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何況,我勞心勞力工作這麼多年,公司裡麵盤根錯節安排了多少人,那裡能這麼輕而易舉的被扳倒?嗯?”他的聲音沉的很,唇瓣都貼到了她的耳根。

阮安暖心跳有些快,“那你查出來什麼了嗎?”

“暫時保密。”

霍寒時捏著她小巧而精緻的下巴,“霍太太,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想著今天晚上回去要怎麼才能好受一點,不然明天早上,嗓子可是會啞的。”

阮安暖被他這句話說的臉蛋瞬間就紅了起來,“霍寒時!你總是冇個正經!”

她推開了他,“我不理你了!”

霍寒時原本就是虛浮的抱著,這會兒直接看著女人從懷裡離開了。

可下一秒,門外就傳來了腳步聲。

阮安暖站在原地,看了眼身後的霍寒時,防備不已。

“砰——”敲門聲就這麼施施然響了起來,“裡麵有人在嗎?”

阮安暖呼吸緊促,剛打算開口身後的男人就主動咳嗽了一聲,拉著阮安暖的手藏到了門後麵,抬手把門打開了。

站在門口的,公司新換的秘書長。

看到霍寒時,明顯怔了一下,“霍總……您怎麼在這裡?”

“我不能在這裡嗎?”

霍寒時懶散的扯了扯自己的領帶,“既然是用來休息的房間,我自然隻能在這裡。”

秘書長側眸,看到了旁邊有些淩亂的沙發。

還有,門後麵阮安暖的腳。

她稍稍遲疑了一下,想進去,“我可以進去看看嗎?剛好要查房了,等到檢查結束之後公司就要關門了,畢竟都下班了。”

阮安暖心跳直接蹦到了嗓子眼,看了眼身側門口的男人。

用眼神示意,“快想辦法啊!”

霍寒時勾唇,直接抬手把秘書長攔在了外麵,抬手扯了扯自己的襯衫領口,“我這好不容易風流快活一次,你非要掃興。”

他眼睛都眯了起來,看了眼阮安暖,“嘖,你剛纔咬我還挺狠的。”

秘書長一愣,“霍總您這是……”

“雖然我被革職了,可公司裡也都算是我的人,”他摸了摸自己的唇角,眼神帶著幾分明顯的痞氣,看著阮安暖,“你這要是進來,打擾了我的興致,乾脆就不用入職了,直接走算了。”

秘書長雖然是新總裁安排進來的,可本質上霍寒時在霍家還是舉足輕重。

是不容小覷的存在。

更何況她隻是一個秘書長,冇有太大的權利。

霍寒時現在和一個不入流的小清潔工在這種地方做點什麼事情出來,她也實在是不好意思直接去打擾。

秘書長雖然懷疑,可也不能直接戳穿。

她笑了笑,“那裡的話,霍總,我這不是不知道……”

她輕輕咳嗽了一聲,看了眼門縫裡阮安暖的那雙鞋,主動收回了視線,“您玩的開心,不會有人來打擾您的,我先走了……”

說完,直接轉身離開了。

霍寒時把房間門重新關上之後,阮安暖才鬆了一口氣。

她惱怒的看他,“你知不知道你剛纔差點嚇死人!”

要是被那個秘書長看到了,就知道她假裝清潔工去公司打掃的事情,那四捨五入不就等於,那些人知道了她聽到了不該聽到的。

霍寒時看著她的小手拍著自己的胸脯,俯身直接湊了過去。

他抬手,直接把人抱住了。

她溫怒不已,“霍寒時……你簡直就是個……”

“剛纔刺激不刺激?”阮安暖惱怒的話都還冇完全說出來,剛喊出來了一個他的名字,霍寒時的聲音就施施然傳了過來,十分惡趣味。

她氣惱不已,狠狠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霍寒時吃痛,可卻冇生氣。

等到阮安暖察覺到了嘴角的血腥味才鬆了口,可抬起眸看到的卻是男人十分好整以暇的表情,“咬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