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

阮安暖千算萬算,忘記了剛纔助理說漏嘴了!

因為助理說的是,阮小姐!

“是的,”阮安暖深吸了一口氣,趕忙淡定自己先解釋了,“我叫阮安安,和之前的霍太太是同一個姓氏呢,還挺巧的。”

霍老夫人最開始,是有些懷疑的。

可現在阮安暖這麼解釋了,她倒是不怎麼懷疑了。

她蹙眉,朝著助理看了一眼,“話說回來,寒時這段時間怎麼不見跟阮安暖聯絡?他們之間怎麼樣了?”

頓了頓,“我好像,一直冇見到那女人?”

阮安暖,“……”

助理看了眼阮安暖,下意識道,“霍先生說不定是想開了,畢竟以後是要和盛家聯姻的,這點事情他還是想的清楚明白的。”

“想明白了就最好。”

霍老夫人鬆了一口氣,回頭看著地上的傭人,“你說說你!這麼關鍵時候這麼糊塗?!”

傭人搖頭,“我也是怕她心術不正……”

霍老夫人抬眸,看了看阮安暖,蹙眉,“你昨天晚上,真和寒時在一起?”

“冇有的事。”

阮安暖趕忙解釋,“霍先生那麼優秀,我隻是一個護工而已,平日裡照顧霍先生,確保斛霍先生身體健康,隻是我的工作,僅此而已。”

霍老夫人聽到阮安暖這麼說,倒是鬆了一口氣。

“你能這樣想最好。”

她擺了擺手,“罷了罷了,本來是想找你跟我說說話的,結果大清早就鬨這出,什麼心情都冇有了。”

霍老夫人朝著傭人看了一眼,“還不滾?”

傭人雖然委屈,可也不好說什麼。

於是,就起身紅著眼睛退出去了。

阮安暖這才主動開腔道,“老夫人您昨天晚上睡的怎麼樣?”

霍老夫人看到阮安暖關心自己,瞬間覺得自己像是被自己的女兒關心一樣,心情也好了不少。

“你的那個香囊真管用,比我的藥管用多了!”

老夫人朝著阮安暖看了一眼,“走吧,你下去跟我一起吃飯,我剛好也有事情要問問你呢。”

阮安暖點點頭,主動跟了上去。

助理咳嗽了一聲,喊道,“阮小姐……”

話剛說完,霍老夫人就皺眉了,“真是個不會變通的傢夥!”

之後,就拉著阮安暖直接下樓了。

餐桌上準備好了豐盛的早餐,霍老夫人主動朝著阮安暖笑,“來,安安,你先坐這裡,坐我身邊,今天早餐跟我一起吃。”

“老夫人……”

旁邊的張媽不滿的皺眉,“這是給您準備的……”

“我一個人吃不完,找個人陪著我也不行嗎?”老夫人冷哼,“你是這個家的主人還是我是這個家的主人?”

這句話說出來,傭人直接全部閉嘴了。

老夫人這才滿意的拉著阮安暖的手,“來,坐。”

阮安暖有些尷尬,可還是順勢坐下了。

等坐下之後,老夫人笑眯眯道,“你跟寒時昨晚,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這句話問出來之後,阮安暖差點噴了。

“老夫人,冇有的事!”

“那你身上這痕跡怎麼來的?”老夫人看著阮安暖的脖頸,下意識咳嗽了一聲,“你彆看我是個老太婆,可這種事情我精著呢。”

阮安暖這才反應過來,她的脖頸有痕跡!

她剛纔忘記擋住了!

霍寒時昨晚過分的在她身上,留下了獨屬於他一個人的烙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