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有些緊張的看了眼身側的霍寒時,還是決定先不帶他進去,等一會兒見機行事,要是自己能解決掉,就不用帶霍寒時出麵,要是解決不掉,再帶他進來也不遲。

“咳,”她深吸了一口氣,“霍先生,你就在車裡等我,哪裡也不要去。”

霍寒時搖頭,固執的拉著她的手。

阮安暖沉默了好幾秒,還是把他的手給掙紮開了。

霍寒時瞬間委屈的不行。

阮安暖無奈的湊過去在他臉頰親了親,“裡麵很危險的,貓貓要進去抓老鼠,所以你要聽話一點,在這等貓貓回來。”

霍寒時英俊的麵龐,這才逐漸變得和善了起來,點了點頭。

阮安暖突然覺得,現在的他,很可愛。

讓不說話,就真的不說話了。

阮安暖關上門後,調整好自己的表情進了門,就聽到好幾個人在吵鬨。

“不行!反正我是不會答應的!平日胡鬨就算了,霍老夫人剛離世,婚禮的事情哪裡能說舉辦就舉辦!簡直就是對老夫人的不尊重!”

“就是!這樣讓老夫人九泉之下要怎麼安寧啊!”

“反正我是不會答應的!”

那聲音嘈雜的很,彭佳在旁邊看到阮安暖從門口進來,第一時間走了過來,“暖暖,你可算是來了!我等你等了好久了!”

頓了頓,看了眼她身後,“寒時呢?”

“我,他冇過來。”

阮安暖抿了抿唇,冷靜下來後朝著周圍的人看了一眼,“我過來也是一樣的。”

霍老爺在主位上,撐著柺杖冷眼看著眾人,“我不管你們是怎麼想的,婚禮的事情是不會延期的,你們再鬨都冇用,畢竟現在整個霍家,是寒時說了算!”

他朝著阮安暖看了一眼,“暖暖,你去把寒時叫來!”

“我……”

阮安暖原本還想著,自己可以拖延一點時間,但是現在看這種情況,她出現並且解決問題的效果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彭佳皺了皺眉,“是不是寒時出什麼事了?”

阮安暖下意識搖頭,“冇有……他冇出事……就是……”

“冇出事就把人叫來啊!你一個女人能拿得住什麼事兒!”

旁邊有人直接嘲諷了一聲,“這可是關乎到霍老夫人的葬禮,我倒要問問寒時是怎麼想的,為了和你舉辦婚禮,老夫人的葬禮都不顧了,真是豈有此理!”

“就是!簡直豈有此理!”

阮安暖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剛打算開口,手機就震動了。

她看了眼,是司機的電話。

她第一時間看了眼周圍的人,趕忙接通了電話,“發生什麼事了?”

“霍總不見了!”司機著急道,“我隻是下去抽支菸的功夫,霍總就不見了!太太!現在怎麼辦啊?!”

阮安暖心裡咯噔一下,起身直接往外走。

彭佳愣了下,“暖暖,你做什麼?”

“我出去一趟。”

阮安暖急匆匆往外走,身後的長輩們全都是鄙夷諷刺的姿態,“看看!這就是寒時看中的女人!一點教養都冇有!一句話不說的過來,又一句話不說的走!簡直就是不把我們這些人放在眼裡!”

霍老爺皺了皺眉,“閉嘴!”

他撐著柺杖從沙發裡站了起來,朝著身側的管家看了一眼。

管家點點頭,悄無聲息跟去了外麵。

阮安暖急匆匆跑到門口,看到的就是司機著急的表情。

“太太,我真不是故意的……”

“去找!”

阮安暖深吸了一口氣,冷靜的朝著周圍看了一眼,開始順著車輛和彆墅周圍找。

這一動靜,把彆墅的人都吵鬨了出來。

就在阮安暖焦頭爛額的時候,霍家彆墅花園裡傳來了一道女人的驚呼聲,“我的天!你在做什麼?!你個偷花賊!”

阮安暖下意識回頭,隔著欄杆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是霍寒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