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寒時的車輛停在了後麵不遠處,薑城本能的回頭看了眼後視鏡。

“霍總……”

他說話的聲音,都明顯卡頓了,“小少爺……怎麼會有勞倫斯家族的信號彈……難道說……”

他們家霍總,其實是勞倫斯家族的人?

霍寒時冷著臉,看著眼前剛放完信號彈的小傢夥。

“你信號彈哪裡來的?”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明白,他到底是不是霍家的人,他從小在霍家長大,從來不存在彆的可能。

畢竟,霍家是一個看血統大過命的人。

不然霍老爺也不會那麼努力想讓他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女人結婚。

也不會,不喜歡阮安暖,但是對西寶卻很喜歡了。

可……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迄今為止來說的話,放在他麵前的就隻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這個信號彈是西寶意外得到的。

第二種,信號彈不是意外。

西寶在旁邊十分無辜的眨了眨自己圓溜溜的大眼睛,“爹地!這是西寶的秘密哦!西寶到時候自然會告訴你的!”

說完,嘿嘿一笑。

霍寒時抱著懷裡的阮安暖,心裡憋了一口氣。

他俯身摸了摸阮安暖的呼吸,已經逐漸變得平穩。

剛纔西寶急匆匆的從兜裡不知道摸出來了什麼東西,說是吃了就好了,霍寒時就給阮安暖吃了。

之後,阮安暖的呼吸就平穩了。

霍寒時也不暴走了。

他鬆了一口氣,抬眸看著眼前齊刷刷出現的白色車牌的車,“這些車,都是勞倫斯家族的車。”

可是怎麼可能突然之間,全部出現在了這裡。

西寶哼了哼,抱著自己的小手臂,“爹地這就不懂了吧,勞倫斯家族的信號彈,隻要附近的車輛看到了,都是使命必達哦。”

他伸出自己的小手,湊到了霍寒時的耳朵根,很小聲。

“這個信號彈,是他們家族權利的象征。”

西寶說的十分煞有其事。

可冇有人知道。

霍寒時對於這件事,卻是稍有耳聞的。

勞倫斯家族身為華爾街最大的商業集團,財富可見一斑,可是現在的史丹佛先生卻老無所出。

唯一的嫡親血脈,也就隻剩下了自己的親妹妹。

可是親妹妹,失蹤多年。

傳聞說這個信號彈,其實就是史丹佛先生給自己的親妹妹的留的。

但凡出來,使命必達。

而這個使命必達,就代表著史丹佛家族新一屆的未來繼承人出現,整個商業集團後繼有人。

想到這裡,霍寒時本能的朝著西寶看了過去。

表情凝重的直接把西寶揪到了自己懷裡,“老實交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頓了頓,“還有剛纔給你媽咪吃的凝神丹,到底是哪裡得到的!”

西寶腮幫子都鼓了起來,“明明今天這次我的功勞最大!可是爹地你怎麼可以這樣吼我!你都不誇誇我!”

話剛說完,門外就傳來了緊促的敲門聲。

薑城看著窗外,人都傻了,“霍總……”

霍寒時本能的側眸,看到的竟然是一排排訓練有素的黑衣人。

而且,穿的都是勞倫斯家族的製服。

他們好像是有目的而來,為首的人像是管家,穿著立領交叉複古長袍,一隻眼睛上還掛著複古的法式老眼鏡。

四十多歲的人,直接單膝跪在了車外麵。

直挺挺道,“少主人,歡迎回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