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玦不明所以:“什麼意思?”

蕭承逸眸色沉沉,隱隱透著幾分戾氣:“你可記得當初是如何給舅舅解的蠱毒嗎?”

蕭玦點頭:“是順嬪的血。”說著他猛然間一驚,抬頭看著蕭承逸道:“你的意思是順嬪的血有問題?”

蕭承逸查出他父皇昏迷一事同後宮中的一位嬪妃有關,審查後發現的確是她做的。

她說蠱蟲是三皇子從宮外帶給她的,隻要給陛下用了此物就能獨獲恩寵,於是悄悄的在侍寢的時候動了手腳。

隻不過事泄後,三皇子不停的在喊冤,說他冇有帶過什麼蠱蟲給他的母妃,後來嚴刑拷打之下才招,說出瞭解蠱蟲的辦法,就是他母妃的血。

果不其然,他父皇飲了順嬪的血之後就醒了過來,不過三皇子在父皇醒來後便畏罪自殺了,而順嬪被打入了冷宮。

整件事,就是三皇子想要謀權篡位,企圖嫁禍太子,但因為三皇子的死,蠱蟲的來源便不得所知了。

而這正是蕭承逸要去往南疆的原因。

蕭承逸似乎是理清了一些頭緒,他眯了眯眼睛道:“去冷宮。”

......

冷宮裡。

破舊的殿門被人一掌推開,坐在桌前的女子緩緩的抬起頭來,望著來人,她三十多歲的年紀,看上去雍容華貴。

而此人就是被打入冷宮的順嬪娘娘,她是蕭崇峻在潛邸時候的老人,育有一子便是三皇子。

後來蕭崇峻登基,她被封為了順貴人,後來晉了順嬪。

順嬪在後宮不算多麼得寵,但因為有三皇子這個兒子,倒也比其它冇有子嗣的妃嬪要好一些。

在孫皇後眼中,順嬪此人溫順和善,從不與人為敵。

可是誰曾想,她的野心竟這麼大。

蕭承逸望著那坐在桌前正在喝著茶的女人,他來南嶽的時間不長,隻在宮宴上見過這順嬪幾麵,對她也不甚瞭解。

如今看來,這女人很不簡單。

順嬪放下手中的茶盞,打量著對麵的蕭承逸道:“聽說,你被封了攝政王,還冇有恭喜你,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成就,當真是厲害。”

蕭承逸目光沉沉,卻是突然道了一句:“你不是順嬪?”

順嬪眉梢一挑,滿臉皆是疑惑:“攝政王在說些什麼?我不是順嬪又是誰?”

蕭承逸也是方纔的時候,纔有了這個推斷:“我當時就覺得奇怪,按理來說一個母親應該護著自己的兒子,承擔所有的事情。

可是順嬪娘娘,你卻輕而易舉的就供出了自己的兒子!在彆人看來你是膽小害怕一時失言,但在我看來,你絲毫就不在乎三皇子的生死?

你得知三皇子的死訊也毫無任何悲慼之色,這絕非一個母親該有的態度。

所以便隻有一種可能,你非三皇子生母,而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個人做的,為的便是讓陛下飲下你的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沐雲安小說免費閱讀,沐雲安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沐雲安小說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