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寶眨了眨眼,認真的點頭,“好滴!冇問題!”

車輛不急不緩的開出去,薑城隔著車窗,睨了眼方緒之車輛的方向。

那情況,簡直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太可怕了!

西寶都忍不住吐了吐舌頭,主動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果然壞人都是會遭報應的!哼!讓你欺負我媽咪!我可不是好惹的!”

說完,還抱起了自己的手臂,傲嬌的很。

薑城從後視鏡裡看了眼西寶的小臉蛋,跟霍寒時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

他突然覺得,自己剛纔懷疑小少爺的身份,有多麼愚蠢。

……

車輛開出去了很久很久,前前後後跟著的整齊劃一的車輛最少也有三十多個,而且還都是清一色的國外牌照。

兜兜轉站了差不多大半天時間,差點走到了一片荒蕪之地。

而荒蕪之地的儘頭,出現了成排的柵欄。

“到了。”

管家把車在一個莊園門口停了下來,是一個圓拱形的法式複古雕花紋路,半開的大門中央,是一個維納斯神像的噴泉,花簇都是格外茂盛。

無一不展現著,這個地方的奢華。

薑城站在莊園門口,彷彿看到了人間仙境,美不勝收。

“這裡怎麼會這麼美……”

明明剛纔路過的地方那麼荒蕪,但是這裡周圍全都是盛開的薔薇,周圍的一切都變得那麼茂密神秘。

管家打開門,“請進。”

霍寒時抱著阮安暖,直接走了進去。

他現在,冇心情關注這些風景,唯一想的就是,趕快讓他的暖暖醒來。

管家帶著霍寒時和西寶進去之後,直接準備了一個房間,讓霍寒時把阮安暖放在了床上,“稍等,我這就去請醫生和我們先生。”

幾分鐘後,管家回來帶著一個醫生。

準確來說不是醫生。

而是一個穿著同樣白色製服的男人,戴著眼鏡,看起來十分年輕。

霍寒時在床邊站著,眉心都是微微擰著的,“她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白色製服的醫生愣了一下,主動站了起來,“霍先生,還請您和少主人在外麵等候,我需要做個詳細的診斷。”

霍寒時其實,心裡還是不放心的。

“爹地,我們還是先出去吧。”

西寶在旁邊拉住了他的大手,“這個醫生我之前見到過,很厲害的哦!”

霍寒時看著阮安暖沉睡的麵容,猶豫片刻後,還是出去了。

外麵的客廳很大,大到可以用金碧輝煌來形容,周圍的一切都像是夢境中應該出現的場景,薑城也不是冇見過世麵的人,可看到這一幕還是覺得驚愕。

“這些石壁……竟然都是人工雕刻的花紋……”

他不可置信的摸了摸,“還有這個花瓶……”

霍寒時,“……”

西寶在霍寒時跟前站著,兩個人一大一小,站姿都幾乎是一模一樣。

“爹地。”

西寶眨了眨眼,突然幽幽的朝著霍寒時看了過去,揚起了自己的臉蛋,“你是不是自卑了?”

霍寒時蹙眉,“自卑什麼?”

“媽咪的身份這麼尊貴啊,而且還這麼有錢有權。”

西寶嘿嘿一笑,主動拉住了霍寒時的手,“不過沒關係的!我媽咪不是喜新厭舊的人!而且我媽咪喜歡的人是你哦!不會因為你冇錢而看不起你的!”

霍寒時的臉,徹底黑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