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安暖睫毛顫了顫,目光落在了他的傷口上,“我……”

她突然,有些猶豫。

要是她現在就這麼離開,肯定太突然,但是要是帶著霍寒時一起過去,長途跋涉的諸多不便。

霍寒時突然勾唇笑了一聲,俯身拉住了她的手。

阮安暖一怔,“霍寒時……”

“我跟你一起回去。”

霍寒時的嗓音低沉的很,“我們現在就去收拾東西,明天一早出發去勞倫斯家。”

“可是……”阮安暖遲疑了一下,目光落在了他的傷口上。

霍寒時笑著勾唇,“我不是說了,你在哪裡,家就在哪裡,”他臉龐浮現了淡淡的寵溺,“還是說,你不想我去?”

阮安暖搖搖頭,“你受傷了,醫生說不能長途跋涉。”

她不想他冒險。

霍寒時緊繃的表情有所鬆動,“所以,你想自己一個人過去?”

“我……”阮安暖咬唇思考了一下,想到了剛纔管家對她說的話,“小小姐,史丹佛先生其實還讓我把這個東西給您。”

管家給了她一個錦盒。

“他說您看到這個,就會明白了。”

阮安暖打開錦盒,裡麵放著一個玉扳指和一封信。

那封信,她看了。

勞倫斯家現在凶多吉少,內憂外患,伯恩受到了彆人的挑撥,跟外族人同仇敵愾想要把史丹佛先生拉下馬,好繼承整個勞倫斯家。

阮安暖這次回去,除了事關阮承安和茜茜公主之外,還關係到整個勞倫斯家的存亡。

她必須回去。

霍寒時看著她欲言又止且閃躲的眼神,忽的鬆了手,“好,你去吧。”

他突然鬆口,讓阮安暖徹底怔住,“你……肯讓我一個人去?”

“我不讓你去,你也會偷偷去的,不是嗎?”

霍寒時的嗓音低沉的很,呼吸都有淺淺的窒,“暖暖,我跟你說過,你是自由的,你想去任何地方都可以去,我不想因為這件事而困著你綁著你,把你留在我身邊。”

他會選擇跟她一起去。

哪怕她不願意讓他去,他也會偷偷跟著。

阮安暖對上他的眼睛,鼻尖突然酸澀的厲害,她本能地抱住了他的腰,把臉蛋埋在了他的懷裡,“霍先生,你怎麼對我這麼好。”

霍寒時俯身摸了摸她柔軟的長髮,心裡卻有些窒息的疼。

他根本捨不得她走。

可他,也不想用愛的名義束縛她。

霍寒時喉結滾了滾,主動拉住了她的手,“我讓傭人給你收拾東西,明天早上送你過去。”

頓了頓,“但是今天,好好陪在我身邊,嗯?”

阮安暖點點頭,“昨天的板栗粥你都冇好好吃,要不今天我親自下廚做一份?”

霍寒時勾唇,“現在有比做飯更重要的事。”

阮安暖下意識眨了眨眼,“什麼?”

“你跟我來。”

霍寒時拉著阮安暖的手,直接去了衣帽間,關上門之後在旁邊的沙發裡坐了下來,“你把你旁邊的衣帽櫃打開看看。”

阮安暖睫毛顫了顫,本能的轉身打開了旁邊的衣帽櫃。

下一秒,直接愣住了。

眼前衣櫃裡麵放著一個十分精緻典雅的素色旗袍,還配著一雙高跟鞋,看起來十分有江南小女人的氣息,上麵的花紋都是十分繁瑣的重雕花手工縫製的。

阮安暖瞳孔緊縮,“給我準備的?”

霍寒時勾唇,起身走到她身後,驀的抱住了她的腰。

“喜歡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