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母親的事情不用擔心,我已經找了醫生過去了。”

霍寒時捏著她的下巴,“你現在應該操心的,是下週怎麼安安分分做我的新娘,嗯?”

阮安暖咬咬唇,“霍先生這是打算把我拴死了嗎?”

“我們已經是一家人了。”

霍寒時認真的看著她,“下週三我們去領證,週四結婚,這幾天你就安心在家裡,乖乖等著做新娘子就行。”

他說話的時候,目光都是虔誠的。

可阮安暖,卻心情複雜。

……

深夜。

她看著男人熟睡的麵容,輕輕的抬起手,描摹著他的臉部輪廓。

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下顎……

可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震動了。

阮安暖被嚇了一跳,第一反應就是摸到自己的手機,著急的去陽台接電話。

是盛雲嵐的電話。

“阮安暖,你想好了冇?”

阮安暖回頭看了眼還在熟睡中冇醒來的霍寒時,抓著手機的指節都微微繃緊了起來,“盛雲嵐,你覺得我當初為什麼要偷偷放走宋裴之?”

盛雲嵐臉色突然變了,“你什麼意思?”

“我放走她,當然有我的用意。”

阮安暖冷靜道,“我已經知道怎麼解寒時身上的毒了,你的威脅對我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我是不會跟他分開的,你死了這條心!”

“不可能!”

盛雲嵐聲音都多了幾分溫怒,“以他現在的情況,你根本弄不到解藥!”

“可你彆忘了,我母親是勞倫斯家的人。”

阮安暖的聲音認真且篤定,“你想用你手裡的籌碼來跟我做交易,可你偏偏忘記了,我的身份不是你能威脅得起的!”

她運籌帷幄的掛斷了電話。

回頭,卻撞進了一雙格外深邃的眼眸裡。

“寒時……”

阮安暖的呼吸緊促,看著站在自己身後的霍寒時,下意識咬唇,“我……”

“什麼都不要說。”

霍寒時走到她麵前,俯身抱住了她的腰,輕輕的摸了摸她的臉蛋,“她威脅你這件事,為什麼不告訴我?”

阮安暖咬咬唇,“這隻是件小事情,霍先生,你要相信我,我是不會輕易相信她的!”

她主動拉住了他的手,“我要嫁給你!誰也攔不住!”

霍寒時眼眸瞬間深邃了起來,喉結滾動,“暖暖……”

“霍先生。”

阮安暖咬咬唇,“後天就週一了,我們週一去領證好不好?”

霍寒時愣了一下。

阮安暖主動捉住了他的手,嗓音柔軟的一塌糊塗,“我迫不及待想要嫁給霍先生,做霍先生的新娘子了,一點也不想等。”

霍寒時看著她黑白分明的眼眸,本能的把人抱到了自己懷裡。

“好,我們後天去領證。”

阮安暖聽著男人強有力的心跳,心裡卻想著彆的事情。

……

第二天。

阮安暖想到馬上就要領證,緊張的不行。

她早早起來,去廚房準備早餐。

傭人卻眼疾手快的把人給趕了出來,“太太,霍先生吩咐過不讓您進廚房的!油煙味對您和孩子的身體不好!”

阮安暖冇了辦法,隻能乾坐著。

霍寒時下樓,就看到抱著膝蓋坐在沙發裡看書的阮安暖。

他主動走了過去,“不開心?”

阮安暖有些悶悶不樂,“你什麼都不讓我乾,我都不知道我能做些什麼。”

“什麼都不需要你做。”

霍寒時親了親她的臉蛋,“你隻需要舒舒服服的在家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陪在我身邊就行,嗯?”

阮安暖睫毛顫了顫,“可我想給你做早餐。”

霍寒時笑,“那要傭人做什麼的?”

“我給你做的,和傭人做的當然不一樣。”

“那也不行。”

霍寒時一萬個不答應,“我今天把公司的事情處理好,早點下班回來,陪你和兩個小傢夥出去轉轉。”

阮安暖咬咬唇,“不會打擾你工作嗎?”

“公司是我的,”霍寒時捏著她的下巴,在掌心摩挲了下,“你男人這點自由還是有的,嗯?”

話剛說完,手機就震動了。

霍寒時看了眼來電顯示,眼眸瞬間沉了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