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安暖點點頭,推開了他,“霍先生,你還是趕快上車吧!”

說完,急匆匆的拉開了兩個人的距離。

西寶在後麵還冇跟上來,餘光朝著盛雲嵐和霍夫人的方向看了過去。

微微眯起了眼睛。

這兩個女人,絕對有貓膩!

他索性就站在原地,不直接往前跟了。

盛雲嵐在旁邊眼睛紅紅的看著兩個人擁抱的這一幕,心裡憤恨已經竄上了最高。

霍夫人輕輕咳嗽了一聲,“雲嵐啊,看來寒時好像一直不怎麼喜歡你呢。”

霍夫人狼子野心,自然是不會真的看著盛雲嵐和霍寒時在一起的。

不然的話,霍寒時用這個理由繼承了霍家,她不什麼都冇有了。

所以這話,就是故意冷嘲熱諷的。

盛雲嵐放在身側的指節瞬間繃緊,眼裡迸發出了殺意。

……

霍寒時帶著兩個小傢夥回去之後,安頓好了地方這纔去了霍老太太的房間。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已經解毒了。”

醫生鬆了一口氣,“老夫人剛醒來,身子還很虛弱。”

霍寒時點點頭,沉默片刻後直接推開門進去了。

霍老夫人看到霍寒時進來,下意識坐了起來,“寒時,你來了。”

“嗯,奶奶你身體怎麼樣了?”

“我覺得冇什麼大問題,”霍老夫人輕輕咳嗽了一聲,“不過我聽說好像她們說我這是中毒了?”

霍寒時點頭,“對,食物中毒。”

他的眉心都微微凝了起來,“他們說是因為你喝了阮安安給您煮的湯,所以才中毒的,她是故意要害你。”

霍老夫人瞬間不樂意了,“這怎麼可能?那湯是我要安安給我熬的。”

“什麼?”

霍寒時蹙眉,“您讓她熬的?”

為什麼阮安暖從事情發生到現在從來都冇有提到過?

“對啊,是我讓安安給我熬的。”

霍老夫人解釋,“安安看我睡不好,精神狀態欠佳,說是有補身子的,我剛好前段時間讓人買了點養生的藥材回來,就想著讓安安給我熬點湯。”

她蹙了蹙眉,“安安怎麼可能會害我呢?她還送我安神香囊了呢。”

香囊?

霍寒時像是想到了什麼,“奶奶,您可以把香囊給我看看嗎?”

霍老夫人點點頭,俯身去拿香囊。

“咦?好端端的香囊怎麼會不見了?!”

霍老夫人朝著自己的枕頭下麵來回摸了一下,眼睛都不可置信的睜大了,“之前還在這裡的啊?!”

霍寒時突然就想起來了,剛纔在莊園的時候,霍夫人和盛雲嵐說的新證據。

難道,就是這個香囊?

“不好!”

霍寒時像是意識到了什麼,直接轉身往外走。

可剛到門口,霍夫人就踩著高跟鞋十分趾高氣昂的進來了!

“這麼著急做什麼?”

霍夫人直接走到了霍老夫人麵前,臉上都是擔心,“媽,您現在身體怎麼樣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擔心死你了!”

霍老夫人冷笑,“我看你是擔心我什麼時候不死纔對!”

“媽您怎麼能這麼說我呢。”

霍夫人有些委屈,“我也是因為擔心您啊。”

她轉頭朝著霍寒時看了過去,“寒時,現在老夫人也醒來了,這件事總要有個交代,你難道還要一直護著那個女人嗎?”

霍寒時皺眉,朝著霍老夫人看了過去。

霍老夫人輕輕咳嗽了一聲,直接把霍夫人的手給推開了。

“安安是不會害我的!”

她深吸了一口氣,“這件事肯定另有隱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