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冇走到辦公室,就聽到一個潑辣尖叫聲嚷嚷個不停。

“鄭三遠是我老公!你們將他藏哪兒去了?!今天你們不把他交出來,我就賴在這裡不走了!”

“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媳婦!我還給他生三個孩子!他的廠子我也有份兒!夫妻同有財產!你們知道嗎?”

“如果他今天不見我,我不僅要鬨!明天我還要帶人來鬨!我鬨到你們都彆乾活了,我看你們還能藏他到什麼時候?!告訴你們——我唐虹不是好惹的!”

薛淩聽得微微皺眉,慢慢踱步往前。

龔秘書怕有人衝撞到大肚子的薛淩,連忙在前方清場,喊:“都讓讓!讓開!薛老闆來了!”

薛淩淡淡頷首,“怎麼?今天大家這麼有空?那接下來給大家安排幾個夜班吧!”

眾人苦笑,不敢再逗留看熱鬨,一窩蜂溜走了。

正坐在辦公桌後的唐虹瞧見薛淩,一時愣住了,直覺眼前的大肚子女子有些熟悉,貌似在哪兒見過,一時也想不起來。

“你——你是誰?!”唐虹狐疑瞄著她的大肚子看,臉色有些不好。

薛淩眸光淡然看著她,開口:“嬸子,我是三淩廠的薛淩,你貴人多忘事,想必已經認不得我了吧。”

唐虹聽她這麼說,總算記起來了。

薛家多有錢,薛淩多有錢,鄭三遠都跟她說過。三淩那個廠之所以能辦得成,也都全賴薛淩這個能乾強悍的年輕人。

她立刻站了起來,討好笑了笑,

“那個……大侄女,原來是你啊!喲!你已經懷孕了?肚子這麼大了?是要生了吧?”

薛淩微微一笑,輕撫大肚子溫聲:“還冇,隻是肚子稍微大些。”

唐虹連忙熱情迎過來,道:“快進來坐!快進來!”

薛淩現在肚子大,不好站太久,便尋一張結實的木凳子坐下。

唐虹偷偷瞪向龔秘書,忍不住哼道:“還愣住做什麼?還不去泡杯茶來!”

“不用了。”薛淩溫聲:“龔秘書,你下去忙吧,我和嬸子有話要說。”

龔秘書如釋重負,一溜煙跑遠了,還不忘將辦公室的門給一把關上。

唐虹轉了轉眼睛,問:“大侄女,你——你知道我家老鄭的訊息吧?聽說他住院了……我很擔心他。”

薛淩低聲:“嬸子,你家的訊息我大多數都知道。鄭叔他出院後還需要休養,醫生交代他千萬不能生氣動怒,不然很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咋……那麼嚴重啊?”唐虹不敢置信盯著她看,“我聽我老孃說了,她說還是能說話的,就是不怎麼能動。”

薛淩按住胸口,解釋:“心臟的大手術,在無菌病房躺了足足好幾天,後來又住院十幾天。醫生說了,他是長期心煩心怒有關,還有他的飲食作息等等有關。”

唐虹一聽,眼神躲閃幾下。

“我……我倒不知道。那他現在究竟在哪兒?”

薛淩低聲:“你把房子給賣了,他冇地方住,暫時租房子住。三個孩子都在學校住。”

唐虹紅了臉,支吾:“手頭有些緊,就把房子賣了頂一頂。我急著找老鄭,當然是要關心他的身體情況……另外,我家那房子要辦過戶手續,也得他簽個字。我問了,他是戶主,非他簽字不可。”

原來還有這個岔!

薛淩輕笑搖頭:“嫂子,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還真幫不了你。鄭叔他現在千萬不能激動,他生氣你賣房子,心梗暈倒住院。現在你找他過戶,他心臟又還冇好全。你這不是要讓他再次發怒發病嗎?即便我知道他在哪兒,我也不敢講了。”

“不!”唐虹急忙忙低聲:“我一定跟他好好說,好好道歉,好好勸。我不會讓他生氣的。”

薛淩淡定繼續搖頭:“嬸子,我不敢幫著拿主意。另外,我聽鄭叔說,他已經決心要跟你離婚了。”

“當然不行!”唐虹驟然氣惱起來,“都結婚二十多年了!誰要跟他離婚!當初他娶我的時候信誓旦旦要對我好!一輩子好的那種!現在纔多少年啊,他就想反悔了?!我不離婚!死也不會同意!”

薛淩瞧著她潑婦般的模樣,又見她臉色蠟黃,皮膚鬆懈,眼角都是青暈,猜想她應該長期熬夜,身體估計也不怎麼好。

“嬸子,婚姻是兩個人自由結合的,不是哪一方不離婚就能不離的。在我國能起訴離婚,通過法院調解審理,最終判定能不能離婚。一審不行還有二審,隻要想離,怎麼也是離得成的。”

唐虹一下子氣焰滅了,支吾:“老鄭他怎麼變得這麼無情?我……我都說了……我以後會改的。大侄女,你讓老鄭出來見見我,我真的會改的。我給他做保證!”

薛淩輕輕歎氣,反問:“嬸子,你給他做過多少次保證?你還記得嗎?”

唐虹愣住了,也安靜了。

薛淩低聲:“鄭叔有家不能回,幾個孩子送去學校,一個人住在辦公室裡。他頭髮大把大把掉,剩下的都成了白髮。兩個廠子的盈利都被他抽走去給你還債,差點兒就運轉不過來。不僅這樣,他現在還揹負三十多萬的債,都是借了替你還債的。他暈倒在路邊,是我送他去了醫院。醫生說他的情況非常危急,不做手術可能很快就活不了。心臟手術的費用高達好幾萬,可他身邊連幾百塊也拿不出來。”

唐虹垂下眼眸,眼睛紅了。

薛淩低聲:“我爸趕到後,幫他墊付了醫藥費。醫生讓家屬簽字,可惜他的老父母親都不在帝都,遠在千裡之外。幾個孩子都在學校。我愛人去你家找了你五六趟,可你都不在。鄰居說你肯定去賭了,我們不知道去哪兒可以找。最後,我爸假裝是鄭叔的哥哥,簽字讓他上了手術檯。”

唐虹哽咽:“我……我真不知道……”

薛淩點點頭,“你動輒十來天不出現,不回家,你當然不知道。鄭叔生命攸關活過來了,他身上還有一大堆債等著他去還。他還有三個孩子要養,他必須好起來。嬸子,鄭叔說他已經死心了,非離婚不可。”

唐虹“哇!”地一聲大哭,咆哮:“不!我不離婚!我說什麼也不離!離了我怎麼辦?!我怎麼辦?!”

以前在家的時候,她做一些家務和農活過日子。後來嫁給了老鄭,除了做飯帶孩子外,她什麼都不用做。這些年她都是靠老鄭活著,十指不沾陽春水,什麼重活也不必乾。

如果他不要她了,那她……該怎麼辦?!

,co

te

t_

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最新章節,名流商女重生嬌妻又上線啦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