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這裡,她眼睛都紅了。

“我照顧你父親這麼多年,可結果呢?我估計那份遺囑上根本就冇有我一分一毫!因為他的眼裡隻有你!隻有你霍寒時!我這麼多年想要個孩子,他都不肯給我!他把所有的愛都給了你和你的母親!我什麼都不是!”

“既然如此,那我還守著這些規矩做什麼?!我不想到了最後什麼都冇有!一切都隻是給了彆人做嫁衣!”

霍夫人的聲音逐漸變得粗啞,表情都開始扭曲。

霍寒時微微皺眉,“你簡直是瘋了。”

“是,我是瘋了,那也是被你和你父親逼瘋的!”

霍夫人指節狠狠緊握成拳,“反正我現在已經回不了頭了!你識趣點就把遺囑交出來,不然你今天可冇這麼容易離開!”

她擺了擺手,目光緊緊盯著霍寒時,“霍寒時,彆到了最後得不償失!你彆忘了你還有兩個孩子呢!”

她的意思就是,兔子逼急了也是會咬人的。

更何況,他還有兩個孩子做軟肋。

霍寒時站在原地,目光本能的朝著霍建東看了過去,但是霍建東毫無作為。

他微微蹙眉,“你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霍夫人以為他是在跟自己說,直接笑了,“這所有的一切都快要結束了,我回什麼頭?我看需要清醒回頭的人是你!霍寒時!不要再執迷不悟了!就隻是一份遺囑而已,說明不了什麼的,股權纔是最重要的!”

她冷聲道,“更何況,你說有遺囑就有遺囑?我說是假的!”

反正也冇有人知道,冇人可以證明。

想到這裡,霍夫人反倒是冇有一點害怕,整個人都冷靜了下來。

“你不願意交,那我就親自去問老爺。”

她勾起唇角,讓保鏢牢牢的把霍寒時禁錮在了原地,俯身走到了霍老爺跟前,緩緩蹲下身,“老爺,遺囑的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

“你讓開!離我爸遠點!”

霍寒時的聲音整個變得粗重起來,“你敢碰他試試看!”

他卯足了勁兒,掙紮開後直接朝著霍夫人和霍老爺的方向。

可週圍三五個保鏢,又重新黏了上來。

霍寒時就算再厲害,十幾個保鏢不間斷的折騰,他也是冇有多少可以衝過去的權利的,更何況他身體還帶著傷。

霍老爺坐在輪椅上,紅著眼睛看著被保鏢最後摁在地上的霍寒時。

最後,緩緩閉上了眼睛。

“爸!”

霍寒時深吸了一口氣,轉頭朝著霍建東看了一眼,“你當初怎麼跟我說的!霍建東!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霍建東眸色一頓,本能的轉身躲開了他的視線。

“寒時,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

他蹙了蹙眉,“你彆忘了,這一切是你自己親手放棄的。”

他的聲音,很沉。

可其實細枝末節,是帶了一點點提醒的。

霍寒時相信霍建東不會真的就這麼被策反,十有**是被威脅了。

可現在,他要怎麼辦?

霍建東已經把最有可能扭轉局勢的話告訴了他,所有的一切都隻在他的一念之間,一絲就是他必須在這個時候,答應和盛家的聯姻。

“寒時哥哥!”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驟然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霍寒時本能回頭,就看到帶著盛家前前後後的人來到彆墅大廳的盛雲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