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安暖要是死了,我就冇有威脅了!”

伯恩冷笑,“到時候,即便是爺爺不把繼承人的位置給我!也冇有人會再跟我搶!”

助理疑惑不解的很,“但是您剛纔不是還答應了霍寒時……說要去密室拿書籍,找到可以解毒的辦法……難道是騙他的?”

“當然不是!”

伯恩深吸了一口氣,朝著輪椅上的史丹佛看了過去,“密室對我來說,根本無關緊要!我隻想看看醫生說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完全可以把這個書籍當作籌碼!百利而無一害!”

他走到史丹福先生麵前,眯起眼睛。

“爺爺,你運氣很好。”

他勾唇冷笑,“我本來想留你一條殘命的,但是如果阮安暖那女人死了,冇有人跟我爭,我倒是可以讓爺爺你恢複正常,勉為其難幫你請醫生。”

史丹佛不能說話,眼睛卻瞪的很圓。

醫生過來給史丹佛先生做了檢查,說是需要鍼灸。

伯恩同意了。

鍼灸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原本偏癱在輪椅上的史丹佛先生,終於能開口說話了,但是身體還是不能動。

他聲音顫抖,“你……你把暖暖怎麼樣了?”

“爺爺,你怎麼一醒來就關心阮安暖?我纔是您的親孫子啊!”

伯恩皺了皺眉,隨即笑了出來,“爺爺您放心,我答應過您,不會對她動手,不過……”他無謂的笑了笑,“不過她要是自己不爭氣,為了生孩子而命喪黃泉,那可就怪不得我了,隻能怪她自己運氣不好。”

史丹佛先生眼睛直勾勾的瞪著他,臉色都氣的漲紅。

“混——賬!”

他咬牙切齒,卻說不出來一句完整的話,“她……肚子裡還有……孩子!”

伯恩怔了下,忽的收回了視線,“爺爺您真想救她?”

史丹佛先生用眼神湖回答了他。

“好,”伯恩點點頭,冷聲道,“爺爺,我可冇那麼多耐心,您要是真想救她,就告訴我密室的鑰匙。”

史丹佛先生一怔,隨即狠狠搖頭,“不——可能!我是不會給你的!”

伯恩冷笑,“那估計你就隻能看著她死了。”

史丹佛麵色一愣,靜默片刻後,臉龐浮現了一絲絲疲憊。

“好,”他閉了閉眼,總算是找回來了那麼點精神氣,說話的聲音也逐漸平緩了下來,“鑰匙……我可以給你,不過你必須答應,救她。”

伯恩抬眸,“如果我不救呢?”

史丹佛先生深吸了一口氣,眼神直勾勾和他對視。

“伯恩,你不是想讓我在繼任書上簽字,”他道,“隻要阮安暖和霍寒時安然無恙,我可以現在就簽字。”

伯恩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就為了阮安暖,你願意簽字?”

“是,”史丹佛先生點頭,“隻要她是安全的。”

“哈哈啊哈!”

伯恩驟然冷笑兩聲,站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他俯身,狠狠抓住了史丹佛先生的衣服領口,眼眸猩紅無比,“我求了你這麼久,你死活都不願意簽字!現在為了一個阮安暖,竟然心甘情願簽字!爺爺!我纔是您養大的孫子!你憑什麼對阮安暖那麼好?!”

史丹佛先生一怔,緩緩閉上了眼睛,嗓音艱澀無比,“這是我欠她的。”

“那我呢?”伯恩歇斯底裡,“你彆忘了我是你養大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最新章節,離婚後,霍總夜夜下跪求複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