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可不一定!畢竟那個女人的身份來曆不明,誰知道藏著什麼心思!”霍夫人眉心瞬間皺了起來,“而且這次幸虧醫生來的及時,不然您命都冇了!”

她起身,直接朝著身側的傭人看了過去,“你,去把發現香囊的傭人叫來。”

“是。”

傭人轉頭去叫,十分鐘後就把人帶來了。

女人是上次阮安暖給霍老夫人送香囊的時候,推開阮安暖的一個傭人。

三十多歲的樣子,是個婦人。

“老夫人。”

傭人走過來看到霍老夫人醒來簡直可以說是喜出望外,直接就激動的跑了過去,“您可算是醒來了!”

霍老夫人皺眉,直接把人給推開了,“是你說,我中毒跟安安有關的?”

霍老夫人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阮安安十分親切。

喜歡的緊。

傭人怔了一下,瞬間眼睛就紅了,“老夫人!阮安安送給你的香囊有毒!她不隻是在湯裡要下毒害你,其實香囊裡麵就是藏了毒的!”

霍老夫人臉色驀的一變,“你說什麼?”

“老夫人,我說的是真的!”

傭人直接舉起手發誓了,“如果有一句假話,就天打雷劈!”

霍老夫人皺眉,朝著霍寒時看了過去。

霍寒時的表情也明顯不怎麼好看,“奶奶,您是不是把香囊弄丟了?”

霍老夫人剛纔冇找到。

她思考了一下,直接朝著傭人看了過去,“不可能,那個香囊就是安神睡眠的,我那天晚上睡的很好,要是真的要害我,等著香囊的毒性發作就行,何必要在湯裡下毒,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頓了頓,還是不相信,“她是不可能會害我的!”

“說不定是等不及了呢!”

霍夫人在旁邊冷笑了一聲,“香囊的毒性最起碼也要十天半個月,等到了時候,阮安安說不定陰謀暴露已經被趕出去了,怎麼可能等得急。”

她冷哼,“隻有在飯菜裡下毒,纔是最直接的辦法!”

很明顯,霍夫人此時此刻咄咄逼人。

就是要把阮安安給弄走。

霍老太太深吸了一口氣,“你說她要害我,那目的是什麼?”

“那誰知道啊,媽你身份尊貴,止不準隻是人家看不起我們有錢人,所以才故意想要你的命呢。”

霍夫人聲音都多了莫名的嘲諷,“更何況,她可是把寒時迷惑的團團轉呢,能讓媽你喜歡,而且現在還百分百的信任她,不就說明這個女人手段不一般嗎?這種人你繼續留下來,我估計霍家都能直接被她給玩完!”

“你胡說!”

霍老太太氣的臉紅脖子粗,“自從我兒子出事之後,我看你簡直翻了天了,無時無刻都能跟我頂嘴!”

“媽,我隻是在說事實而已。”

霍夫人蹙眉道,“雲嵐都是我特地叫來的,但是寒時眼裡隻有阮安安那個女人,要我說,阮安安比阮安暖城府更深,心肌更重!”

“閉嘴!”

霍老太太悶悶的咳嗽了一聲,旁邊的傭人趕忙拍了拍她的背脊,“老夫人,您現在剛醒來不能生氣,還是緩緩吧。”

頓了頓,朝著霍寒時看了過去,“霍先生,我看還是先讓老夫人休息吧。”

霍寒時皺眉,朝著霍夫人看了過去。

“好,我們先出去。”

他朝著旁邊的助理看了一眼,助理直接就拉著霍夫人開始往外走。

霍夫人卻不走。

“媽,我知道您現在喜歡阮安安那女人,眼睛已經被她給迷惑了,但是有些事情我還是需要跟你說清楚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她站在原地,緊促道,“那個香囊我找醫生做了檢查,裡麵可是有麝香的,而且程度完全可以導致您昏迷不醒!我現在嚴重懷疑,您中毒是假的,香囊裡麵的東西導致您昏迷不醒纔是真的!”

霍夫人瞬間愣住,“你說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