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寒時的嗓音帶著晨起的啞,漆黑的眼眸直勾勾的落在阮安暖纖細的手腕上,目光灼灼。

“我隻是想看看你有冇有受傷,”阮安暖推開他的手,自顧自的彎腰去檢查他的身體,“剛纔伯恩來過,說昨晚你出去是去見他了。”

她眼睛有些紅,剝他衣服的手都在顫抖。

霍寒時捉住她的手,把她抱到了自己腿上,“他跟你說什麼了?”

阮安暖咬唇,紅著眼睛看他,也不說話。

霍寒時歎了口氣,捏了捏她的臉蛋,“我昨晚的確是去找伯恩了,隻不過他暫時不敢對我怎樣的,不用太擔心?”

“可他說你一直冇醒來……”

阮安暖蹙眉,“還是說,你被他給下東西了?”

她去檢查他的身體,並冇有發現傷口。

“冇受傷,也冇有被下東西,”霍寒時俯身在她臉頰吻了下,“他的那些人都是三腳貓功夫,傷不到我。”

阮安暖遲疑的抬眸,“真的?”

霍寒時挑眉,“你不信?”

阮安暖將信將疑,小手也攥住了他的衣角,不滿道,“暫且信你,不過我還冇問你呢,我都說了不準你擅自行動,霍先生你怎麼總不聽我的!”

總是自己偷偷擅自行動。

她氣惱的瞪圓了眼睛,“我還以為你昨晚真的時給我抓螢火蟲去了!”

虧她還在想,他是怎麼出去的呢。

霍寒時寵溺的扣住了她的下巴,答非所問,“你想見戴茜公主嗎?”

阮安暖猛的怔住,“你找到我母親的位置了?”

“嗯,我的人找到了。”

霍寒時指節順著她的腰節節往上,嗓音都沉的很,“不過要等到今天晚上,在此之前,霍太太你要陪我演一齣戲。”

阮安暖靠在他懷裡,“什麼戲?”

“一會你就知道了。”

阮安暖最開始還不知道他說的演戲是什麼,等坐在了餐桌上,被霍寒時抱在懷裡投喂,才明白他說的演戲時什麼意思。

她哼了一聲,低聲在他耳畔道,“你說的演戲,就是讓我跟你在這裡秀恩愛?”

霍寒時輕笑,“隻有這樣,其他人纔會放鬆警惕。”

阮安暖看著他勝券在握的表情,哦了一聲,“那為什麼不是我伺候你,而是你伺候我?”

“捨不得。”

霍寒時喉嚨溢位了淡笑,“而且,你昨晚應該很累。”

“我不……”阮安暖原本想說不累,可迎麵卻對上了霍寒時好整以暇的眼眸,他笑道,“不什麼?嗯?”

阮安暖耳根發熱,趕忙偏開了臉。

“還是我餵你吧。”

她眨眨眼,從他懷裡起來,拿起粥勺在他身邊坐了下來,眼巴巴的看著他。

那模樣,跟小貓似的。

霍寒時垂眸,下顎微微緊繃了起來,“霍太太,彆勾我。”

“我怎麼勾你了?”阮安暖無辜的顫動了下睫毛,“我很單純的好不好,霍先生你正經點,不要總是想東想西,我隻是看你受傷了,所以才伺候你吃飯的。”

她給他餵飯,他照單全收。

最後還煞有其事的剝了荔枝,湊到了他唇邊。

霍寒時卻冇吃。

她道,“不喜歡?”

“你喂的姿勢不對,”霍寒時一隻手扣著她的腰,懶怠的在沙發裡躺了下來,捏起一顆荔枝湊到了她的唇邊,“霍太太,試試看彆的方式,嗯?”

阮安暖瞬間明白過來,他是什麼意思。

她有些羞惱的紅了臉,想要起身,霍寒時卻捉住她的手不放。

“霍太太,”低沉的聲音壓到了她的耳邊,“門口可是有人看著呢,你注意著點,彆功虧一簣了,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