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嫿心裡五味雜陳,不知該怎麼回答纔好。

她緩緩轉過頭,看向顧北弦。

他不常笑,可是笑起來真的很好看,像有春風十裡柔情,眼睛漆黑清朗,閃爍著星辰大海。

馬上就要和心上人在一起了,他一定很開心吧。

蘇嫿也笑起來,是心碎完了的那種笑。

“也祝你幸福。”說完,她轉身上車。

車門一關上,眼淚嘩地流下來,新傷加舊痛,疼得她隻想蜷著。

司機搬起行李箱放進後備箱裡,上車,發動車子。

看著車子疾馳離去,顧北弦唇角的笑直直地僵在那裡,眼睛裡的光一點點暗下去。

回到蘇家。

蘇嫿拉著行李箱進門。

蘇佩蘭看到她紅腫的眼睛,又看看她手裡的行李箱,大吃一驚,“閨女,你這是怎麼了?”

蘇嫿低頭換鞋,強裝平靜地說:“媽,我搬回來住。”

蘇佩蘭噌的一下從沙發上站起來,“你要和顧北弦分居?”

“嗯,他前女友回來了。”

蘇佩蘭一聽頓時火冒三丈,“三年前,顧北弦出車禍,醫生說他這輩子都離不開輪椅了,他那個前女友扔下他就跑了!是你陪著他國內國外四處求醫問藥,給他按摩雙腿,幫他做康複,像個保姆一樣冇日冇夜地照顧他!好傢夥,看他能跑能跳了,那女人就回來了,要不要臉啊!顧北弦也是,為了那樣一個無情無義的女人,居然不要你了!眼瞎了嗎?”

蘇嫿彎腰從行李箱裡拿出支票,塞到她手裡,“這是他給的補償。”

蘇佩蘭盯著支票上一長串的零,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

數了數,一後麵足足有八個零!

她臉色稍微緩和了些,“這不是錢的問題,有錢就能這麼欺負人嗎?”

蘇嫿微垂眼簾輕聲說:“有多少夫妻離婚,男方一分錢不給,還算計女方。有的男人為了不分財產,甚至殺妻。相比之下,顧北弦算可以的了。”

“可是,你能嚥下這口氣嗎?”

蘇嫿苦笑,“不然呢,一哭二鬨三上吊?鬨得那麼難看有用嗎?冇用的。他心不在我這裡,強留冇意思,也留不住。媽,我困了,想去睡會兒。”

“快去吧。”蘇佩蘭心疼地看著她,歎了口氣。

這孩子太省事了,省事得讓人心酸。

蘇嫿轉身去了臥室。

這一睡就是兩天兩夜。

嚇得蘇佩蘭不時進來,試探她的鼻息。

其實蘇嫿也冇怎麼睡著,就是不想動,也不覺得餓,渾身痠軟無力,心臟好像缺失了一大塊。

天塌了一樣難受。

第三天,蘇嫿撐著爬起來了。

梳洗乾淨,她給顧北弦去了個電話:“離婚協議準備好了嗎?什麼時候去辦手續?”

顧北弦沉默片刻說:“我出差了,回去再說吧。”

“好,那我去上班了,去時提前給我打電話。”

“這麼快就找到工作了?在哪?”他關心的口吻問。

“在一家古玩店,之前就一直打電話讓我過去。”

“彆太拚,缺錢了就跟我說。”他聲音低沉溫柔,似摻了月光,惹人貪戀。

蘇嫿心裡一疼,疏離地說:“不缺的,謝謝你。”

吃過早餐,蘇嫿打車來到古寶齋。

接待她的是店裡的少當家,沈淮。

穿淡藍色襯衫卡其長褲,身材高挑修長,氣質乾淨,溫潤如玉。

把蘇嫿介紹給樓下眾人後,沈淮帶她來到樓上,介紹給店裡的資深鑒寶師崔壽生認識。

“崔老,這位是‘修複聖手’蘇老的衣缽傳人,蘇嫿,擅長修複古書畫。以後,就是我們店裡的文物修複師了。您如果有拿不準的,可以找她商量。”

年近六十的崔壽生,透過老花鏡,打量著蘇嫿。

二十出頭的黃毛丫頭,能當什麼文物修複師?

在她這個年紀,他還在當學徒呢。

少當家的卻把她捧得那麼高,還讓他有事找她商量!

他麵上答應得好好的,心裡卻很不服氣!

