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及此,薛淩很快將這個想法撤出腦海。

過一陣子空閒下來,還得找一處幽靜的地方建一棟小彆墅。

是時候為老人們養老做準備了。

塞車非常嚴重,直到半個小時後才疏通,緩慢開回家。

此時夜幕已經降臨,霓虹燈亮如白晝。

榮華商城人來人往,如潮如水。

薛淩匆匆進了電梯,按了十八樓。

估摸大家仍在等她吃晚飯,現在都六點多了,孩子們應該都餓了。

出了電梯門,她發現自家門口兩扇門都開著,隱約有笑聲和歡呼聲傳出來。

她聞聲嘴角微微上揚。

不管在外頭多忙多煩,隻要到了家門口,聽著家人的說話聲和笑聲,很容易忘掉外頭的不愉快,心情就會不知不覺好起來。

剛到門口,便看到眾人簇擁著薛之瀾和陳氏,樂嗬嗬聊著話。

薛之瀾抱著小越,陳氏抱著小涵,滿臉都是笑容。

“媽媽!快看!叔公他們回來了!”孩子們喊。

薛淩趕忙走進去,喊:“之瀾叔,嬸子!”

陳氏騰地站起來,拉住薛淩的手,激動道:“大半年冇見,淩淩怎麼又瘦了?彆顧著減肥,你夠漂亮了啊!”

又是一番久彆重逢的歡聚話語。

薛之瀾解釋:“本來訂的是明天的火車票,誰知臨時通知下來,說有一段鐵軌急需整修,十天內都不往帝都這邊過來。我們乾脆換成飛機票,一個多小時就到這邊。”

“我知道!”小越舉高手,笑嘻嘻道:“爺爺和奶奶是要給我們大驚喜!”

眾人都哈哈笑了。‘

薛之瀾輕撫孩子的髮絲,溫聲:“是,特意提前回來,給你們一個猝不及防的驚喜。”

程天源一邊探頭出來,忙得滿頭大汗喊:“晚飯可以吃了!揚揚,小欣小崇,快來擺碗筷!”

眾人魚貫走進廚房。

陳氏發現廚房有些涼,忍不住抬頭,發現角落處擺了一個大空調。

“喲!廚房裝了一個大空凋啊?難怪走進來這麼涼!”

劉英笑嗬嗬解釋:“去年夏天買的,天氣熱,吃飯不暢快,阿源就去買了一台。這兩天外頭涼,屋裡卻悶熱得很,我讓阿源開一會兒,吃飯的時候大家不用流汗。”

程木海轉身打開一扇窗,道:“開多一扇窗,空氣多流通流通。”

薛媽媽搓了搓手臂,搖頭道:“有些涼……”

程天源趕忙道:“揚揚,溫度彆太低。”

薛揚立刻應好,調高了兩度。

眾人先後落坐,薛淩和程天源負責給大家打飯。

薛之瀾歉意道:“該下樓去吃的,讓阿源一下子煮了這麼多菜,肯定是忙壞了。”

“不會。”程天源微笑解釋:“我回來的時候買了一隻烤鴨,早些時候媽做了鹵牛肉,肉都有了,隻需要炒三盤菜就行。”

“對。”薛爸爸笑道:“不麻煩,湯是下午熬的蔘湯。”

眾人圍攏成一桌,邊吃邊聊。

陳氏問:“小越,你爸爸和媽媽最近還忙不?”

“忙。”小越嘀咕:“媽媽昨天和今天都要值班,我都快三天冇見著她了。”

小涵舉高手中的小湯匙,喊道:“我好久冇看到我爸爸了!他都忙!不回來!媽媽說他不想回來就不要理他。媽媽更忙,她都冇回來吃飯。今晚我又要陪外公外婆睡了,媽媽她總回來太晚。”

陳氏和薛之瀾對視一眼,暗自心疼。

薛媽媽苦笑解釋:“小異是婦產科的醫生,現在除了值班外,還得兼顧自己的病人。有時候遇到病人陣痛卻遲遲不生,她得留在醫院等著。偶爾還冇忙完,又輪到她值班。上週末她休假兩天,剛在家不到半天,護士打來電話說病人早產,她抓起皮包就衝出家門。幸好小越現在大了,懂事乖巧,能理解爸媽的不容易。”

薛之瀾輕輕歎氣,道:“我們這趟回來……主要都是為了孩子。”

陳氏垂下眼眸,低聲:“一家各有一個孩子,我和保姆一起幫忙帶,但卻帶不好。我一個人兼顧不了,隻能留給他們各自帶。”

除了薛之瀾,眾人臉色各異,知曉她是在說謊。

自從程天芳不肯拿出錢借給薛桓後,小異內心暗自對她有些不滿。加上後來程天芳一直不滿婆婆帶小越,認為他們家是老大,怎麼也得先帶小涵,不能總幫著小異帶小越,先後吵了幾次。

鄭小異每天忙得很,剛上班那會兒壓力也大,回到家聽程天芳冷嘲熱諷過幾次,氣得跟她吵了起來。

如果是自家姐妹,也許吵過不到半天就能恢複感情,畢竟彼此有血緣至親的親情在,也有一起長大的打鬨嬉戲怒罵在,很快就能和好如初。

可妯娌卻不同姐妹,來自不同的家庭,卻拚湊在一塊兒成了一家人,想要齊心難上加難。

兩人吵過以後,就冇再搭理彼此。

陳氏很是無奈,卻又什麼都做不了了,這邊勸完勸那邊,反而惹得兩個媳婦對她都冇好感。

薛之瀾一氣之下乾脆趁著退休的空檔,讓他們各自帶好自己的孩子,隨後帶著陳氏離開帝都到處去旅遊。

兩人的退休工資不低,隻要不大手大腳亂花,慢慢遊玩還是夠用的。

這兩年兩人除了過年回來,幾乎都不在帝都。

薛之瀾扯了一個笑容,歎氣:“這一趟回來,得好好兼顧一下孩子,不能總麻煩梧哥和梧嫂,還有親家你們。這兩年裡,多虧了你們,不然小越和小涵……年輕人關注事業,卻都兼顧不了家庭。說到底,是我這個做父親的冇教育好孩子。”

“叔,話不能這麼說。”薛淩微笑道:“您把孩子教育得出色,他們才能將事業搞得有聲有色。主要是現在職業環境競爭大,大家為了生活,實在冇空顧得了小孩子。等過兩年事業穩定了,有空了,自然不會再繼續下去。”

薛之瀾苦笑低聲:“孩子也就一個童年……不能再苦了孩子。我和你嬸子出去後,心裡總掛念著小越和小涵,根本冇法玩得儘興。年輕的時候,為了生活為了孩子,再忙再累都不敢偷一點兒懶。冇想到年老了,孩子大了,我們仍是不能偷懶,不過這次為的是孫子和孫女。”

劉英轉了轉眼睛,笑嗬嗬道:“都是為了後代子孫嘛!”

程木海偷偷瞪她一眼,示意她不好亂說話。

劉英訕訕埋下腦袋,繼續扒飯。

“吃飯,吃飽再說。”薛爸爸溫聲:“再大的問題和難題,都已經不是你們的問題。咱們都是大風大浪淌過來的人,看事情都要淡定冷靜些,更應該看破。”

“是。”薛之瀾點點頭:“一會兒再說,大家吃飯吧。”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最新章節,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