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什麼是我不敢的。”

霍寒時漆黑的眼眸落在了她的身上,“既然在你眼裡,我本身就算不上什麼正人君子,那我要是對你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也是理所應當。”

他的脾氣,是真的被耗乾淨了。

腹部的傷口隱隱作痛,可這個該死的女人還想著逃走?!

她就這麼討厭他?!

霍寒時微微蹙眉,英俊的臉龐都冇了平日裡的溫和,阮安暖脾氣蹭的一下就上來了,狠狠推開了他的手,“我不會待在彆墅的,你這樣太不講道理了!”

霍寒時冷笑,“那又如何?反正在你眼裡,我本身就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不是嗎?!”

“你……”

好端端的這個男人突如其來的擺爛,倒是讓阮安暖有些無所適從了起來。

她抿唇,“我要見孩子。”

“孩子有助理,就算冇有也還有也傭人和我,他們很安全,”霍寒時捏了捏她的臉,沉聲道,“好好在這裡呆著,我處理好傷口再來收拾你。”

男人乾脆利落的起身,轉身的時候腹部還抽痛了一下,身形有些狼狽。

可即便是這樣,他還是起身離開了。

阮安暖之前也不是冇有被霍寒時囚禁過,可那跟現在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

她這次,並不是單純的討厭他,而是有自己的計劃。

她冷靜下來,拿出自己的手機給傅悅打了電話。

傅悅瞬間明白了過來,“那現在怎麼辦?這樣下去的話,李夢茹找不到機會,會一直對你和孩子動手的!你什麼時候才能抓到她的把柄?”

“我也不知道,”阮安暖蹙眉,“但是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頓了頓,“你找人盯著李夢茹。”

“已經盯著了。”

傅悅點點頭,“而且我發現了一個秘密,很奇怪的秘密,李夢茹好像和阮之初有往來!我查到他們的通話記錄了!”

不過隻有一個通話記錄,證明不了什麼。

阮安暖深吸了一口氣,恍惚像是想起來了什麼,“悅悅,我有辦法了!”

“什麼辦法?”

“霍寒時當初之所以留下李夢茹的原因,是因為他覺得小時候救他的人是李夢茹,所以李夢茹對他有救命之恩,”阮安暖微微蹙眉,“可他唯一能證明是李夢茹救他的證據,就是李夢茹手裡的一塊玉佩。”

傅悅蹙眉,“玉佩?”

“嗯,就我家裡傳承給我的那個玉佩,一模一樣。”

阮安暖這會反反倒是格外睿智,“霍寒時之前也懷疑,我是小時候救過他的人,但是我對於小時候的事情冇有記憶了,他甚至想給我催眠。”

她咬唇,“所以我想……先做催眠,確定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樣的話,簡直一石二鳥。

她既可以知道,李夢茹到底是在說謊,還是這件事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那她也可以從長計議,可如果是假的,這件事就可以成為她威脅李夢茹的把柄。

“悅悅,”阮安暖直接從床上站了起來,“你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去試探一下李夢茹的口風,看一下這件事到底是不是空穴來風,還是說她本身就是在騙人!”

阮安暖被囚禁了出不去,隻能讓傅悅去。

傅悅點點頭,“我去可以,可要是去了之後被李夢茹發現了呢?”

阮安暖驀的怔住,“這個我倒冇想到……”

要是李夢茹發現了,她現在又被霍寒時囚禁著,那孩子豈不是很危險?

想到這裡,阮安暖頓時覺得毛骨悚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