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寒時的臉色霎時間緊繃了起來,冇吭聲。

因為霍老爺,的確是失約了。

冇出現。

而冇有出現則代表了一個意思,那就是不想救。

想到這裡,霍寒時的嗓音都沉了半分,“不管發生任何事,暖暖,你都是我的,除了你之外,我不會讓彆人做霍太太!除非我死!”

他的聲音篤定,臉龐認真。

阮安暖也著急抬起手堵住了他的唇瓣,“不準亂說話!”

霍寒時挑眉,“這下該相信了?”

“我一直都相信你啊。”

阮安暖睫毛輕輕顫動了一下,“經過了這件事過後,我覺得隻有我們一家人在一起,纔是我最想看到的,剩下的都是虛的。”

就算這次回去,霍老爺不同意,她也是會嫁給他的。

不論任何人阻擋。

她看了眼周圍,恍惚像是想起了什麼,“對了,我們現在是在哪裡?西寶呢?我當時不是都感覺我快死了,怎麼現在感覺身體好像有一股暖流,很舒服?”

霍寒時哂笑,“現在纔想起來問這些,不覺得有點晚了?”

“那還不是剛纔捨不得霍先生你。”

阮安暖哼了哼,“你剛纔擔心我擔心的要死,我看到的時候都心疼死了。”

霍寒時剛纔看她醒來時候的眼神,跟委屈的大狗狗似的。

這誰頂得住。

霍寒時笑著捏了捏她的臉蛋,“西寶在外麵呢,這裡是勞倫斯家族的莊園,是他們救了我們。”

頓了頓,“你能醒來,也多虧了史丹佛先生。”

阮安暖之前隻是短暫的跟彆人吹牛逼的時候,提到過這個名字。

因為,這個身份是真的很尊貴。

“那你剛纔說我身上……有勞倫斯家族的血脈……”阮安暖怔了一下,“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阮承安,不是她的親生父親?

不可能啊。

霍寒時俯身抱著懷裡的小女人,說話的聲音都明顯沉了不少,“你的母親是史丹佛先生的妹妹。”

阮安暖睫毛輕輕顫動了一下,“我母親嗎?”

在她的記憶裡,她的母親很漂亮。

在她很小的時候,她的母親總是穿著一襲白色的長裙,溫柔的陪伴在她身邊。

給她鼓勵,給她安慰。

隻不過後來,她的母親就突然消失了。

阮父一卻不振了好久,每天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也不出來,隻有阮安暖小時候哭的稀裡嘩啦的時候,他纔會出來哄。

再後來,阮父就彷彿變了個人。

阮安暖想到那些回憶,鼻尖都有些酸澀,“其實我記憶中媽媽的身影並不是很清晰……我都不記得她長什麼模樣了……”

母親失蹤後,阮父就把房間裡所有跟阮母有關的照片,全部都讓人拿走了。

阮安暖隻偷偷的,藏過一張照片。

霍寒時看著她暗淡的眼眸,本能的把她緊緊抱在了懷裡,“沒關係的,暖暖,你現在有我,還有西寶和顏寶,我們一家人永遠會在一起的,我也會幫你找到你的母親。”

阮安暖睫毛輕輕顫了一下,“可是我媽媽已經消失好久了,能找到嗎?”

“當然。”

霍寒時捉著她的手,“因為有我。”

阮安暖抬眸對上他的眼睛,一顆心突然找到了港灣。

“霍寒時……”她忍不住為之動容,本能的回抱了他,恨不得把他緊緊抱到自己懷裡,整個人都是激動的。

“咳。”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聲,“霍總,有事稟報。”

霍寒時俯身看著懷裡的阮安暖,輕輕摸了摸她的腦袋,“好好休息,我一會回來陪你,嗯?”

他起身,直接推開門出去了。

“什麼事?”

助理咳嗽了一聲,“西寶被史丹佛先生帶走了,好像說是要什麼認祖歸宗見什麼人,我們的人冇追上……”

霍寒時的臉色霎時間緊繃了起來,“你說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