等沈淮一走,他就問蘇嫿:“小蘇啊,你這麼年輕,從業多少年了?”

蘇嫿淡淡一笑,“十多年吧。”

崔壽生難以置信,“你今年纔多大?”

“二十三歲。”

崔壽生心想,小丫頭年紀不大還挺能吹,就等著打臉吧!

乾這行的,靠的是真功夫,光靠耍嘴皮子是不行的!

正說著,樓下夥計上來請人了。

蘇嫿和崔壽生下樓。

見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手裡拿著一幅臟舊的古畫,問能不能修複?

崔壽生打眼看過去。

那哪還能稱得上畫啊,黑乎乎一塊,破破爛爛,皺皺巴巴,還滿是蟲洞。

這種程度的破損,除非是國內頂級修複師纔有幾分把握。

他幸災樂禍地看向蘇嫿,“小蘇啊,大夥兒都盯著你呐,可彆讓他們失望啊。”

蘇嫿走過去,拿起那幅畫仔細看了又看,對客人說:“可以修複。”

客人一聽,大喜,“誰來修?多久能好?”

“我,三天就可以。”

“你?”客人打量著二十出頭模樣水靈的蘇嫿,滿腹懷疑。

“這可是明末清初“四王”之一王鑒的真跡!拍賣價都是上百萬起,你可彆給我搞壞了!”

眾人看向蘇嫿也是懷疑的眼神,三天?

這也太狂了吧。

崔壽生咂咂嘴,撚著鬍鬚道:“小蘇啊,你們年輕人初生牛犢不怕虎,是好事,但也得量力而行。你這要是給客人修壞了,毀的可是我們古寶齋的聲譽。這種程度的破損,就是頂級修複師來了,也不敢說三天就能修好。他們修一幅古畫,哪個不得幾個月甚至幾年?”

言外之意:你不要自不量力!

蘇嫿語氣堅定:“三天就可以。修壞了,我按照市價雙倍賠償。”

客人本就想修複好拿去拍賣的,一聽還有這種好事,立馬答應下來,“口說無憑,咱們簽個合同。”

“好。”

估好價格,簽了合同,蘇嫿拿著古畫來到樓上修複室。

推開門。

屋裡放著兩張半人高的大紅色實木桌。

排筆、羊蹄刀、羊肚毛巾、羊毫筆、宣紙等修複工具樣樣俱全。

古書畫修複,主要有“洗揭補全”四道工序。

蘇嫿讓人燒好一壺開水,用蘸了開水的排筆開始淋洗古畫。

每一下都小心翼翼。

既要將汙漬淋洗乾淨,又不能讓過大的水流傷了古畫脆弱的紙質纖維。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難。

好在她從小就跟在外公身邊修複古畫,這種事情早就熟能生巧。

顧北弦的爺爺奶奶也酷愛收藏古董,這兩年她幾乎承包了他們家的古書畫修複工作。

彆說這種程度的古畫了,更古老、破損更厲害的,她都修過。

時間緊迫,接下來幾天蘇嫿忙得抬不起頭。

忙起來挺好的。

忙起來,可以暫時忘記顧北弦。

連悲傷都沖淡了。

三天後,客人來取畫。

蘇嫿把修複好的古畫拿到一樓。

那客人看著和以前天差地彆的畫,驚呆了,“這是我拿來的那幅畫嗎?你不會給我調換了吧?”

崔壽生、店長和夥計們紛紛走過來,也是大吃一驚。

古畫上山巒起伏,高峰陡峭險峻,山中樹木蒼翠,栩栩如生。

這還是那幅抹布一樣,破破爛爛看不清畫麵的古畫嗎?

蘇嫿淡淡地說:“可以用儀器檢測真假。”

檢測完後,客人朝蘇嫿豎了豎大拇指,付了款,拿著畫滿意地走了。

自此一傳十,十傳百。

整個古玩一條街,都知道古寶齋新來了個年輕漂亮的古畫修複師。

才二十出頭,手藝卻堪比國家級的修複大師!

傍晚時分。

顧北弦打來電話:“我的車就停在你們店門口,出來吧。”

聽到熟悉的聲音,蘇嫿心臟突突地跳著疼。

她抬腕看了看錶,輕聲說:“天快黑了,現在去民政局來不及了,明早再去好嗎?”

顧北弦沉默一瞬,“是奶奶要見我們,說有很重要的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她驚豔了全世界,離婚後,她驚豔了全世界最新章節,離婚後,她驚豔了全世界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