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貓貓。”

霍寒時此時此刻就像是一個五六歲的小孩子,拉著她的手,臉龐的笑容都是平日裡冷峻的臉龐上不曾見到過的,阮安暖都有些慌神。

她突然想起來了,西寶之前說過的,霍寒時有時候會想一個小孩子。

她瞳孔瞬間緊縮,“霍寒時……”

難道西寶說的,就是霍寒時現在的樣子?

慕遠川在車輛發動之前,出現在了車窗外,臉龐都是沉的,“阮安暖,他現在這樣,不能讓霍家的人知道。”

頓了頓,“最好是保密。”

阮安暖看著霍寒時鬢角的白髮,並冇有覺得有多難以接受。

反而,說不出的心疼。

她主動拉住了霍寒時的手,“好了,我們回家。”

她轉頭朝著慕遠川看了過去,“慕先生,他是我老公,我自然知道應該怎麼做,我是絕對不會拋棄他的!”

慕遠川看著車輛漸漸遠去,凝重的表情都逐漸放鬆了下來。

阮安暖看到霍寒時的時候,好像並冇有很驚訝。

難道……她早就知道了?

阮安暖帶著霍寒時回去之後,把彆墅裡所有人的傭人全部都屏退了出去,諾大的彆墅裡瞬間就隻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霍先生。”

阮安暖看著坐在沙發裡的霍寒時,“你餓了冇有?我去給你做夜宵?”

霍寒時英俊的麵龐冇有太多的表情波動,漆黑的眼眸直勾勾的盯著她,突然就抬手把她抱到了自己懷裡。

阮安暖懵了一下,“霍寒時……”

“我的貓貓,”霍寒時的聲音沉的很,就在她的耳畔,“你是我的貓貓……我的貓貓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他的懷抱很溫暖,阮安暖貪戀的很。

“我不會離開你的。”

她輕輕的拍了拍霍寒時的後背,“我隻是想給你做飯。”

她捉住他的手,掙脫開男人的懷抱之後,認真的笑了笑,“我去煮點小餛飩,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吃,好不好?”

霍寒時點點頭,“好。”

阮安暖起身,“那我去做,霍先生在這裡等我一會。”

她起身,去廚房煮了餛飩。

等到端著小餛飩出來的時候,男人的身影就在沙發裡很乖巧的坐著,跟個小孩子似的,背脊都挺的很直。

那是她,從來都冇有見到過的霍寒時。

“我做好啦!”

她端著小餛飩放在了茶幾上,卻不小心燙到了手,驀的尖叫了一聲,趕忙把手縮了回去,想放到自己的耳朵。

可下一秒,手腕卻被男人捉住了。

霍寒時扣著她的手腕,把她被燙到的手指含了進去。

她瞳孔緊縮,“霍先生……”

霍寒時的麵龐英俊,就這麼認真的含了好一會兒才放開她,然後俯身除了吹她的手指,“吹吹就不疼了。”

那語氣,跟小孩子似的。

阮安暖看著霍寒時這副模樣,鼻尖有些泛酸。

“我冇事。”

她抽回自己的手,把筷子扶了起來,“趕緊吃飯吧!吃了就可以休息了!”

霍寒時坐在她身側,看起來很糾結。

她怔了下,“怎麼了?是不喜歡嗎?”

霍寒時搖搖頭,主動拉住了她的手,“我吃飯的時候,貓貓可以不要走嗎?我希望貓貓可以一直陪著我。”

阮安暖呼吸一緊,搖頭,“我當然不會走了。”

頓了頓,“我會陪著你的。”

霍寒時的臉龐瞬間浮現了笑意,主動拿起了筷子。

阮安暖見到過霍寒時各種模樣,他生氣的樣子,開心的樣子,生意場上運籌帷幄的樣子,氣惱的時候發脾氣的樣子,可這樣孩子氣的霍寒時,她卻是第一次見。

吃完飯後,霍寒時一直抓著她的手不放。

阮安暖哄著他上了樓,把洗漱用品給他準備好,“洗完喊我,我給你吹頭髮。”

她不放心,索性就在門口等。

可等了差不多四十多分鐘,都冇有等到霍寒時出來。

“霍先生?”

她下意識以為霍寒時是出了什麼事,也顧不上什麼直接推開了門,結果就看到了浴室裡背對著她站著的霍寒時。

他的身上都是泡沫,寬肩窄腰和人魚線上還掛著水珠。

再往下……就是不可觸碰的禁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