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寒時在旁邊看著這一幕,下顎線都明顯繃緊了起來。

他蹙眉,朝著像是管家的人看了過去,嗓音都帶著明顯的沉啞,“你們,有辦法救我愛人嗎?”

“愛人?”

穿著立領交叉複古長袍的管家愣了一下,視線本能的朝著霍寒時身後的阮安暖看了過去,西寶也跟著著急道,“她是我媽咪!我最最親愛的媽咪!”

管家在看到阮安暖的瞬間,眼神閃動了一下。

“少主人,我們有最專業的醫生,當然可以給阮小姐最好的治療。”

霍寒時聽到這句話之後,鬆了口氣。

他垂眸看著阮安暖,輕輕的俯身過去捏了捏她的臉蛋,“暖暖,我們馬上就可以救你了。”

他俯身,在她的臉頰輕輕落下了一個吻。

“爹地!”

西寶這個時候直接越過車窗朝著放方緒之的車輛看了過去,小眉頭都皺了起來,“那壞人怎麼辦?!”

霍寒時抬眸,跟著看了過去。

“少主人,這個您不用擔心。”

管家的聲音變得凜冽起來,“但凡是欺負過您的人,都不會活著離開的。”

頓了頓,“動手。”

管家朝著身後穿著白色製服的人看了一眼,白色製服的人直接就帶著十幾個人走到了方緒之的車輛跟前。

方緒之被迫從車上下來,看著不遠處的西寶和霍寒時。

最後,目光落在了管家身上。

“你是勞倫斯家族的管家……”他的呼吸緊促,說話的聲音都明顯在發抖,“你和霍寒時是什麼關係?”

“我無權回答你的問題。”

管家垂眸,眼神都變得犀利起來,“不過你得罪了我們的少主人,就要做好應該承擔的代價。”

方緒之看著身後白色製服的人走過來,第一時間舉起了手裡的勃朗寧。

可下一秒,手裡的勃朗寧就掉在了地上。

“啊——”

尖銳的慘叫聲過後,方緒之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兩條腿和兩條胳膊都被打穿了,鮮血淋漓。

這一幕,前所未有。

方緒之從來冇有這麼狼狽過。

霍寒時從來冇有想到,有朝一日會看到方緒之變成這樣。

畢竟方家,也算是名門大戶。

他之前跟方緒之好幾次交鋒,方緒之都是用了很多不一樣的手段,但是現在在勞倫斯家族的一個管家麵前,簡直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說不震驚,是假的。

霍寒時視線本能的朝著懷裡的阮安暖看了過去,忍不住喃喃自語,“暖暖……你身上到底還藏著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

小時候救過他,但是卻失去了記憶。

孩子的身份。

還有,現在她的身份。

這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十分撲朔迷離,像是一個謎。

西寶在霍寒時身側,被薑城捂住了圓溜溜的大眼睛,“小少爺,這麼血腥的場麵您還是不要看了,不然晚上會睡不著的!”

西寶抓著薑城的手,搖搖頭,“我膽子很大的!”

說完,直接把人扒拉開了。

管家重新回來的時候,乾淨的長袍沾染了一點點斑駁的血跡。

“少主人,還請您跟我們走。”

他朝著阮安暖和霍寒時看了一眼,“我會通知史丹佛先生,準備最好的醫生,幫阮小姐治療。”

西寶點點頭,“謝謝你!”

頓了頓,突然跟了一句,“不過,走之前我可以帶我的寵物一起去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