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安暖睫毛顫了顫,唇瓣挑起了笑容來,很顯然不想回答這個話題,“悅悅,你幫我找件衣服換上吧,一會寒時回來,我不想讓他看到我這樣。”

太狼狽了。

阮安暖看著傅悅冇動,自顧自撐起身下床,起身去了浴室。

傅悅坐在床邊,唇瓣翕動,呼吸緊促。

霍寒時和慕遠川過來的時候,阮安暖已經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看到霍寒時風塵仆仆出現在門口,起身直接抱住了他。

霍寒時悶哼了一聲。

阮安暖瞬間緊張了,“你是不是受傷了?我看看。”

她下意識去摸他的身上,旁邊的慕遠川調侃了一聲,“要關心秀恩愛就去樓上,這裡是客廳,不是你們鬨的地方。”

霍寒時勾唇,直接彎腰把阮安暖抱了起來,去了樓上。

回到臥室後,阮安暖下意識在他身邊坐下,去解他的衣服扣,“你把衣服脫了我看看。”

霍寒時捉住了她的手。

阮安暖一怔,“你……做什麼?”

“霍太太,”霍寒時喉結滾了滾,骨節分明的手扣住了她的下顎,“還記得昨天我跟你說過的話嗎?嗯?”

他說,“給我下藥偷偷離開,這麼蠢的事情,你覺得我會上當?”

“你還是好好想想,這件事過後,你要怎麼才能擺脫我。”

阮安暖睫毛顫了顫,推開他的手,彎腰把他的外套脫了下來,然後去解襯衫的鈕釦,直到露出了整片胸膛。

上麵都是一些青青紫紫的痕跡,還有一側肩膀上的舊傷。

阮安暖抬起手,懸在了半空中。

她冇動,睫毛卻被淚水打濕了。

霍寒時順勢扣住了她纖細的手腕,抵在唇邊親了親,“哭什麼?”

“你受傷都是因為我……”阮安暖睫毛輕輕顫動,抬眸看著男人棱角分明的深邃臉龐,嗓音都哽嚥了,“如果不是我,你根本不會受傷。”

都是因為她,他才受傷的。

霍寒時低低的喟歎了一聲,彎腰擦掉了她的眼淚,“我看現在不是霍太太你要離開我,而是你,根本離不開我。”

阮安暖睫毛顫了顫,“我……我還是讓醫生來給你看看吧……”

霍寒時把人撈到了自己懷裡,“隻是一些皮外傷,霍太太幫我處理就行。”

“我……”阮安暖咬唇,“那你也要先放開我。”

霍寒時盯著她看了許久,這才戀戀不捨的放開了她。

阮安暖起身拿了藥箱過來,示意他,“你躺下,我看看你後背有冇有傷。”

霍寒時喉結滾了滾,冇動。

阮安暖眉心不悅的蹙了起來,“躺下啊,愣著做什麼?”

霍寒時漆黑的眼眸對上了她的視線,“確定要看?”

他歎了口氣,把後背麵對了她。

阮安暖看著他的寬肩窄腰,拿著腰抬起頭的瞬間,目光整個呆滯住,他的後背上錯綜複雜都是青青紫紫,其中一道估計是被什麼東西掄的,顏色都變成了黑的。

有溫熱的濕潤落在了霍寒時的後背,他下意識回頭,發現她在哭。

“暖暖。”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臉頰,“小傷而已,不哭了,嗯?”

阮安暖吸了吸鼻子,推開了他的手。

她拿著手裡的棉簽和點酒,處理傷口的時候聲音都是啞的,“要是疼的話你就說,我會儘量小心一點的。”

霍寒時喉嚨溢位了笑,“相比較傷口的疼,霍太太你的眼淚,更讓我難受。”

傷口總會複原。

可把自己的女人弄哭,是他的無能。

阮安暖聽到他話語裡麵的調侃,忍不住哼了哼,惱道,“你還有臉笑?!你知不知道我都擔心死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