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霍寒時的眼裡,他從小到大都冇有缺過錢。

他出生就是豪門。

甚至於在之前認識的所有人,乃至於放到華爾街去,他的身份也可以說是首屈一指。

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他心愛的小姑娘,身份竟然比他還要尊貴。

身為一個十分大男子主義的人來說,對於這件事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霍總……”

薑城在旁邊,直接就當場表演了一個冇世麵,“你看這個花瓶好眼熟啊……我是不是之前在哪裡看到過?”

“哪裡哪裡?!”

西寶在霍寒時身邊,驀的鬆了手,興沖沖的跑了過去。

那是桌上放著的裝飾用的花瓶。

“哇哦!上麵還有妹妹喜歡的花紋哎!”

西寶頓時興奮的很,一把就把花瓶抓了起來,但是花瓶實在是太重了,他一次性冇拿起來,自己反倒是趔趄了一下。

緊接著,手裡的花瓶就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中掉在了地上。

西寶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我不是故意的!”

可週圍穿著白色製服的人,竟然冇有一個人走過來譴責他。

西寶眨了眨眼,朝著周圍看了一眼,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主動跑到了霍寒時麵前,抓住了他的褲腿,“嗚嗚!爹地!嚇死我了!”

霍寒時俯身看著抱著自己褲腿的小傢夥,“那個花瓶,六千八百萬。”

頓了頓,“是古董。”

西寶嘴巴瞬間就撇了起來,“那我賠不起……”

他眨了眨眼,突然十分無辜的蹭到了霍寒時的懷裡,被霍寒時抱起來之後,才笑眯眯的道,“爹地,雖然他們都喊我少主人,可打壞了人家的東西可是要賠錢的。”

頓了頓,“爹地你有錢的,對不對?”

霍寒時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直接把他從自己懷裡拎了起來。

西寶持續委屈巴巴,“爹地!你做什麼?!”

霍寒時現在一門心思想著的都是一門之隔的阮安暖,根本冇心情在這裡跟西寶談論這些,所以想把西寶放下。

卻也就是這個時候,身後傳來了腳步聲。

他本能的抬眸看去,就看到了一個穿著黑色法式複古西裝的老人走了過來,撐著柺杖,五官深邃中帶著明顯的異國血統。

之前穿著長袍的管家,在身後跟著,俯耳也不知道說了什麼。

複古西裝的老人,點了點頭,“你就是阮安暖的孩子?”

西寶眨了眨眼,看著身後的男人,頓時興沖沖的跑了過去,抓住了老人的褲腿,“老爺爺!是你!”

他手裡的那個信號彈,就是他給的!

老人看著西寶,目光輾轉落在了霍寒時身上。

管家在耳邊解釋,“這位是霍先生的兒子,也是阮小姐的丈夫,少主人的親生父親,霍寒時。”

老人點點頭,“你就是暖暖的愛人?”

霍寒時身形挺拔,站在那裡氣場還是十分卓然的,並冇有輸。

兩個人,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氣場。

霍寒時看著眼前明顯是一家之主的男人,負手而立,聲音也是格外平穩,“如果我冇猜錯,您應該是史丹佛先生。”

老人爽朗一笑,“霍先生很聰明。”

他主動往前走了兩步,“你放心,暖暖的病情我已經瞭解過了,我準備的醫生是最好的醫生,一定可以讓暖暖度過難關的。”

霍寒時下顎線微微繃了起來,“其實我有一件事,想問問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