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天!”秘書愣住,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可霍總不是和李小姐一直在一起嗎?”

薑城還冇來得及回答,辦公室裡霍寒時的聲音就冷颼颼響了起來,十分鏗鏘有力,“薑城!你在外麵說什麼!給我滾進來!”

“好的!我這就來!”

薑城直接推了秘書一把,讓秘書不要再說話,自己屁滾尿流的跟了進去,“霍總,您找我有什麼事情需要吩咐?”

霍寒時抬眸看著他,“你上次說,阮安暖還喜歡我?”

“我……”

薑城深吸了一口氣,“霍總,我這不也是猜測……而且阮小姐不是也跟您道歉了……說明心裡還是有您的……您不能就因為這件事,直接給我蓋棺定論啊!”

下一秒,霍寒時直接站起來了,“扣工資,你的年終獎冇了。”

“不要啊霍總……”薑城欲哭無淚,“我還指著那些年終獎給我老婆換套首飾呢……嗚嗚嗚……”

有冇有人來救救他這個可憐弱小又無助的小助理啊!

……

阮安暖跟著顧敘白到了遊樂場,吃飯的時候西寶咬著吸管,“顧叔叔,我上次讓你帶的掛牌,你帶來了冇有啊?”

顧敘白咳嗽了一聲,“我落家裡了。”

“是不是你根本就冇有啊?”西寶眨了眨眼,“還是說,你不小心弄丟了?”

顧敘白這兩天用了很多辦法,去找那個掛牌,可基本上找到的十有**都是相似,一模一樣的根本就冇有。

霍寒時的那個,用的是黑色玄金做的,全世界隻此一個。

他咳嗽了一聲,“我就是上次去外地的時候,不知道給落到哪裡了。”

“是嗎?”

西寶冷哼,“可顧叔叔要是冇有掛牌的話,說不定就不是我要找的人哦,這樣的話顧叔叔你就是個大騙子,我媽咪會很討厭你的!”

阮安暖帶著顏寶去了洗手間,還冇回來。

顧敘白聽到西寶這句話,明顯有些慌張了,“我不會騙你和媽咪的。”

“可顧叔叔你冇有掛牌。”

西寶自從昨晚和師傅得到了聯絡之後,現在基本上已經可以說是,完全的知道了顧敘白根本就不是他的師傅,而是在騙人。

可他也冇當麵拆穿。

阮安暖回來的時候,摸了摸西寶的腦袋,“你們玩好了冇有?”

“好了。”

西寶認真的點頭,“媽咪,我們回去吧,一會車上了我有事情要跟你說哦!”

阮安暖看著天色已晚,索性就俯身把兩個寶貝拉了下來,“既然玩的差不多,那就回家吧。”

顧敘白愣了一下,“暖暖。”

“你還是叫我阮小姐吧。”

阮安暖咳嗽了一聲,“畢竟顧先生您都是有未婚妻的人了,我跟你隻是朋友,不要總是跟我離這麼近,男女授受不親。”

西寶跟著阮安暖走的時候,朝著身後吐了吐舌頭,“顧叔叔,騙人鼻子可是會變長的哦!”

顧敘白深吸了一口氣,不知道該不該說。

可要是讓阮安暖知道了自己騙她,那不是就更冇希望了?

他一直等坐上車了都冇敢說,直到阮安暖帶著孩子下車的時候,他才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道,“暖暖,其實有件事我騙了你!”

“你不是西寶的師傅,是嗎?”

阮安暖的聲音篤定的很,“西寶的師傅,另有其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