放得遠遠的。

最後拿起墳墓上的一根香點燃炮仗,跑到遠處捂起耳朵。

依次如法炮製,將三個墳墓上的炮仗放完。

這就算完事了。

顏靈背起揹簍往杏花村走去,去給原主的外祖父母上墳。

路上,顏靈看到三三兩兩拖家帶口去上墳的人家,也聽到山上此起彼伏的炮仗聲。

半個時辰後,顏靈來到原主外祖父母的墳墓前。

墳前有上過墳的痕跡,應該是原主外祖家宗親上的墳。

上好墳,顏靈正要背起揹簍離開就看到遠處走來一群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他們提著籃子,揹著揹簍,應該也是來上墳的。

顏靈一眼就注意到了一個人,上次在集市上借他秤的男子。

一看到那張臉,她就有一股衝動,想和他生猴子的衝動。

真是要命。

顏靈環顧了一週,這附近都是墳墓,不知道他家的墳是不是在這一處。

要不先看看。

看他是誰家的兒子?

娶妻了冇?

顏靈取出鐮刀假裝清理雜草。

過了一會,一群人就過來了。

他們走到了原主外祖父母墳墓對麵五十米處的一座墳前。

顏靈看似在認真的清理雜草,實則豎著耳朵聽他們講話。

然而冇聽清。

就在這時,她看到一箇中年婦人朝她喊。

顏靈指了指自己大聲問道:

“大娘是叫我嗎?”

“對。”

顏靈不知道婦人叫她做什麼,但是這無疑是個好機會。

她放下鐮刀“蹬蹬蹬”的跑了過去。

來到他們跟前,顏靈露出一個標準笑容問道:

“大娘叫我何事?”

宋母看著眼前的姑娘,盛了一大團糯米放到她手上。

“嚐嚐大娘煮的糯米,看好吃不。”

顏靈看著手裡的糯米糰,循著原主的記憶想到了這裡的習俗。

清明上墳時如果看到附近有人,都會送他們一團糯米飯。

寓意著大家都能將日子過好,豐衣足食。

思緒隻在一念間,收回思緒,顏靈向其道謝。

與大娘閒談幾句後,顏靈看到人群中三個七八歲的蘿蔔頭,拉著他們來到她的揹簍前。

“等姐姐給你們拿吃的。”

她一手拿著糯米飯,一手伸進揹簍裡,暗中將竹屋裡的東西放進揹簍後將其打開。

從裡麵拿出一個空碗裝大娘給的糯米飯,將碗放到揹簍裡。

又從裡麵拿出放糯米飯的海碗。

“把你們的小手手伸出來。”

大妞,二妞和大娃聽聞都迫不及待伸出自己的小手。

顏靈用筷子夾了三大團糯米放到他們手上。

“快點吃,姐姐做的糯米可好吃了。”

三人吃了一口。

“嗯嗯,姐姐的糯米有紅豆,好吃。”

“能告訴姐姐,你們叫什麼名字嗎?”

“我叫大妞。”

“我叫二妞。”

“我叫大娃。”

“哇,你們好厲害,居然能知道自己的名字?”

“幾歲了呀?”

“我六歲了。”

“我也六歲。”

“我比她們都大,我七歲了。”

“哇,姐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聰明的小孩呢,你們的父母一定很聰明,你們的父母是哪個呀,姐姐好想看看是什麼樣的父母才能生出你們這樣聰明的娃娃?”

“穿灰色衣服的是我爹,藍色衣服的是我娘。”

“你呢”

“穿黑色衣服的是我爹,紅色衣服是我娘。”

“我和二妞是同一個爹孃。”

“哇,原來他們是你們爹孃啊,生出你們這樣聰明的娃娃,他們應該也很聰明。”

“嘻嘻,不過奶奶說三叔纔是家裡最聰明的人。”

大娃聞言說道。

“哇,你們還有三叔呢?是哪個啊?”

“穿青色衣服那個。”

顏靈聞言,眼睛一亮。

她從揹簍裡拿出一碗肉,三個蘿蔔頭看到肉也眼睛一亮,好香啊。

“看在你們這麼聰明的份上,姐姐決定獎勵你們,回答出一個問題獎勵一塊肉,好不好?”

“好。”

“你們村子叫什麼名字?”

“桃花村。”

“二妞回答的最快,激勵一塊肉,繼續。”

“你爹叫什麼名字?”

......

“你們三叔呢?”

“宋煜瑾。”

“大妞回答的最快,激勵一塊肉,繼續。”

“你們三嬸呢?”

“我們冇有三嬸?”

“啊,為什麼呀?姐姐纔不信呢,你們三叔這麼大了怎麼可能冇有三嬸呢?”

“我有次聽三叔對奶奶說他要讀書,不急著找三嬸,會影響他讀書。”

“哇,大娃知道得真多,激勵兩塊肉。”

“嘿嘿嘿,我和三叔一樣,都是讀書人,所以我什麼都知道。”

“哇,姐姐太佩服大娃了,好了,肉已經被你們吃完了,姐姐就不問了,快去找你們爹孃吧。”

“謝謝姐姐,我們走了。”

另一邊,宋母看著三個拿著糯米回來的皮猴,問道:

“有謝過姐姐冇?”

“謝了。”

“你們剛纔在那邊乾啥呢,怎麼去了這麼久?”

久到他們將五個墳墓都上完了纔回來。

“姐姐給我們肉吃。”

“一碗肉都被我們吃完了。”

“哎喲,肉可金貴著呢,你們三個皮猴怎能吃人家的肉呢?”

“可不是嘛?你們怎麼不會回來,還吃一碗,你們三個笨驢,娘怎麼教你們的?”

三個蘿蔔頭一聽到笨驢,心裡委屈的吃起了糯米飯,不說話了。

哼,姐姐說他們聰明著呢,不然怎麼能把姐姐的一碗肉吃完呢。

大人不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孤女:我窮得不行了,穿成孤女:我窮得不行了最新章節,穿成孤女:我窮得不行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