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婉月怔怔的坐在地上,耳邊不斷迴盪著玄渡的那句話,沐雲安跳崖殉情了?她竟然跟著蕭承逸一起去了?

她恨的人就這麼死了?

“哈哈哈!”

沈婉月大笑了起來,她如一個瘋婆子似得歪著頭看著玄渡道:“你當我傻嗎?我憑什麼要為他們謝罪?

有罪的是他們不是我,而且我不信你的話,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蕭承逸的人,你想誆我自殺,做夢去吧。”

她撿起地上的匕首將其扔還給了玄渡,冇有親眼看見蕭承逸的屍體,她就不相信他真的已經死了。

更何況玄渡是蕭承逸的人,根本就不可信,誰知道他是不是在騙她?

玄渡彎腰將那匕首撿起,擦了擦上麵的灰塵,嘖嘖兩聲道:“說起來你其實就是貪生怕死而已。”

沈婉月揚著頭,有些癲狂的樣子:“是又如何?誰人不怕死?難道你就不怕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成為的國師?

欺君可是死罪,如果陛下知道這一切都是你和蕭承逸合謀設計的,你以為你還能活?”

玄渡輕笑了一聲:“你覺得你還有機會見到陛下嗎?”

他把玩著手中的匕首,那匕首散發出一道道幽冷的寒光。

沈婉月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滿臉驚慌:“你…你想殺了我?”

玄渡嘖嘖兩聲:“現在知道怕了?可惜已經晚了。”

說著他伸手過去一把將牢裡的沈婉月給扯了過來,然後手中的匕首就朝著她刺了過去。

“啊。”

沈婉月嘴裡發出一聲尖叫,然而身上卻冇感覺到任何的痛楚,還不待她有所反應玄渡突然推開了她,笑著道了一聲:“阿彌陀佛,罪過,罪過啊!”

沈婉月倒在地上,她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冇有任何的傷口,抬頭間就見玄渡站在外麵正用手指戳著那匕首的刀刃,而刀刃竟神奇的縮了回去。

她瞪大眼睛,頓時反應過來,這匕首是假的!

沈婉月渾身汗濕,嚇得不停的在顫抖,卻是不明白玄渡的用意。

玄渡掃了她一眼,淡淡的聲音道:“本座要殺你易如反掌,不過我之前答應過蕭承逸要留你一命,希望這一次你能改邪歸正,好好做人,否則......”

他尾音一挑,話中之意讓人不寒而栗。

留下這話,玄渡轉身就走了出去,隻剩沈婉月驚魂未定的倒在地上,眼淚洶湧而出。

是蕭承逸要留她性命?他捨不得讓她死?

他的心中果然是有她的。

三日後。

玄渡在京城舉行了一場盛大的祭祀大典,並在大典上宣讀了元昊所寫的罪己詔,而祭祀大典過後,連綿不斷的陰雨竟神奇的停了。

久違的陽光灑滿大地,百姓無不都在歡呼雀躍,而就在這一片歡呼聲中,沉睡了半月之久的沐雲安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沐雲安小說免費閱讀,沐雲安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沐雲安小說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