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臉頰都忍不住紅了起來,惱怒羞憤的推搡他,“你腿受傷了,不能亂來!”

頓了頓,嗔怒道,“再這樣我就真的回去了!”

霍寒時英氣的眉驀的沉了下來,扣著她的手腕在床邊坐了下來,嗓子都完全啞了,“那你幫我處理傷口,我不亂動。”

阮安暖睫毛微微顫動了一下,看著他暗色沉沉的眸,“你確定?”

“嗯。”

霍寒時看著她緋紅的唇瓣,微微滾動了下喉結,“很晚了,你回去不方便。”

“要是霍先生不聽話怎麼辦?”阮安暖唇紅齒白,突然笑眯眯的湊近了他,“我一個小女子手無縛雞之力的,你要真的對我做點什麼,什麼辦法都冇有。”

霍寒時聽明白了她的意思,“那你說怎麼辦?”

“簡單啊,”阮安暖視線落在了他的手腕上,說話的聲音煞有其事的很,“把你綁起來,我就相信你不亂動。”

話剛說完,霍寒時就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繃緊了起來。

說話都不利索了,“暖暖。”

“怎麼?霍先生覺得我這個想法不合適嗎?”阮安暖抬手把漆黑的長髮撥弄到耳後,笑眯眯的看著他。

“冇有,”霍寒時哪裡頂得住,主動偏開了視線,強忍著要把麵前的人兒撲倒的衝動,“綁的時候綁鬆一點,順帶記得把門關上。”

“不關。”

阮安暖主動從床上起來,冷哼道,“為了防止霍先生你亂來,不關門纔是最好的辦法。”

她彎腰,從旁邊的衣櫃裡摸到了霍寒時的領帶,然後轉身回來。

“霍先生,把手伸出來哦。”

霍寒時看著她指節攥著領帶的模樣,腦袋裡浮現的卻時這條領帶綁在她手腕上的樣子,他覺得自己的腹部都躥起了一層火。

阮安暖捉到他的手之後,直接用領帶綁在了床頭。

看著他不能掙紮的模樣,滿意的拍了拍手,“好了,要給你處理傷口了,你最好不要亂動,不然的話,嘿嘿……”

她托腮,眼裡帶著幾分狡黠。

霍寒時覺得,要不是這條領帶束縛著,他能現在就把她撲倒。

他沉眸看著她,“不然怎樣?”

“不然的話……就懲罰你!”阮安暖看著他靠坐在床頭的模樣,俯身狠狠彈了一下他的鼓囊囊,“讓你隻能看不能碰!”

霍寒時驀的悶哼了一聲,下巴都本能的抬了下來。

“暖暖。”

“不要說話,我要給你處理傷口。”

阮安暖主動摸到了旁邊藥箱裡麵處理傷口的棉簽和碘酒,俯身半彎著腰幫他處理腿上的傷口,順帶把血跡先清理掉。

她低垂著腦袋,就在他懷裡,長髮有意無意的蹭在他的胸膛上。

可她偏偏渾然不覺。

等過了好一會兒,耳邊才傳來了男人低啞的聲音,“暖暖。”

她顫動睫毛,抬眸看他,“做什麼?”

霍寒時眉心緊緊擰起,繃著呼吸說話的聲音都有明顯的濃稠,“你離我近點,我有點難受。”

“是傷口疼嗎?”

阮安暖還冇意識到,隻是抬手摸了摸他的額頭,瞬間驚訝了,“我的天,你身上好燙!”

“嗯……”霍寒時覺得自己的意識都有些模糊了,尤其是在她冰冰涼的手碰到他額頭的時候,他強忍著冇有把手腕上的領帶扯開,“暖暖,你把我先解開,嗯?”

“不行!”

阮安暖看著他這副模樣,直接就站起來去拿自己的手機,“你就這樣躺著不要亂動,我去打電話叫醫生過來。”

她匆忙去了陽台,可轉頭想起霍寒時的醫生,她冇聯絡方式啊。

於是就轉頭看他,“你手機給我。”

霍寒時繃著嗓子,視線直勾勾的落在她身上,阮安暖看著他不說話,隻好俯身越過他去旁邊撿他被剝掉的褲子,從裡麵找到了手機。

可起身的時候,猝不及防撐著的手落了空,直挺挺摔倒在了他的身上。

“嗯……”

霍寒時驀的悶哼一聲,阮安暖趕忙手忙腳亂的站了起來,“我不是故意的……我剛纔手冇撐住……”

話音戛然而止。

因為此時此刻霍寒時的眼神,那簡直就像是如狼似虎的猛獸。

他現在,隻想把她吃乾抹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