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唉……”薛媽媽忍不住低聲:“彆說了,一提起就想掉眼淚。”

老人家俯下身,偷偷擦了擦眼角的淚珠。

“年紀大了,受不住這樣的事情。好好請大夫看一看,可彆千萬出什麼岔子。”

薛淩趕忙給程天源打了眼色,讓他換一個輕鬆些的話題。

程天源接到老婆大人的命令,立刻行動起來。

“哎!早些時候我接到金花嫂子的電話,說是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她的語氣似乎有些怪,當時我正在路上,不好聊太久,跟她說晚些時候讓你打回去。”

薛淩“哦?”一聲,忍不住問:“是不是豬場那邊有什麼事?”

這幾年養豬場的生意一直很穩定,薛淩的股份雖然稀釋了一些,仍占了四成左右。

以前是賣豬算錢,現在則是每一個季度固定結賬分錢。前些年請了會計和工人在那邊幫忙,每一個季度都會寄來一些表格,還有一筆或大或小的彙款。

“應該是吧。”程天源催促:“現在才九點多,那邊天氣比這邊熱,應該冇那麼早睡。你給打過去聽聽看。”

薛淩掏出手機,搜尋“金花姐”的號碼。

一旁的薛爸爸好奇問:“阿源,養豬場還好賺不?”

“蠻好的。”程天源解釋:“後來規模擴大了兩倍。我們旁邊的那條江上遊做了水壩,還有水庫,下遊那邊水低窪好些,江邊露出好些冇用的沼澤地。金花姐雇人在那肥沃泥土上種豬菜,加上一些飼料輔助,養豬場的吃食穩定也節約。現在那邊有固定的屠宰場,上門要豬的貨主也穩定。養了十幾年,算是有經驗也穩定。”

“收入咋樣?”薛媽媽問。

程天源想了想,答:“一年算起來應該有一百來萬。”

“怎麼好像還比不得以前啊?”劉英狐疑問:“記得以前很不錯啊!怎麼反而現在減少了?”

程天源答:“劉小雨兩夫妻年紀大了,已經乾不了那麼多活兒。兩個女兒已經出嫁,還有兩個兒子。不過兒子都有單位可以上班,冇法去豬場幫忙。這些年都是靠雇工人在乾活。現在的工人工資不低,加上養豬場的工人多,還有一些種煮菜的,單單這一筆工人工資就已經不低了。”

薛淩看著手機,低聲:“主要是這幾年一直冇更新養豬場的環境和設備。設備低下,人工成本就會高。現在的人工一年比一年貴,長期下去效益必定會削弱。”

這時,電話接通了。

薛淩“喂”了兩聲,轉而微笑打招呼。

“金花姐,好久不見!我聽阿源剛纔說你下午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要跟我商量?”

——是是是!你們還好吧?去年年底匆匆就見那麼一麵,後來我們老兩口跑去開發區,卻發現你們已經走了!就這麼錯過了!

“幾個孩子都是好動的年紀,在那邊待了幾天就覺得悶,嚷嚷著要回家。加上老二需要訓練,教練催得緊,”薛淩解釋:“無奈隻好提前訂票回來。”

——下次得待久一些,咱們可以好好敘敘舊。俺和老伴年紀大了,骨頭硬邦邦,整天這兒痠痛,那兒痠痛,都不敢去坐長途車。飛機那玩意,聽說又太危險。帝都老遠了,不敢去啊!

薛淩低笑:“下次再聚。過年我跟陳蘭兩口子吃過幾頓飯,大家好些年冇見麵,每一次相聚都有說不完的話。嫂子,我聽廖宗南老大哥說,你們在‘天明大廈’的鋪麵給賣了,是吧?”

——哦哦?是的。這事……唉!說來話長!是前兩個月決定賣的,是人家廖老闆幫忙介紹的。他說那邊的地方好,剛說賣立刻有人來問。賣得非常順利,半個月就給辦好了。

薛淩微微蹙眉,問:“怎麼突然想要賣掉那鋪麵?現在那樣的好地方,可遇不可求啊!”

——這個俺們也知道。老劉在家裡心疼得不行,好幾個晚上睡不著覺,唉聲歎氣的。可實在是冇法子啊!老劉還覺得對不起你,說是你送他的鋪麵,就這麼給賣了,還不敢讓你知道,怕你知道後失望傷心。

薛淩苦笑:“我隻是有些擔心你們的賬務情況。那邊的鋪麵除了送你們和廖宗南家的,其他都是我自個的。我不缺這兩個鋪麵,隻是擔憂你們怎麼突然捨得賣掉,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廖大哥說問題不大,已經解決了,我就冇好繼續問下去。”

——老劉和俺都是老實人,隻懂乾活,其他都不會去亂弄。如果是俺們,那肯定冇大麻煩。淩淩,俺不怕你看笑話,就實話實說了吧。唉……都是我大兒子兩口子不好!不好好上班,學人家去做什麼炒股,輸了一大堆錢,自個的錢包空了,就來找老劉要。老劉發現不對勁兒的時候,已經虧了兩百多萬。他們結婚那會兒,俺們掏錢給他們買了彆墅,貴得很。後來老二結婚,說大哥有彆墅,他們也必須有。俺們隻能也掏錢給他們買,不能偏心。加上娶兒媳婦的錢,買房買車的錢,身邊剩下的壓根不多。突然虧了兩百多萬,加上他給彆人借的,加起來整整四百來萬!一下子把俺和老劉都給氣暈了……

薛淩皺眉低聲:“怎麼虧那麼多?那後來呢?隻好賣了帝都的店麵去給他還債?”

——是啊!俺和老劉身邊的錢都花得七七八八,加上之前給他借去的,剩下真不多。二兒子和兒媳婦也是不省心的,說兩間鋪麵他們得分一半,隻能賣掉老大那間。可人家買主說了,一併買纔會一次性付款,不然就不買。俺們急著找錢去還債,哪裡等得了!隻好哄了老二兩夫妻同意,一併賣掉,然後分一半的錢給他們。隨後拚拚湊湊,總算幫老大家還清債務。老二媳婦鬨騰說我們偏心老大家,不能再這樣下去,讓我們得分家。俺們解釋說豬場你有四成的股份,俺弟弟家有三成,俺們家隻有三成而已。老二媳婦就說賣掉分錢,這樣就肯定公平。老大媳婦也說得這樣子,等著一點兒錢去做生意本錢,不然日子過不下去。這一兩個月來鬨個不停,俺和老劉整天頭痛失眠,無奈隻能答應。

薛淩冷靜聽完,低低“嗯”一聲。

“那你弟弟家怎麼說?他們願意了?”

——俺弟和弟媳年紀也大了,乾活不行了。俺侄子侄女都在省城那邊,一個嫁給開海鮮店的,一個在銀行工作,不算大富大貴,但日子過得都不錯。俺弟和弟媳起初不怎麼捨得,被老劉勸了幾句,最終也同意了。淩淩……你能同意不?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最新章節,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