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爸看在我媽善良的份上,當初冇有弄死你,放了你一條生路,結果你倒好,竟然破壞我爸媽的婚禮。”阮蘇居高臨下的看著麵前痛哭流涕不住哀求的歐陽媚。

她彷彿在看一條狗,“你以為這一次你落到我手裡,我還會放過你嗎?”

歐陽媚心如死灰,臉頰上急劇的痛讓她幾乎無法承受,太痛了!

她跪在阮蘇的麵前,伸手扯著阮蘇的褲腳,“救我……救救我……”

她聲音虛弱,幾乎要發不出來聲音。

皮開肉綻的臉頰令人簡直不敢直視。

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麵無表情。

薄行止冰冷的視線掃過她,“不說的話直接處理掉。”

阮蘇點頭,“歐陽媚,你不說也沒關係,我會慢慢查,直到查出來為止。”

不外乎費些工夫費些時間罷了。

歐陽媚早就被疼痛折磨得嚇破了膽。

“說!我說!”

她顫巍巍的將前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給阮蘇講了講,“他隱在黑暗裡,我看不清他長什麼樣子。他好像是從外星來的一樣,掌心裡麵有光有力量!他的力量很強……”

“他不僅治了我的腿,還教我了一些簡單的武功。”

她嚎啕大哭,“我不想死……求求你放了我吧……”

“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放了你?”阮蘇抬起她的下巴,打量著她皮開肉綻的臉頰,血肉模糊,真是慘不忍睹。“嘖嘖,做夢吧。夢裡啥都有。”

說完,她轉身離開。

薄行止衝兩個黑衣男人做了一個手勢,黑衣男人立刻會意。

像歐陽媚這種人,早死早超生。

活著隻是浪費空氣。

出了牢房,阮蘇長吐了一口氣。

她望著頭頂滿天的星子,“我覺得玄學界的手還是伸到這個世界了。”

薄行止大掌不由的握住她的手,眼神溫柔的望著她,“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那個治好她雙腿的男人,很明顯就是來自玄學界。我覺得很可能是商淩霄。”

“他之前重傷,算算日子應該也痊癒了。”阮蘇點了點頭,覺得他說的非常有道理。“他想從玄學界回來,再找到歐陽媚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畢竟,玄學界的其他人可不認識歐陽媚這種垃圾貨色。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緊接著,接二連三的煙花都竄上天空,燦爛的煙花一朵接一朵在天空中綻放。

令人目不暇接。

“爸和媽一定會幸福的。”李卓妍仰頭望著天空的煙花,忍不住讚歎,“好漂亮啊!”

阮蘇也抬頭看向了天空,“真的很漂亮呢!”

姐妹倆在這裡聊天,薄行止和謝靳言這對好兄弟也在不遠處敘舊。

“冇想到有一天,我們會成為連襟。”謝靳言有些感慨,“以前是兄弟,現在親上加親。”

“是啊!一轉眼,這麼多年過去了。”薄行止晃了晃手裡的香檳,“我們一起讀書打籃球的日子,彷彿還是昨天。”

“抱歉。”謝靳言也端了一杯香檳跟薄行止碰了一下,“冇有辦法像宋言一樣陪著你一起去玄學界。妍妍的情況你也知道……”

其實,他也挺想像前幾年的時候一直跟在薄行止的身後,可是……薄行止走得太快太急。他好像早就掉隊了,再也跟不上他的步伐,隻能原地踏步。

他很惋惜,可是每當看到身邊的小女人,他又覺得自己的選擇也許冇有錯。

一邊是兄弟,一邊是愛人。

“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生活。”薄行止輕輕啜了一口香檳,燦爛的煙花幾乎將夜空點亮得如同白晝,“你不僅是我兄弟,還是妍妍的愛人。選擇和心愛的人一起廝守纔是最正確的。”

那條難走的,佈滿荊棘的道路。

就由他和阮蘇,一起帶著玄學界的人走吧。

而這個世界的這些親朋好友們,可以一直安安穩穩的享受著這平平安安的日子,纔是他們幾人心中最大的理想。

也是他們所有人前進的動力。

玄學界的凶險不足以為外人道也。所以薄行止什麼也冇有說,有些事情,宋言他們幾個知道就行了。

什麼也不知道的纔是最幸福的。

“砰!”的一聲,又有煙花竄上天空,綻放的煙花五顏六色,美麗至極。

泳池邊的不少賓客們都發出了讚歎聲。

而此時的酒店總統套房裡,柔軟的大床上擺滿了豔麗的玫瑰花瓣。

空氣中飄蕩著淡淡的花香。

葉雁錦心裡有些緊張的坐在床邊,吞了吞口水。

結婚了……也就意味著她要履行身為妻子的義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音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女主叫阮蘇薄行止,女主叫阮蘇薄行止最新章節,女主叫阮蘇薄行止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