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寒時的嗓音沉沉,“在外麵等著就行。”

阮安暖,“……”

她站在客廳看著霍寒時的背影,英俊挺拔,站在哪裡跟個古希臘雕塑模版似的,怎麼也不像是會做飯的樣子。

“媽咪,”西寶小眉頭皺了起來,“我總覺得爹地會把廚房炸掉。”

顏寶咬著小手指,附和點頭,“對啊,看起來爹地好像不是很會做飯的樣子~是不太聰明哈~”

“……”阮安暖認真的思考了一下,覺得兩個寶貝說的對,“我也這麼覺得。”

“要不我們還是叫外賣吧……”

西寶摸了摸顏寶的腦袋,奶氣的聲音帶著幾分凝重,“我不想妹妹一會吃黑乎乎的飯菜。”

阮安暖覺得怎麼說也是霍寒時下廚,怎麼著也要給點麵子。

她認真的看著兩個小傢夥,做了一個加油的姿勢,“其實西寶和顏寶也可以選擇相信爹地,他肯定會很努力的!”

西寶嘴巴撇了起來,“可是爹地就不會做飯啊。”

顏寶糾結了好一會兒,“哥哥,我們還是等爹地做飯出來吧!媽咪說我們要相信爹地的!”

“那好吧。”

兩個小傢夥最後還是妥協了。

阮安暖陪著他們兩個在沙發裡坐著,聽著廚房裡的動靜一顆心普通普通的。

一個小時後,霍寒時從廚房出來了。

他身上的襯衫明顯有了褶皺,把做好的四菜一湯放在了桌子上,看起來賣相還可以,阮安暖有些驚訝,“這些都是你做的?”

“嗯,”霍寒時深邃的眼眸認真的看著她,“都是我一個人做的。”

阮安暖心情有些複雜。

開心是因為,怎麼說這也是霍總第一次下廚,實在是值得感動。

可不開心,是因為這頓飯,她總覺得有些奇怪。

怎麼炒青菜,還要放豆腐乳的?

阮安暖看著眼前乾的跟鍋巴似的米飯,剛扶起筷子,霍寒時就認真的眼神就看了過來,帶著幾分期待,“怎麼樣?”

“嗬嗬,”阮安暖皮笑肉不笑的戳了下硬邦邦的米飯,“霍先生,你是第一次下廚嗎?”

“嗯,”霍寒時點頭,“第一次做飯。”

“……”

阮安暖麵對霍寒時認真的眼神,冷靜的吃了一口米飯,可剛吃進去眉心就皺了起來,因為裡麵……竟然是辣的。

她猛的咳嗽了一聲,直接嗆到了。

霍寒時直接遞了一杯水過來,皺眉,“很難吃嗎?”

他的臉很臭。

阮安暖搖搖頭,“不是……我就是吃飯的時候不小心嗆到了……”

真是活見鬼,她就不該為了懲罰霍寒時,讓他做飯。

現在好了,估計今天的晚飯是冇得吃了。

她果然是高估了霍大總裁在做飯這方麵的天賦,那簡直是慘不忍睹啊。

阮安暖硬著頭皮吃米飯,可卻不願意自己的兩個小寶貝受苦,於是就默默的朝著西寶看了一眼,“你們兩個……是不是不喜歡吃米飯?”

“顏寶喜歡吃米飯!”

顏寶開心的拿起了勺子,扒拉了一口米飯。

下一秒,直接噴出來了。

她肉乎乎的小臉蛋憋的通紅,抬手瘋狂扇自己的吐出來的粉紅色小舌頭,“好辣~”

西寶詫異,跟著吃了一口,跟著也臉紅了。

“咳!”他猛的嗆的一下,小臉蛋也跟著紅了起來,眼淚都差點辣出來了,“爹地,這個米飯真的好辣啊!好辣!”

霍寒時英俊緊繃的臉龐,瞬間跟調色盤被打翻了似的。

他冷著臉,自己吃了一口米飯。

阮安暖看著他瞬間變紅的臉龐,忍不住笑了,“原來高高在上的霍先生,也有不會的東西啊。”

她還一直以為,他不食人間煙火呢。

她笑的很開心。

霍寒時英俊的麵龐雖然夾雜了微微的紅,也有些生氣,可看著阮安暖開心不已笑的模樣,突然覺得這其實就是他想要的,家的感覺。

他剛想開口,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阮安暖主動站了起來,“我去開門,你們兩個乖乖吃飯。”

她起身打開門,發現站在門口的女人穿著黑色的束腰長裙,主動開口,“阮小姐,我是來找寒時的,我們之前打過電話哦。”

阮安暖驀的愣住,“你是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