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安暖站在原地,明顯不是很想去。

“我還有事,要先回去接孩子!”她下意識起身就想跑,霍寒時挺拔高挑的身形直接從車上下來,扣住她的手腕,把她整個人扯了回去,“我看起來有這麼可怕?”

阮安暖的鼻尖猝不及防撞到了霍寒時的胸膛,鼻尖酸澀的差點哭出來。

“我……我要去接孩子……快放學了……”

她慌忙給自己找著藉口,“霍總,我真的冇多少時間,我很忙的。”

真是見鬼了!

之前結婚在一起的時候,他都是愛答不理的,怎麼現在時不時出現在她麵前晃悠一下,這個男人簡直是太可惡了!

霍寒時微微皺眉,鬆開了她,“我找你,是上次油漆的事。”

阮安暖猛然愣住,“霍總,這件事吧……其實它是有隱情的。”

“什麼隱情?”

“這……”阮安暖原本是想說,本質上是因為你有一個私生子在學校,還導致我兒子被欺負,所以我和傅悅看不慣,纔給你車潑油漆的,可想到這件事要是傅悅牽扯了進來,傅老爺估計會把傅悅打死。

她深吸了一口氣,“是,這件事是我看不慣霍總,所以故意的。”

頓了頓,“律師函上的賠償,我會打到你卡裡的!”

阮安暖說完這句話轉身就走,可霍寒時卻根本不給她機會,“你確定多少錢都賠?”

“對!”阮安暖咬牙,一股腦道,“律師函上不是寫了,說需要找專門的理賠預算人員看多少錢,我到時候賠就是了!”

“是嗎?”

霍寒時看著她白淨的臉蛋,眯起眸,“沈回,告訴一下阮小姐,我那輛車需要賠償多少錢。”

沈回主動走了過來,“阮小姐,霍總的車是絕版原漆,現在市麵上已經找不到了,所以隻能按照原價賠償,去掉之前駕駛的損耗,在五百四十萬。”

阮安暖怒了,“你搶錢呢?!”

不就潑了油漆,這麼多錢還不如把她整個人丟局子裡去!

她皺了皺眉,“要錢冇有,要命一條!霍寒時,你不要仗著你的身份就故意仗勢欺人!我阮安暖也不是吃素的!”

霍寒時單手插兜,懶散靠在了車門上。

“油漆是你潑的,我自然找你。”

那聲音懶散溫和的很,“這件事我可以不計較,可我需要知道,你的玉佩是哪裡來的。”

阮安暖皺眉,“什麼玉佩?”

“上次吃飯的時候,你手裡的玉佩,”霍寒時說話的聲音都逐漸低沉了下來,“你說是你爺爺留給你的,有什麼證據嗎?”

阮安暖就差冇當場炸毛了,“我爺爺給我的能有什麼證據?!霍寒時!我們都已經離婚五年了,你能不能不要這麼陰魂不散!”

真是氣死她了!

本來好不容易過了五年的平靜生活,怎麼一回國他就出現了!冤家路窄的很!

霍寒時看著她要走,直接攔住了。

“你告訴我,我就放你走。”

他微微皺眉,“或者,你讓我看一下你的腿,有冇有傷。”

“……”

如果眼前的人不是長著一張英俊臉龐的霍寒時,阮安暖絕對會給他貼上流氓的標簽!

她深吸了一口氣,主動捂住了自己的裙襬,“霍總,說實話,我們都已經離婚五年了,你不是因為玉佩接近我,就是讓我賠償油漆出現在我公司樓下,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喜歡我。”

頓了頓,“怎麼,就這麼想跟我再續前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