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雙生墜。”

霍老爺悶悶咳嗽了一聲,“我之前給西寶和顏寶的墜子,這個是西寶的。”

阮安暖愣住,“您讓我看這個墜子……是有什麼不同嗎?”

霍老爺點點頭,“我之前跟你說,這對墜子是一位高人給我的,其實不是,這個墜子的主人,另有其人。”

阮安暖呼吸猛的收緊,“是誰?”

霍老爺莊嚴而穩重的臉龐有細微的鬆動,他盯著墜子看了足足十秒,才歎了口氣,“這對墜子的主人,是寒時的親生母親留下來的。”

阮安暖瞳孔緊縮,“您……說什麼?”

在阮安暖的記憶中,霍寒時的母親她隻見過宋裴之。

“這件事說來話長。”

霍老爺垂下眼瞼,語氣都啞了不少,“其實,我並非寒時的親生父親。”

阮安暖完全冇有想過,霍老爺會不是霍寒時的親生父親。

“寒時其實……是我妹妹的孩子,”霍老爺盯著眼前的墜子,陷入了回憶,“至於他的身世……或許可以幫到你。”

阮安暖睫毛顫了顫,等到霍老爺把話說完。

霍老爺道,“除了理查德和勞倫斯家族之外,能夠掌握經濟命脈的大家族,還有西門家和皇甫家,四大家族平日裡都是四足鼎立的狀態,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現在,理查德家族加入了勞倫斯家族的內鬥中,其他兩個家族如果有人願意出手,那麼這件事就還有轉機。”

他抬眸,“所以,這個時候寒時的身份,就至關重要。”

阮安暖聽明白了。

霍寒時的真實身份,不是西門家就是皇甫家。

她下意識繃緊了指節,“可這樣,他會知道自己的身世的。”

這個選擇,十分困難。

要是讓霍寒時知道自己這些年所擁有的一切,其實都是假的,他真正的身份其實根本不是霍家的少爺,這基本上相當於信仰的顛覆。

“不行!”

她下意識皺眉,“爸,我不能這樣做。”

霍老爺一怔,表情有些凝重,“可是暖暖,勞倫斯家是你的家,更是我的親家,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袖手旁觀。”

他起身,走到窗戶邊,看著窗外,“我已經派人去通知了,三天之內,他們一定會派人過來,史丹佛先生一定會冇事的。”

阮安暖呼吸一緊,“那……寒時呢?他……會被帶走嗎?”

霍老爺聽到阮安暖的話,身軀一震。

他回頭,定定的看著阮安暖。

阮安暖瞬間瞭然,一顆心猛的沉到了穀底。

霍老爺隻要聯絡到了救兵,勞倫斯家自然可以轉危為安,但是霍寒時的身份,肯定是瞞不住的,十有**得認祖歸宗。

那個時候,她和霍寒時隻能分開。

還真是命運弄人啊。

好像冥冥中一切都在告訴她,她和他應該分開。

阮安暖從書房出來的時候,眼睛有些紅。

霍寒時順勢拉住了她的手,彎腰捏了捏她的鼻尖,“怎麼哭鼻子了?”

他皺眉,朝著阮安暖身後的霍老爺看了過去,語氣明顯比剛纔沉了不少,“爸,您跟暖暖說什麼了?”

霍老爺看了眼阮安暖,歎了口氣,“西寶和顏寶還在家裡等著我呢,我先回去了。”

說完,直接離開了。

阮安暖目光一頓,抬眸對上了霍寒時的眼睛。

忽然,抱住了他的腰。

霍寒時眉骨沉了沉,俯身摸了摸她柔軟的發頂,“是不是爸跟你說什麼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