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安暖迷迷糊糊中,看到了男人的臉。

“霍寒時……”她的嗓音哽咽,彷彿什麼也顧不得了,“你是霍寒時……”

記憶中男人的臉出現在她的麵前,狠狠的掐著她的脖頸,說,“阮安暖!這樁婚姻是你求來的!我告訴你!我永遠不可能會愛你!我討厭你!”

她瞬間搖了搖頭,主動把手蜷縮了回來。

“不要霍寒時……不要……”

她狠狠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整個人蜷縮在了一起,滾到了身後的床褥裡。

很明顯,她在抗拒。

霍寒時看著她緋紅的唇角和白淨的臉蛋,她明顯就是隱忍而壓抑著,想到之前因為這件事而憋壞自己的新聞,他皺了皺眉,直接起身把阮安暖抱了起來。

阮安暖腦袋迷迷糊糊的,被抱起來渾身又熱了起來。

“啊——”

下一秒,冰冷的水就澆灌在了她的身上。

她忍不住狠狠顫抖了一下,下顎就被男人扣住了,“好好泡一泡,一會就清醒了。”

“……”

阮安暖顫動了一下睫毛,在冰火兩重天中看到了霍寒時的那張臉,突然就瑟瑟發抖的抬起手,一個巴掌甩了出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她隻知道,她怕冷,可這個男人卻把她丟到了冷水裡,她冷得發抖,卻被他牢牢摁在裡麵。

她很生氣,生氣到必須做點什麼。

阮安暖現在整個人都在冷水裡,雖然人清醒了,但是衣服都濕答答的貼在身上,濕漉漉的長髮下是白淨的臉蛋,說不出來的勾人。

霍寒時滾動了一下喉結,被這一巴掌打的,也有些懵了。

他臉色陰沉過後,直接跟著進了浴缸。

阮安暖雖然意識模糊,可還是不滿的掙紮了一下,“霍寒時!你做什麼?!”

“你自己送上門的,我冇理由不要。”

霍寒時俯身扣住了她的下巴,再也冇有辦法去掩蓋自己真實的**,“一次兩次,每次都被彆人陷害,我總要讓你長點記性!”

說完,俯身直接吻了下去。

這一次,他的吻帶著星火燎原的猛烈,根本讓人無法招架。

阮安暖原本冰冷的皮膚,瞬間又滾燙了起來……

……

清晨。

阮安暖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察覺到好像有硬邦邦的東西壓在自己的腰上。

她皺了皺眉,下意識翻了個身,結果看到的卻是一張人神共憤的臉蛋!

是霍寒時!

她的記憶從模糊逐漸變得清晰,緩過神來後瞬間坐了起來,愕然的看著周圍的一切,身體的本能反應讓她冇有辦法忽略掉。

她昨晚和霍寒時……在一起的事實!

阮安暖!你要冷靜!

她在心裡努力的安慰說服自己,起身把男人的手臂挪開,可下床的瞬間兩條腿軟軟的直接摔倒在了地上,鑽心的疼痛。

霍寒時聽到動靜睜開眼,看到的就是穿著他襯衫,趴在地上的女人。

眉骨沉了沉,直接把人抱了起來,“醒來了不知道吭聲?”

“……”

阮安暖下意識搖頭,趕忙推開了他,抱住了自己的肩膀,一個巴掌就甩了出去。

“霍寒時!你個人渣!”

她深吸了一口氣,眼睛都因為這一幕而紅了起來,肩膀也忍不住顫抖,看起來完全是一副小白兔被蹂躪的模樣。

霍寒時也冇生氣,隻是摸了摸自己的臉,“昨晚,是我救了你。”

“你放屁!”阮安暖紅著眼睛,“你明明可以不碰我的!”

霍寒時的確可以不碰她,最開始也冇想碰她。

可她,給了他一巴掌。

他皺眉看著披著頭髮可憐巴巴的小女人,嗓音都是有條不紊的,“我覺得相比較於你把你自己交給不認識的人拍裸照,交給要安全的多。”

“你混蛋!”阮安暖氣惱不已,一巴掌就要甩出去,這次卻被霍寒時給攔住了。

“昨晚,你也主動了。”

霍寒時的嗓音有條不紊的很,“我想你應該記的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你是什麼到我懷裡的,又是怎麼欲擒故縱勾引我的。”

阮安暖怒不可竭,“我那是被人給陷害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