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當然。”

宋裴之勾唇笑,“不過你可想清楚了,我算不上什麼好人,解藥是我的唯一的籌碼,我完全可以不給你,說不定你放下尊嚴,什麼也得不到。”

話剛說完,阮安暖的身形,就緩緩跪了下來。

她甚至冇有猶豫。

宋裴之看到阮安暖真的跪下,也明顯怔了一下,“你真的肯為了霍寒時,做到這種地步?”

“解藥,”阮安暖朝著她抬起手,“我要的解藥,給我。”

她的語氣很冷,帶著幾分涼。

宋裴之看著阮安暖這樣卑微,徒然笑了一聲,“我不是說了,我答應了你會給,可我也可以反悔。”

“給我。”

阮安暖語氣生硬的很,就這麼看著她,“我再說一次,給我。”

宋裴之認識的阮安暖,大部人都是溫柔冷靜的。

很少,有這樣偏執的時候。

阮安暖的眼眸猩紅,跪在她麵前伸出手,那雙眼睛看著她,就像是從深淵底層裡麵爬出來的一隻手。

她皺了皺眉,“既然你願意為了他做到這一步,解藥我給你。”

她從自己的包裡,拿出來了一個錦盒。

“這裡麵的藥,可以緩解他的病情,不過一次隻能維持一週的時間。”

宋裴之把錦盒丟到了阮安暖麵前,“一週後,他的身體狀況還是會按照之前的模樣,直到油儘燈枯。”

“你!”

阮安暖麵龐浮現了明顯的溫怒,指節也抓緊了手裡的盒子,“剩下的解藥呢?”

宋裴之忽的笑了。

“剩下的不在我這裡,而且我也不可能一次性給你,”她唇瓣的笑意都帶著得逞的意味,“阮安暖,你該不會真的以為,你的尊嚴值錢到,僅僅是給我跪下,我就可以把所有的底牌都給你吧?你太天真了!”

她的話剛落,阮安暖驟然站起,不知道從那裡那裡出來的匕首,直接抵在了宋裴之的脖頸。

宋裴之瞳孔一縮,“你做什麼?”

“解藥!”

阮安暖手腕微微用力,匕首直接在宋裴之的脖頸上留下了一道血絲。

宋裴之心跳本能的加快,緊張不已。

“你要是殺了我,霍寒時會給我陪葬的,”她冷靜道,“畢竟,我死了,這個世界上就再也冇有人直到,解藥的下落了。”

阮安暖看著麵前女人臉龐的笑容,拿著匕首的指節,微微蜷縮了下。

宋裴之察覺到她的猶豫,瞬間有了底氣。

“你不敢了。”

她後退半步,就這麼躲開了阮安暖手裡的匕首,眼眸帶笑,“看來霍寒時在你心裡的地位,很重要啊。”

阮安暖深吸了一口氣,腦海裡把所有的事情都盤算了一遍。

纔開腔道,“盛雲嵐之前找過我,說她有解藥。”

“她為了跟霍寒時在一起,什麼樣的話說不出來?”宋裴之摸了摸自己的長髮,冷笑道,“毒是我下的,解藥她到底有冇有,我不比她清楚?”

阮安暖站在原地,看著宋裴之臉上刺眼的笑容,心裡籠上了一層霾。

“不試試,怎麼知道。”

她放在身側的指節微微收緊,抓緊藥盒之後,轉身離開。

可等走到門口,卻又停下了腳步。

“宋裴之,我上次已經放你走了,是你自己不珍惜,”她背對著她,語氣十分冷漠,“有些事情一次兩次,我還可以被你牽著鼻子走,可兔子急了也是會咬人的,要是東西你最後拿不出來,我不介意跟你同歸於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