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彭佳問,“什麼事?”

阮安暖深吸了一口氣,覺得隔著門板要是直接說出來,外麵看守的黑衣人肯定會聽到的。

“你等我一下。”

她轉身去了旁邊的抽屜,找到紙筆之後寫了字,這才從門縫裡塞了出去,彭佳看到的瞬間就咳嗽了一聲,用腳踩住了,“那我先去看孩子!給孩子放錄音!”

彭佳半彎著腰拿到紙條之後,去了洗手間打開,發現是阮安暖的聯絡方式。

他們之前,是沒有聯絡方式的。

彭佳把人加上好友之後,阮安暖直接發了訊息過來,「你找個冇人的地方,不要被髮現。」

彭佳問,「你需要我幫你什麼忙?」

「其實也冇什麼,就是我聽說霍寒時之所以把李夢茹留下的原因,是因為李夢茹是小時候救過他的人,我想確定這件事是不是真的。」

彭佳點點頭,「是真的,李夢茹手裡的玉佩,寒時小時候見過。」

阮安暖覺得這件事,越發撲朔迷離了起來。

她深吸了一口氣,把自己玉佩的照片都發了過去,「你說的是這個玉佩?」

彭佳直接愣住了,「你怎麼會有這個玉佩!」

「這個玉佩我從小一直戴在身上的。」

阮安暖思考了一下,「我小時候發過燒,關於六歲之前的記憶都冇有了,之前我和霍寒時商量過,我想做催眠,看能不能把小時候的事情給想起來,你可以幫我嗎?」

彭佳坐在馬桶上,「你的意思,讓我幫你做催眠?」

「對,我必須要提前知道。」

阮安暖點點頭,哪怕對方看不到,「我要是生病的話,霍寒時不會無動於衷的。

她的意思就是,用自己生病的理由,順帶把心理醫生請過來做催眠。

彭佳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聽阮安暖的。

可如果這件事查出來要是真的阮安暖纔是寒時的救命恩人,那不就說明瞭,霍寒時之前找人其實一直都找錯了?

想到這裡,彭佳瞬間有了決定。

……

霍寒時一個人悶沉沉的坐在酒吧的包廂裡,給慕遠川打了電話。

慕遠川過去的時候,發現霍寒時在一個人喝悶酒。

“怎麼一個人喝酒?”他挑眉,“不回去陪著阮安暖了?”

“她不需要我!”

霍寒時的臉色緊繃的很,扯了扯領帶明顯有些煩躁,聲音都冷了起來,“她那兩個孩子也不喜歡我,她甚至要跟我劃清界限。”

慕遠川蹙眉,“不至於吧?我看她挺喜歡你的啊。”

頓了頓,“難不成……是愛上彆人了?”

霍寒時腦海裡瞬間浮現出來了霍禦之的身影,還有自己今天早上醒來,從李夢茹哪裡聽到的,阮安暖冷漠的錄音。

他抓著酒杯,臉陰鬱的不像話。

慕遠川繼續問,“不管怎麼樣,有了事情就要解決啊,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什麼意思。”

他蹙眉,“回去,跟她說清楚。”

霍寒時推開他的手,捏了捏眉心,“她被我關在莊園了。”

慕遠川的眼睛瞬間都睜大了,好奇的看著他,“你彆告訴我你把她囚禁了?”

“我冇彆的辦法了。”

霍寒時的下顎線緊緊繃著,“她要是離開我的視線,不但霍家的人會動手,還會有其他危險,更彆說霍禦之這段時間一直在跟我公司搶合同,他絕對冇安好心!”

他纔不會,讓阮安暖繼續跟霍禦之接觸呢!

他隻要一想到阮安暖和彆的男人說說笑笑,就生氣的恨不得把桌子直接給砸了!

慕遠川猛的咳嗽了一聲,“你知道物極必反嗎?要是把人逼狠了,她估計隻會更想要離開你,說不定還會為了離開你而和彆的男人在一起!”

霍寒時的臉色頓時鐵青,“你說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