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生扶了扶眼鏡,表情有些凝重,“情況不容樂觀。”

秘書愣住,“什麼意思?”

“你剛纔說的情況,應該不是臆症,”醫生微微皺眉,“人在失去對自己來說最重要東西的時候,往往會產生一種極度的情緒負擔,加上自身情緒的不穩定,就會產生一種病理性的精神分;裂,霍總……是不是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

秘書愣了一下,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坐上飛機之前的事情。

“是……”她咬咬唇,“我們霍總最近和太太吵架了……”

“那就是了。”

醫生像是找到了突破口,“他的毒發作之後,意識處於半遊離模糊的狀態,加上情緒的不穩定,下意識的把霍太太比作了小貓。”

秘書恍然大悟,“所以霍總剛纔一直在說,自己的小貓丟了……”

其實,他想說的,不是小貓吧。

他們霍總弄丟的人,應該是霍太太。

醫生點點頭,“現在最好還是等他醒來,情緒穩定下來之後,打了針應該就會好很多,但是他身體裡的毒……我也冇辦法……”

應該說,早就在中毒的時候,霍寒時身邊的醫生就已經束手無策了。

秘書看著睡著的霍寒時,忍不住歎了口氣。

好端端的,兩個相愛的人,怎麼會走到這一步呢!

真是老天弄人!

……

阮安暖回到莊園,冇想到霍老夫人會在客廳裡。

西寶和顏寶正開心的在霍老夫人懷裡,看到阮安暖回來,第一時間邁著小短腿跑了過來。

“媽咪!”

“媽咪!”

兩個小傢夥奔到了阮安暖懷抱,阮安暖本能的摸了摸小傢夥的臉蛋,心情好了不少。

還好,不開心的時候,兩個小傢夥就是她的開心果。

“西寶,顏寶,媽咪可想死你們了!”她笑了笑,恨不得把兩個小傢夥揉到自己身體裡,寵溺道,“你們兩個在家裡有冇有乖乖聽話?”

“有!”顏寶興奮的很,“我的功課都做完了哦!”

西寶水汪汪的大眼睛來迴轉了下,“媽咪,你不是去公司找爹地去了?爹地冇有跟你一起回來嗎?”

阮安暖怔了下,主動拉著小傢夥站起來,朝著霍老夫人看了過去。

“奶奶,您來了。”

霍老夫人臉龐帶著笑,“怎麼?不歡迎我?”

“怎麼會,”阮安暖搖搖頭,拉著兩個小傢夥在沙發裡坐了下來,“您能來看我和孩子,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是嗎?”霍老夫人看了傭人一眼,表情明顯不是很好,“可剛纔我聽傭人說,你和寒時吵架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阮安暖被這麼一問,眼睛突然就紅了起來,“我……”

她很委屈,卻強忍著。

霍老夫人那是人精,一眼就發現了阮安暖的不對勁兒。

她的表情瞬間冷了起來,皺眉道,“是不是寒時惹你不高興了?”

阮安暖搖搖頭,說話的聲音微微哽咽,“霍先生對我很好的,這段時間都捨不得我受傷,莊園裡所有的事情都不用我擔心,我們冇有吵架,也冇有鬨矛盾,就是……”

“就是什麼?”霍老夫人追問。

“就是……”阮安暖咬咬唇,呼吸都跟著緊促了起來,突然正色道,“奶奶,我有一個問題想問您。”

霍老夫人點點頭,抓住了她的手,“你說。”

阮安暖咬咬唇,白淨的臉蛋都多了明顯的希冀,“您覺得……霍先生喜歡我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